末世重生之嗜血女王_第9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末世重生之嗜血女王_第98章

小说:末世重生之嗜血女王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4 20:22:05

大方的送给那姑侄俩一人一颗,最后又吩咐郭笑儒,有时间把这两颗串成项链,一定很好看。
唐海蓝洗了澡下来,嫌恶的用手指捏着李娜的肩头,“说过多少次了,不换衣服不洗澡,不准坐沙发!”
“有什么关系,脏衣服我都脱啦。”
“你不嫌恶心,花姑娘也忍受不了你的臭味儿好吧?”
花萌萌见提到自己,连忙摆手道,“我没关系我没关系的!”
唐海蓝大手按在花萌萌头顶,“花姑娘我告诉你,以后不许惯着她,这女人最会得寸进尺了。”
“你干嘛说我坏话!”
“这是实话好吗?”
眼看着两人吵起来了,花萌萌急得团团转,最后求救的看向封陌沫,哭丧着脸道,“队长,我好像惹祸了。”
封陌沫从书里抬起头,回身对厨房喊了一句,“童姐,今晚吃川菜吧。”
“不要!”
“NO!”
异口同声的,正在吵架的两个女人终于安静了,李娜蹭的狂奔上楼去洗澡,唐海蓝讪笑着靠近封陌沫,讨好的要把那颗湿漉漉的脑袋放在她肩头。
“走开!”封陌沫一个眼刀过去,唐海蓝就老实了。
这是她们的共同点,不能吃辣,当然,不能吃辣的原因是不同的,唐海蓝是真的不能吃,李娜是因为某些不为人知的隐情。
至于什么隐情,呵呵,在这里就不方便透露了。
------题外话------
又是大礼拜时间,带孩子的生活真的很苦痛

☆、第七十八章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办公桌上亮着一盏台灯。
桌子一边,是个头发花白戴着眼镜的老头,此人正是刚刚经历活体实验风波,被判终身监禁的张教授。
对面隐在黑暗里的人,看不清容貌,只有明明灭灭都烟火。
“这次是我疏忽了。”张教授道。
黑暗处的人长长吸了口烟,吐出烟圈儿道,“无妨,以后你就留在这里,设备都给你备齐了,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会想办法。”
张教授意味深长一笑,道,“还真有件事。”
“说。”
“是这样,我之前就一直听说,屠尸小队队长很神秘,我很好奇她的空间异能。”
“呵!”对面人将烟头按在烟灰缸里,轻笑道,“那丫头可不是一般人物,不好办啊。”
“没关系,这么好的东西多等等也是应该的,那就麻烦你了,司令大人。”
……
擎家。
因为上次的活体实验,最近几个教授都被勒令闲赋在家不得参与研究,要等这阵风声过后,确定他们与此事无关才能恢复工作,毕竟这件事影响太恶劣。
擎跃这几天情绪一直很消沉,原本只有鬓边霜白的头发,如今已经满头花白,看的欧雅姝心疼不已,问他原因,他有咬死了不开口,没有办法,欧雅姝只好找来了擎赫,希望他们兄弟俩可以好好谈谈心。
擎赫也没想到,几天不见大哥就憔悴成了这副样子,于是,他马上就想到了那天的事。
书房里,擎赫就坐在擎跃对面,表情严肃的问道,“哥,我不相信你参与了那种实验,我知道你不是那样的人,是不是你知道什么?”
擎跃叹口气,萎靡的窝在靠背椅里,“小赫,其实,我早就知道张教授的事了,如果我能早些阻止他,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无辜惨死。”
擎赫不相信的瞪大眼睛,“不可能,哥,你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也许是压抑太久,实在坚持不住这种内心的谴责,擎跃开口,缓缓道来。
那还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
那天,实验告一段落,又连续几天不在家,擎跃担心欧雅姝母子俩,便急冲冲的往家赶,结果刚到楼下想起来,之前农业研究室那边送了他些蔬菜忘在更衣室的储物柜了,他就返回去取。
要去更衣室,一定路过实验室,他过去的时候发现实验室的灯没关,取了蔬菜后,他就打算顺便把灯关了,结果,透过那扇玻璃密码电动门,擎跃看到了手术台边的张教授。
他当时心里还在取笑,这老家伙肯定是又有什么新想法了,不然怎么早早走了又回来。
可是,就在他要按密码时,手术台是忽然喷出一注血,染红了张教授的脸和大褂。
擎跃心里一惊,丢下蔬菜,快速按了密码就冲了进去,结果里面的一幕更让他震惊的跌倒在地上。
张教授听到动静回过头来,面上也是一阵慌乱,可他还是坚持把手里的人体器官放进了一旁准备好的容器里。
擎跃白着脸起身,冲上前去揪着张教授的衣领,近乎咆哮的质问,“你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擎跃,你听我说,他刚刚死了,真的,他已经死了!这是一个好机会你知道吗?难道你不想破裂这道难题吗?难道你不想现出对付那些怪物的办法吗?”
“可是这样做是不被允许的,简直惨无人道……”
“不!”张教授大吼一声,“我说过了他已经死了,刚刚断气,这是最好的时机,我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擎跃不敢相信,此刻的张教授已经一脸的疯魔了。
“我当然知道!”张教授大吼着,然后又忽然软下语气,“擎跃,擎跃你把事情想简单一些,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我们以前不是也经常这样吗?只不过这具尸体还是热的,没有实验批准报告而已,就是这样!至于报告,你放心,我会去补一份,保证不会有问题。”
擎跃看向手术台,那个已经被破开肚皮,双眼圆睁,满脸痛苦的男人……如果是已经死了的,他的表情不会这么痛苦。
下一刻,张教授似乎也发现的异样,只见他噗通一声跪倒在擎跃面前,忽然泪流满面道,“擎跃,擎跃你相信我,咱俩这么多年了,我的人品你还不知道吗?我只是想快点找到解决办法,那么多同胞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啊……擎跃,擎跃你忘了我的小孙女了吗?她才三岁,才三岁啊,就那样变成了怪物,变成怪物了啊!呜呜……”
……
“然后你就帮他隐瞒了?”擎赫一脸不敢置信。
擎跃揪着自己的头发,痛苦的道,“他当时跟我保证,绝不会再有下次,而且,他还有一大家子要养,如果他出事……而且后来我一直看着他,他确实没有再做这样的事,谁知道他竟然,他竟然在别处设了实验室。”
擎赫悠悠叹了口气,“算了,事已至此,要我说你也别干了,研究院又不少你一个人,凭我的能力养活咱们一家子完全不是问题。”
“我再考虑考虑。”
然后,兄弟俩陷入沉默,许久之后,擎赫又开口道,“哥,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毕竟你们那么多年的关系在那,老张家平时没少照顾嫂子和然然,如果是我,我也会帮他隐瞒,至于后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