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之嗜血女王_第7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末世重生之嗜血女王_第78章

小说:末世重生之嗜血女王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4 20:22:05

,比如住房分配,各种纠纷调解,各种秩序遵守,这些就要政府出面了。
这些人,正是来自基地中新成立的部门,民生部。
这名字倒是很贴切,民生,所有有关民生的,都由他们管。
领头的是刑事科科长,相当于之前的公安局长。
下车后他没多说什么,直接让人上去叫门。
封陌沫勾唇轻笑,小虾米演不下去送来两条小鱼,政府的面子他们还是要给的。
“雷云,咱们请邻居吃螃蟹好吗?”
雷云抱盆,“不好,这才二十几个,还不够我吃。”
封夜辰绝对支持妹妹,“雷云,你听话,田里的螃蟹都归你了,以后天天吃都行。”
封谨言扯过封夜辰跟在沫沫身后出门,“他又不是小孩子,用你哄?”
“你又发什么脾气?”
唐海蓝和李娜见终于又热闹看,一个个像脚下按了弹簧似的,一路蹦着出去的。
封陌沫打开门,然后非常无辜的问砸门人,“请问,有什么事吗?”
门开了,周围的邻居议论纷纷,‘出来了出来了。’
‘不出来不行啊,民不与官斗。’
‘到底得罪谁了,手笔不小。’
砸门的也就是个狐假虎威的小喽,“什么事儿?你们家门口出人命了不知道啊?赶紧出来!”
封陌沫前脚刚跨出院门,雷云就从后面挤出来了,手里还端着个大盆,一股子鲜香瞬间飘dàng在空气中。
“吃螃蟹吃螃蟹了啊。”雷云欢快的给已经呆住的邻居们发螃蟹,嘴里还念叨,“你看,咱们做这么久邻居了,还没亲自上门拜访过,今天家里煮了螃蟹,大家一起尝尝鲜,别嫌少啊!”
屠尸小队的这一番举动,不止邻居们呆了,演戏找麻烦的都懵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要不要这么大手笔?
雷云走完一圈儿,童姐又端着个盆出来了,“原来外面这么热闹啊?来来来,我这有些小零嘴儿,大家边吃边看,边吃边看啊。”
‘噗!’
唐海蓝和李娜在门里笑抽了,童姐这刀补的好,他们一定心都在滴血了。
五六个‘乞讨者’闻着螃蟹的鲜味儿,齐齐咽口水,地上那个马上就演不下去了。
“让一下让一下!”季朗又扯着嗓子喊,只见他扯着一根线,头儿上挂着一只灯泡,“外面太黑,扯个灯。”
邻居们心中哀嚎,尼玛,要不要这么高调啊?其他人家都黑灯瞎火呢!
封陌沫站中央,身后墙根儿一排屠尸小队成员,吃糖的,嗑瓜子儿的,姿态慵懒,可其他人心里只想到两个字来形容他们,‘嚣张’!
砸门那小伙儿看看屠尸小队,看看自己上司,又看向屠尸小队,“你们,你们欺人太甚!”
“童姐你知道吗?第一次有人这么评价我们。”唐海蓝吐了一嘴瓜子皮,还不忘唠闲嗑。
李娜边说边比划,“以前都是我们说,‘你欺人太甚!’然后‘咔咔咔’反攻,打得他们落花流水。”
封陌沫回手往下压了压,身后配合的都闭了嘴,然后……
“抱歉,你继续。”
刑事科科长姓李,年过四十,他们不用跟丧尸正面对战,所以政界各领导人每天都干净整齐的,精神头也足,不像军部,每天精神紧绷,也不像科研人员,没白天没黑夜的做研究。
他们依旧是朝九晚五,生活轻松滋润。
“封队长见谅。”李科长上前一步,带着职业化的笑容。“我们也是听到举报,说有人跟屠尸小队发生冲突,还出了人命,所以只能过来看看,毕竟人命关天啊。”
“跟我们发生冲突?”封陌沫笑道,“您来之前,屠尸小队已经好几天没出这个大门了,不知这冲突何来?”
“你少装蒜!”领头的‘乞讨者’嚷嚷着冲过来,“你们见死不救,丧尽天良!”
封陌沫又笑了,“李科长,见死不救犯法吗?”
不等李科长回答,封谨言却走过来,现在封陌沫身边道,“消防员不救火犯法,医生不救病人犯法,警察目睹杀人不制止犯法,父母不养育、虐待未成年子女犯法,子女不赡养父母犯法……我从来不知道,好好的在自己家里坐着,怎么就见死不救了?”
看着哑口无言的李科长,封陌沫摸了摸鼻子,好吧,这种事儿还是封谨言比较在行。
‘乞讨者’领头人也没想到屠尸小队会这样难缠,他们应该害怕这些舆论才对啊。
“你看看你们,吃着山珍海味,穿着保暖大衣,全城断电的情况下你们竟然还有发电机,我们在外面冻了一整天,你们施舍一个馒头一口热汤了吗?呸!朱门酒ròu臭,路有冻死骨,你们这样丧尽天良的人,不配留在基地,不配得到保护!”
封陌沫抬手制止了要反驳的封谨言,虽然他适合做代言人,可这种不讲理的,她还是喜欢用强硬的态度来解决。
李娜激动的抱着童姐的手臂,兴奋的小声道,“要发飙了要发飙了!”
封陌沫目光淡然的看向‘乞讨者’领头人,平静无波的道,“你这样最多只对我造成不痛不痒的舆论压力,抱歉,我最不在乎的就是形象和脸面,还有别的招数吗?”
“酷!”
“威武!”
“霸气!”
“你,你……”‘乞讨者’领头哑口无言,他只想到了一句话,他这个不要脸的碰到一个更不要脸的。
忽然灵光一闪,‘乞讨者’领头人指着地上挺尸的同伴道,“因为你的冷酷无情,我的同伴死了!你必须负责,不然我们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封陌沫笑了,“我就是从地狱爬上来的恶鬼,你难道不知道吗?”
那‘乞讨者’领头人浑身一个冷颤,脚下不由得倒退两步。
封陌沫上前,指了指那个挺尸的,提高了音量道,“如果你允许我‘毁尸灭迹’,我可以给你二百斤大米,五十斤猪ròu,如何?”
屠尸小队笑喷了。
“太嚣张了!”
“豪姐威武!”
“老大万岁!”
“不,不,不行!阿嚏!”挺尸那哥们儿装不下去了,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来,一个喷嚏差点儿给自己闪个跟头。
“你,你起来干什么?”
“不,不起来,等,等着被,被分尸啊?”
“你他妈败家玩应,这一下午冻白挨了!”
封谨言再次公式化上前,“李科长,你也看到了,我们屠尸小队没做任何事,是有人见不得我们富有,所以来找麻烦,对于这种破坏基地安定团结的举动,不知道您会怎么处理?”
李科长脸很黑,灯光再亮也不能让他明媚了,“全都带走!”
“怎么办啊老大,他们要抓我们。”
“老实儿跟着走吧,进去还能把我们饿死怎么地?”
“对,牢饭也是饭!”
然后,这场闹剧终于落幕了。
童姐又代替小队跟邻居们寒暄几句,把盆子里的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