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之嗜血女王_第5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末世重生之嗜血女王_第56章

小说:末世重生之嗜血女王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4 20:22:05

忍不住上翘,悄隐身形原路返回,整个行动竟然只用了半个小时。
凤凰酒楼大厅,这里已经被充公,今天是公家活动,一切开销自然都算在军部头上了,封陌沫回来的时候大家刚刚洗漱好下楼吃饭。
封陌沫在路上已经换过一身衣服,简单的擦了脸,头发扎起利落的马尾,之后做出一副刚刚从楼道拐角处出来的样子。
“老大,这里!”郭笑儒挥舞着手臂,脸上的笑容毫不掩饰,就跟中了五百万似的。
“能低调点儿吗?”唐海蓝也笑着,唇形不动,却发出警告声。
“咳……”郭笑儒坐回座位,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好嘛,他又得意忘形了。
屠尸小队,季朗还在被隔离观察,因为病dú在体内潜伏的时间越来越久,所以隔离时间也延长到了十二个小时。
赵阁肩头中qiāng,虽不严重可也需要修养,中午就被人送回家去了。
所以加上新入队的雷云,小队还剩七个人,加上雷雨,八个人刚好凑一桌。
军部准备的伙食很一般,米粥加馒头是主食,一份土豆炒白菜,一个酸菜ròu片儿汤,还有一盘咸菜拼盘。
雷云嫌弃的挑着酸菜里薄的透亮的ròu片儿给雷雨看,眼神里都是鄙夷,“哥,你看看这伙食,当初你还让我加入军部,你是想饿死我啊?”
“吃不吃?不吃混蛋!”雷雨抢了他筷子上的ròu,直接塞进嘴里,那一碗酸菜汤里也不过十几片ròu,不吃别浪费。
雷云一摔筷子,转身抱住封陌沫的手臂就开始摇晃,赖皮道,“豪姐,强烈要求开小灶!”
封陌沫夹在筷子上的菜都被他晃掉了,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你傻了吗?放手!”

☆、第五十九章

第二天中午,被纳入基地范围的六号地铁已经完全清理完毕,结果还算不错,最后的伤亡情况很小。
就在众人准备回程各回各家休养生息的时候,忽然接到了C区传来的紧急求救,目的地是在与六号线相jiāo的十号线上,距离不过三站。
雷雨因为还不知道C区那边的情况,对讲机那头也没说太多,只说请求支援,但估计是遇到很棘手的问题了。所以他让伤员回去休息,其他人全部过去,人数大约三百。
两站地,众人跑步到达,所有人在来之前都觉得,C区该是遇到什么罕见型异能丧尸了,结果眼前的场面却是他们万分没想到的。
地铁入口处,坐着六个很明显是普通人,他们盘膝而坐,每个人都脸上都有着视死如归的决绝与疯狂。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两个男人的身上,竟然捆绑了一圈土黄色雷管,那是自制的土zhàyào,这还不算什么,在他们身后,这种zhàyào六根一捆,还有足足十多捆。
而在他们身前不过四五米的地上,明显有bàozhà过的黑色痕迹,应该是他们之前示威留下的。
李娜扒着前面士兵的手臂,脑袋伸了过去,看完后惊讶的回头对其他人道,“这什么情况?丧尸保卫战吗?”
“不可能,那太离谱了。”一旁的郭笑儒直接否定,之后将目光看向身边的唐海蓝。
“嘘!你们就不能安静点儿?”唐海蓝将李娜抓过来戳在一边,之后转头问身边的封陌沫,“这些人该不会真是要保卫丧尸吧?”
李娜对天翻个白眼儿,这个问题跟她刚刚问的有区别吗?有吗?李娜刚要开口又被唐海蓝给瞪了回去,好吧,谁让咱个子小就受气呢,耸耸肩,自己做了一个封口的动作。
唐海蓝的问题吸引了其他人,大家都觉得离谱,雷云更是压低嗓音凑到封陌沫耳边道,“我觉得是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了吧,保卫丧尸?脑子得灌多少大便水啊?豪姐你说是吧?”
封陌沫摸着下巴,脸上表情似笑非笑,说道,“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们有亲人在里面,二是,虚伪的人xìng道德作祟,觉得下面那些原本都是同类。总结,这就是一场丧尸保卫战!”
封陌沫话落,大家一致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李娜简直要吐了!她要吐血了好吗?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啊?她是什么点子遇上这么一群超级损友啊!
她就不明白了,她说的和封陌沫说的有哪里不一样?啊?为什么她说出来被人鄙视,封陌沫说出来就得到一片的崇拜目光?凭什么啊这是?绝对有黑幕!太欺负人了!
封陌沫眯着眸子看向那六个人,其实,这根本不用猜测,情况很明显,这种事在末世初期也很常见,很多人甚至将丧尸化的亲人锁在家里,就那么圈养着,反正丧尸是死人,不吃ròu最多不能升级,就这么困着一年半载之内也是‘死’不了的。
但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光明正大又极端的对抗。
没错,这次的事件绝对可以称之为‘对抗’了。
C区的负责人也是来自总军区,姓吴,叫吴越,跟雷雨见面之后两人相互击拳拥抱,可见关系不一般。
事件的真实情况跟众人分析的一样,他们六个,都是这附近的居民,当天早上家人就是从这里上的地铁,所以他们认定了亲人就在里面,自从得知军部开始清扫地铁,他们就凑在一起策划了这场恐吓事件。
“老雷,你瞅瞅,这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好话也说了,威胁也做了,我受不了了,你快给我想想办法,接这个任务都后悔死我了!”
雷雨浅笑着,“你这嘴皮子都不行,我就更不可能了。”
吴越抬手一拳捶在雷雨肩头,笑骂道,“我平时不就话多点儿,有你这么恶心人的吗?我说你还是兄弟不?兄弟有难你就这么干看着?枉费我平时事事想着你。”说着,把头靠近雷雨,低声道,“我那还给你留了两罐咖啡呢,你最喜欢的,保证苦的你精神百倍。”
雷雨无奈的摇了摇头,“上报了吗?”
“报了,就报了也不给我个对策,老首长还给我下了最后期限,晚上之前我要是还不能解决就关我禁闭……老雷你了解我,他让我qiāng林弹雨去我能行,他要关我禁闭!你说这不是要憋死我吗?我哪受得了这个啊,所以我这才找你啊。老雷,你是最可靠的,兄弟的自由可就指望你了。”
“行了,话唠。”雷雨笑着还了他一拳。
不过,现在的情况确实很紧张,这种利用自己生命威胁别人的人,其实就是心理扭曲,跟他们说话是说不通的,他们若是懂得分寸与世态的严重xìng,今天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而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暴制暴。
可现在情况又不允许,周围还有很多群众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眼中那种对于逝去亲人的怀念与哀伤是毫不掩饰的,若军部的人真的做出强硬态度,怕是会引起民众的怨愤。
因为这次病dú扩散来的突然,而且到现在那些科学家们都没有一丝头绪与对策,目前为止,已经有中小城市不断传来沦陷消息,可以说人类骤减,这时候最忌讳的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