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重生之嗜血女王_第1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末世重生之嗜血女王_第18章

小说:末世重生之嗜血女王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4-14 20:22:05

,来买东西啊?”
唐海蓝让郭笑儒站直了才撒开扯着的衣领子。这一群小瘪三,那眼神实在让她讨厌!
“nǎinǎi们不买东西,来拿东西。”对付恶人,就要以暴制暴。
封陌沫笑了,唐海蓝这种没搞清楚状况就敢盲目的狂妄,她喜欢。
唐海蓝话落,不但封陌沫笑了,围在周围的九个混子也笑了,只不过,他们是哄笑,是嘲笑。
刚哥大笑两声,走上前来,靠近封陌沫,习惯xìng的舔了舔嘴角,伸手就捏住了那光滑小巧的下巴。
“妹子,陪哥玩儿好了,你想拿什么都行。”

☆、第二十章

封陌沫不怒反笑,笑容更灿烂了,“拿你的手也行吗?”
刚哥的笑容忽然僵在那里,还不等他有所反应,白光一闪,鲜血喷洒。
“啊,啊!啊——”
嚎叫声一声高过一声,短短几秒钟,事情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旁边那群混子都被眼前这一幕震傻了,齐齐向后退去。
封陌沫慢条斯理的脱掉羽绒服扔到一边,从包里拿出一条白毛巾,仔细的擦着脸上的血。失策了,早知要毁件衣服还喷自己一脸,她就先把他推开再砍了。
“你你你……”六子看了看地上打滚的刚哥,又看了看断掉的还在抽搐的手掌,最后,指着封陌沫,犹如见鬼般说不出话来。
一个机灵的见状,先反应过来,连滚带爬的冲上楼去。
超市一楼最深处,十几个男男女女被五花大绑的捆着,口里还堵着毛巾。
十几个人都听到了那惨叫声,疑惑的同时,每个人绝望的心间又升起小小的希望。
唐海蓝看着地上终于停止了抽搐的手掌,嫌恶的咧了咧嘴角,当那只脏手接触到那女人时,她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
郭笑儒转身,紧紧抓住唐海蓝的手臂,娃娃脸上惨白一片。这砍丧尸和砍活人,感觉太不一样啊。
唐海蓝嫌弃的瞪了他一眼,却没有甩开他,而是换了个角度站,挡住他的视线。
郭笑儒感激一笑,那笑容僵硬丑的可怜,还哑着嗓子道,“你,你可真强。”
唐海蓝讽刺一笑,“等哪天你被人彻底的利用过,被一群人类围着喊要杀死你的时候,希望你还会觉得人类很可怜。”
最可怕最不值得同情的就是人类,自私、贪婪、下作。
郭笑儒看着唐海蓝的侧脸,忽然有些恍惚,她们,似乎都是有故事的人。
这时,楼梯上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还有两个男人在咒骂。楼下的混子们瞬间打起十二分精神,两个去架起地上打滚的刚哥,两个扯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准备帮他止血。
“是谁!是谁伤了老子的兄弟,TM的,活腻歪了是不是!”
小混子们让出一条道,呼啦啦涌过来四个高大的男人,为首的四十多岁,个不高,敞开衣襟的胸膛上纹着一只上山猛虎。
这男人便是辉爷,这片儿有名不怕死不讲理不留情的无赖,和平时候,养了一群人专干偷鸡摸狗碰瓷儿的下作事,现在乱世了,没了法律的约束,打家劫舍女干银fù女,也符合他的行事作风。
晴天被封陌沫挂在腰间,嗡嗡直响,当然,只有封陌沫能感觉到。
安抚的摸了摸晴天,让他不要着急,她知道对面的男人有些运气,似乎觉醒了某种厉害的攻击异能。
封陌沫丢掉沾满血的白毛巾,还有点觉得惋惜,这东西,末世五年内是不可再生的,以后可贵呢。
“知道我为什么砍他手吗?”这一问,给了辉爷答案。
“你砍的?”辉爷长了一双三白眼,这种人,最是心狠手辣。
“因为他的手碰了不该碰的。”封陌沫又给出了她的答案。
两个人你来我往,答非所问,却又简单的将事情弄了个明明白白,原本还让另外三人觉得弱小的女子,也不得不让他们正视起来了。
“大哥,刚子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给他报仇!”
说话的,是一起下来的四人中最健硕的,一双大眼,好像双眼皮手术失败的效果一样,一看就是和四肢发达没脑子的。
辉爷混社会多年,对待弱小他能心狠手辣,对待他摆不平的,也是个能折能弯的,很显然他没那么蠢,他可还记得刚刚手下报告时候说的,根本就没看清人是怎么出手的。
三白眼一转,辉爷忽然看见了后面的郭笑儒,状似爽朗一笑,道,“这不是郭家小兄弟么,咱们这么多年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来了也不跟哥哥打声招呼?”
都是住这片儿的,郭家还是修车的,在警察局还有些人脉,认识也不奇怪,只是平时井水不犯河水,点头之jiāo都算不上,这会儿称兄道弟上了。
郭笑儒僵硬的笑了笑,就算打招呼了。他哥跟他说过这人,他哥说这人就是条疯狗,你给他好处他跟你和平共处,你不给他好处,伤了他,还想吃他ròu,那他会狠狠咬住你的ròu,不咬下一口绝不罢休。
辉哥似乎没看见郭笑儒的不自然,上前一步笑着道,“兄弟,跟哥说说,你带着这两个小娘们来,是干什么?不会是砸哥场子的吧。”
唐海蓝将郭笑儒扯到另一边,一双平淡无波的眼与三白眼对视。
唐海蓝一米七出头的身高,实在不能让小个子的辉爷俯视,气势上不占上风,反而还有些好笑。
辉爷暗自咬牙,所以说,他就讨厌大个子女人,这还一块儿来俩,还一个比一个高。
“兄弟,怎么着,世道变了,男人的尊严也没了,一句话不说躲女人后面算怎么回事儿?”
这话可有些诛心了,这要换了一般有血xìng的男人,早跳出来了。可惜,郭笑儒是见过这俩女人的强悍的,在她们面前逞什么男xìng雄风,那不是找虐么。
“世道确实变了。”封陌沫喃喃道,好像在自言自语,又好像在跟辉爷说话,“强者为尊,分什么男女。”
辉爷哈哈大笑,不着痕迹的远离封陌沫,被俯视,他讨厌,被女人俯视,他更讨厌。
“怎么着,这姑娘的意思,女人强,也可以当爷?”
“噗嗤!”唐海蓝笑场了,“是nǎi好吗?”
呃……这场面,应该笑场吗?
其他人都抽了。
如果一开始还有人觉得这俩女人跟那些女人一样软软诺诺任由欺凌,现在,没人敢那么想了。
这女人,出手狠辣雷厉风行,面对一群男人都可以面不改色谈笑自如,没点本事的还真做不到。
尤其是挎着刀的那个,那把刀,一出一进,断了一只手,他们还没瞧见它的真面目,怎能不让人心悸。

☆、第二十一章

面对封陌沫和唐海蓝这样两个既不给面子,也不下台阶的女人,是男人都受不了,何况还是个有些能耐的男人。
若说辉爷还是个有脑子懂隐忍的,旁边的傻大个就是个pào仗了,被女人点了,不bào不可能。
“两个小表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