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95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是很喜欢你。但你不喜欢我,就没必要为我做那么多,不要给我感动之后又给我绝望。”

正文 第187章:那你喜欢我吗?

说完后病房又安静了下来。

半晌,周则安才轻叹出声:“我没有。”

“没有?”没有什么呢?

周则安看了她一眼,目光有些闪烁,似有些难以启齿,然后他还是说了:“我没有不喜欢你。”

这一刻,陆窈觉得世界静止了。

下一刻,她喜上眉梢,内心欢快得像只小麻雀,在胸腔内撞个不停。

“你,那你,是喜欢我的吗?”

周则安没立即回答,他看了她半天,才启唇道:“我不清楚。”

连他都不明白,从什么时候起,陆窈在他心里位置就变了,他见不得她跟其他男生亲近,看到她受伤他会很心疼,她靠近时他内心会加速跳跃,可更多的时候是一种属于男xìng荷尔蒙的冲动。

他意识到自己终于不再把她当小女孩了,他害怕这样的自己,也害怕会伤害到陆窈,所以才会一直想远离,可是越远离越想靠近,他控制得住内心,却控制不住大脑啊。

大脑已经明白他的心,所以一直cāo控他的身体去接近陆窈,他不肯承认自己的心,可在与她靠近时,他的身体反应已经出卖了自己。

在陆窈问他的时候,他明显能感觉到自己那颗破裂的心有些奇怪的疼,但他不敢太过用力思考,所以他只能说“不清楚”。

但周则安一定不知道,就他这个答案已经能让陆窈高兴上半天了,尽管周则安没真正的表明,但陆窈肯定周则安一定是喜欢自己的,毕竟他从不会说谎,就像很多时候他知道许多事情却不说,一说就一定是大实话。

陆窈很高兴,高兴得把郑修文买回来的两大碗粥喝了一碗半,因为周则安吃不下太多东西,然后陆窈又不想浪费,于是她就一起喝完了。

最后郑修文问陆窈要不要回校,还说可以请人来照顾周则安,陆窈却不愿意,毕竟周则安是为救她才会这样的,所以在周则安没出院前,她是哪也不会去,尽管两人一直以兄长的语气告诫她学业要紧,陆窈就是不愿意,不愿意吧陆窈也没办法,反正大学也很少管学生去干嘛的,只要在期末考时你成绩过关就行。

郑修文只能答应暂时给她请了半个月左右的长假。

因为陆窈一向是个乖孩子,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后,便想给父母报备一下情况,问了一下周则安征得他同意以后,陆窈就打电话了。

她父母还在考古基地那边,信号极差,听说周则安为救陆窈受伤的事,陆窈妈妈就说了陆窈好几句,便让她挂了电话,说自己还有事要忙。

陆窈听见她妈妈声音嘶哑,知道他们可能也忙,再说考古这种事其实危险xìng很大,陆窈也不敢多打扰他们,挂了电话后就坐回周则安身旁。

“陆二叔他们回家了吗?”周则安问了一句。

陆窈摇摇头:“我爸没在,我妈接的电话,应该很忙吧。”

“嗯,别让他们太担心了。”

“嗯好。”

突然就没话说了,两人相顾无言,陆窈觉得有点尴尬,想找个话题,然而作死的她又问了一个不该问的:“要不要跟你妈说一声?”

周则安脸色果然顿时变了,他闭了眼,有些干涩地开口:“不必了,我是死是活和她有什么关系?”

陆窈自知闯了大祸,不敢再吱声了,就默默陪着周则安。

正文 第188章:因为你是陆窈啊

周则安一共在医院住了两周,陆窈也就陪了他两周,出院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个人,周则安也没什么东西,身上穿的还是病服,反正就这么上了车吧。

陆窈才想起来问他:“你是要先回家还是去学校?”

“回校。”周则安简洁明了的回答。

“哦。”陆窈应了声,回头跟的士师傅说了一下去西大。

谁知只是随便一句话,就让的士师傅的话匣子打开了:“哎呦,你们都是西城大学的学生啊?”

陆窈有点懵,看了一下周则安,见他毫无反应,只好点头回应:“嗯嗯。”

然后的士师傅就在接下来的路程中,各种吹捧西大的啥啥啥,反正把这学校夸得有多好有多好,说虽然不是很出名,但是在本地人都知道能进那学校的大多数都是有钱人啊,然后又说了一下西大的建校历史什么的,陆窈全程尴笑偶尔附和几句。

总之在汗颜中下了车,陆窈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这个的士师傅好恐怖,他的话居然能比中年老fù女的还多。”

周则安由她扶着,步履缓慢:“嗯,你难道话不多吗?”

“我话多?”陆窈表示不开心了,“我怎么就话多了,你不喜欢我说话,大不了我不说不就是了。”

说完果真气呼呼地嘟着嘴,不吱声了。

周则安看得好笑,然而此时体虚,也没心情开她玩笑了,便指了右侧方一栋楼说:“把我送到那栋公寓就回去吧。”

“啊?”陆窈有点懵,“你什么时候外面租了房子?”

“前几天。”相比陆窈的反应,周则安表现平淡:“我让室友在学校外边帮我租了房。”

“以后不住学校了吗?”陆窈想到以后不能经常见周则安就有点伤心,本来他们两个系隔得就远了,要是周则安不在学校住了,他们一周相见的机会就更少了。

“嗯,我喜欢安静,现在这情况更不可能住宿舍了。”虽然周则安说起身上的伤倒没多大感觉,却把陆窈惹得眼泪汪汪。

“你本来就白,现在这么一弄跟死人差不多了。”陆窈指的是他的脸色,可这话怎么听着都怪怪的。

周则安哭笑不得,习惯xìng地抬手揉了揉她脑袋:“不要乱想了,我本来就有点贫血,才会发白。”

谁知这话更是让陆窈眼泪鼻涕一起流了:“反正都怪我,反正都是我的错。”

这人来人往的,陆窈在大街上哭也是惹视线,周则安特别无奈:“你别自责了,送我去公寓再说吧。”

“好。”说到正事,陆窈就不哭唧唧了,赶紧用手擦掉眼泪鼻涕,忽然觉得手黏糊糊的好恶心,急忙从包包里找出纸巾,结果手忙脚乱地把鼻涕抹在了衣服和包包上。

陆窈更懊恼了,她第一次如此恼恨自己的愚笨,要不是她笨手笨脚的,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

她本来想自己抽出纸巾擦干净的,谁知刚拿出来,就被周则安抢了过去,他抽出一张纸巾替她擦掉了衣服上的鼻涕,又认真地替她整理包包。

反正这么一弄,算是干净了,陆窈看得眼泪又要蹦出来了,但她这次忍住了没哭,咬了咬下唇,阻止了眼泪的蔓延,她才扶住他的手,带着周则安向公寓走去。

路上,她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