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9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90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正常,也需要像被一般人那样对待?”

正文 第177章:结束

他问这些的时候,脸色语气都很平静,杨映可能觉得崔浩然的态度变得太快,一时没反应过来,愣愣地点头。

崔浩然没有笑,也没有露出厌恶的神情,而是很认真地对他说:“杨映,我承认以前那样对你是我的错,可我同时也要你明白一件事,这世上有异xìng恋群体,同xìng恋群体,还有一种人叫无xìng恋。我不是同xìng恋,可我也不是异xìng恋,说来你可能有点不相信,以前读书时jiāo往过的那么多女孩,我从没有喜欢过谁。所以我不是不能接受你,而是我根本不会爱人,明白吗?”

别说杨映,连陆窈都被他说懵了,一脸期待地看着他接下去还能说什么。

崔浩然没管陆窈,而是低下头对杨映展现一个从未有过的笑容,或者是从来没有人见过他那样的笑,近似柔弱,又带了丝自讽的味道。

或是绝望,或是自怜,可不管怎么来说,那样的笑对杨映来说都是一种致命的笑。

因为当崔浩然用这种笑和恳求的语气对他说:“杨映,放过我,拖着一个永远不懂感情的人去死没有任何意义。你说你爱我,那你怎么忍心让我跟你一起去死?”

杨映被他迷惑了,跟着喃喃了一句:“我爱你,我怎么忍心让你跟我去死?”

崔浩然说:“放手吧~”

“放手~”杨映也跟着说,然后他闭上眼,露出满足的笑,双手松开……

陆窈手上立即轻了许多,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见重物落地的声音,她顿时睁大眼,似乎不能相信:“他?”

崔浩然闭眸,点了点头。

陆窈顿时不知再说些什么好了,她以前见过把人骂得说不出话来的,也见过被人怼得噎住,却是第一次见到能把人说死的。

可能知道她疑惑,崔浩然适时回答她:“人的心理是一个很奇妙的历程,对于杨映来说,我是他的缺口,只要动摇他的信念,让他产生怀疑,他就会放弃了。”

顿了下,他忽然笑出声:“其实我开始确实是想跟他一起去死的,后来忽然想明白了……”

明白?明白了什么?陆窈没能发问,便听到警笛声逐渐靠近,她忍不住惊喜起来:“警察来了,我们有救了。”

她沉浸于即将被救的喜悦里,却没看见崔浩然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嗯,我们……”

警察来到以后,立即将周围拉起了警戒线,并很快把崔浩然和陆窈救了出来。

出去的时候,陆窈看见警戒线里内一个警察拿着相机拍照,还有个法医带上了手套,准备要掀开白布检查尸体,想起先前一幕幕,再想到此刻杨映已经化作尸体躺在那里,她内心仍是一片惊骇。

她有些觉得可惜,那样漂亮的一个男人,居然就以这种方式消失在了这个世上。

路过时她下意识地抬头想看清楚,不过在法医即将掀开白布的时候,忽然眼前一片黑暗,她只听见崔浩然在耳边轻轻地说:“别看,你会做噩梦的。”

原来是崔浩然捂住了她的眼,陆窈想了想,从十楼摔下来真的不会好看到哪去,便点了点头,一直由崔浩然拉她转身出去以后,他才放下手。

由于出了人命的事,两人还是被带去警察局问话了,好在两人都很有默契地没有提是崔浩然把杨映说死的事,口供都是杨映自己掉下去的,加上也调查清楚了崔浩然才是受害者,警察便放他们出来了。

正文 第178章:可惜了

因为当时拉崔浩然太过用力,陆窈上次寒假脱臼的手,居然又复发了,不过这次她很坚强地忍着没有哭。

一直去到医院,陆窈才跟崔浩然说了她手的事,刚好他妈妈也在这个医院,而崔丽丽更是也来了这个医院,崔浩然只能急急忙忙赶去看他的母亲和妹妹,陆窈便一个人去了去看了骨骼科。

好在没什么要紧的,依旧是开了yào,休息几天就好了,让陆窈感到开心的是终于不用打屁股针了。

根据刚刚崔浩然说的房门号,陆窈便循着住院部过去,谁知还没到大门,便见崔浩然一脸疲惫地走了出来。

“崔丽丽还好吗?你……母亲也还好吗?”陆窈小心地发问。

崔浩然先是点头,之后再摇头,搞得陆窈一时不明白到底什么个情况。

她还想再问下去,却听见崔浩然的手机响了,也不知是谁打来的,说了什么,只见崔浩然的眉头越皱越深,最后他说了句:“知道了。”然后自己先挂了电话。

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甚至陆窈从他的眉眼中读出了“刚刚怎么没有死掉呢”这种话来,他整个人呈现出来的,是那种真的已经承受不住的崩溃边缘。

陆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要怎么帮他,依然只能小心翼翼地问了句:“怎么了?”

崔浩然抬手捏了捏眉头,发出一声叹息:“刚刚公司来的电话,说因为出了我爸的事,导致公司有点波动,之前合作的友方已纷纷撤销合同。”

陆窈不是商业人士,当然不明白商场和官场之间的联系,所以她只能小声地回应一声:“好吧。”

崔浩然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无奈:“不必这样小心,我没那么脆弱。”

说起来,陆窈真的很佩服崔浩然,不愧是上市公司的总裁,这一天下来经历了那么多事,居然还能这样正常,真的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

然而陆窈还没想到的是,崔浩然下一刻说出了一个更令人崩溃的信息:“刚刚我妈听到我爸被捕的消息,脑溢血了,现在昏迷不醒,医生说,如果她不能醒来有可能会躺在病床上一辈子,也就是说植物人。”

说这些的时候,崔浩然还是用一种很镇定的态度,可也只有靠近他的人才能看清,他的眼白已经充满血丝,他的眉宇已经皱成一团,他的精神其实已经临近崩溃。

陆窈根本不能明白,一个人在经历了一天的生死疲劳,家庭破碎以后,怎么还能撑得住?

她作为旁观人,都看得如此心痛,本来幸福美满的一家人,居然一下子四分五裂,而所有的东西都要一个人承受,如果换作是她,她也许早就受不了吧!

感受到陆窈怜悯的眼神,崔浩然刚想说一句“别同情我”,可下一秒他却改了主意,他看着面前这个才到自己腋下的女孩子,笑了笑说:“陆窈,可以借你给我一下吗?”

“好,啊?”陆窈只是本能地应了一声好,忽然才反应过来没听楚他说借的什么。

在陆窈愣神间,崔浩然已伸手将她拉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陆窈一时不知所措,僵硬着身躯。

两分钟后,崔浩然放开了她:“谢谢。”

“呃?”陆窈还有点傻。

“回去吧。”他摸了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