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8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85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可能是同为魍魉的原因吧!

正文 第167章:不愿再提

东走归来,看得出西顾等人都很高兴,每天早早上线,熬到夜里两点才下线。

不过,也就是兴奋了那么几天,茕茕和白兔还是慢慢地不上了。

临走前,茕茕还私底下找到了陆窈,语重心长地嘱咐一番:“小月出,我们人老了,得为事业家庭打拼,不像你们年轻人还能在游戏花费时间,如果你还玩着,就好好陪陪西顾和东走吧,这两个孩子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

也就是那时候,陆窈才知道,东走和西顾两个人少年时期就一起玩了这款游戏,并遇见了当时已经成年的茕茕白兔两人,两对隔着八年岁月的人却奇迹般地成为了好朋友,好兄弟。

在游戏里,四个人经历了生生死死,经历了天下的一次又一次改革,见证过每一届大神的诞生和陨落,七年大荒路,早就造就这四个人很深的感情。

只是茕茕和白兔终究是个成年人,并且如今是要奔三的男人,而东走和西顾还年轻,他们也许还有时间花费在游戏上,茕茕和白兔却不得不为家庭事业着想。

这世上啊,什么东西都敌不过岁月的洗礼。

不是第一次在这游戏送走人,这一次陆窈却觉得十分轻松自在,也许就像茕茕说的一样,等他们事业稳定了,孩子也长大了,闲下来的时候就会上来看看的。

何况啊,他们还有一个聚会邀请呢,游戏见不到了,谁说现实就一定见不到了呢?

没有一丝忧伤和不舍,陆窈就这样送走她的两位师叔。

西顾也许早就知道了这一天,没有什么表示,倒是东走无奈的说了一句:“我刚回来,他们就走了。”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陆窈猜测从前几天的聚会邀请来看,东走和西顾估计都还是学生,所以才会把时间定到暑假。

人是走了,可是该玩的还是得玩啊,西顾好像最近有事,三天两头上一回,至于东走可能是太久没回来玩,每天都能准时上线,陆窈当然也会上线了。

所以西顾不在的日子里,就是陆窈和东走组着队,而且还别说,因为同是魍魉的存在,两人的共同的话题还是蛮多的。

聊得兴起的时候,东走还说:“如果我妹妹来玩这游戏的话,估计就是你现在这样了。”

也因此,让陆窈觉得和东走特别投缘,尽管没认识多久,陆窈却对这位三师伯好感丰富。

两人就一直耍了十几天左右,某天中午的时候,陆窈没课就继续蹲游戏了,刚好东走也在线,陆窈马上传送过去。

两人之前就默契地约了流云渡时常切磋,其实就是东走在教陆窈练如何cāo作魍魉走位什么的,虽然陆窈屡学不会。

不过今天有点出乎陆窈的意料,她在流云渡等了半天也没见东走的出现,刚想发个邮件问候一下,就见神石旁出现了东走的身影。

而同时,天下频道出现了一个陆窈曾在故事中听过的名字。

【天下】苏如故:我知道说再多也没用,你回来我很高兴,放心,我不会回来了,上来只是想跟你道歉而已。@东走阿离,对不起

苏如故,一见如故。

陆窈记得这是时鸣口中造成东走和西顾闹掰的原因,她刚想八卦一下,却见东走朝她发出了切磋邀请。

陆窈没接受,而是选择在当前频道打字:“三师伯……”

东走似知道她有话要问,就说:“有些事我不想再提,让它过去吧。”

陆窈:“好吧。”

她是没敢再问了,心里却有些遗憾,因为脑子里感觉有什么东西划过,却又抓不住,让她一时没头绪。

正文 第168章:崔丽丽的秘密

眨眼就开学一个月了,陆窈除了上课偶尔偷偷懒,下课没事打游戏的时候,就这么度过了一个月的时光。

她还是一个人住的宿舍,很少有人来探监,陆窈都感觉自己快成死肥宅了,这一天终于有人来找她了。

“窈窈。”

“咚咚咚。”

每喊一声,就敲一下门,陆窈明明都说让他进来了,那人还在那敲。

直到有人路过陆窈宿舍门前,惊奇叫了一声:“会长,您在这干嘛呢?”

那位学生会会长终于不再搞骚扰,假装严肃地说了一句:“问那么多干嘛?”赶紧推门进来了。

一进来,他就鬼叫:“卧槽!你一个人住宿舍啊?”

陆窈翻了个白眼,对于这位凭空冒出的远房大表哥,她实在是难以接受的。

要不是去年节假日,她陪老妈回了一趟姥姥家,跟一群从没见过的亲朋好友唠嗑,也就不会发现其中一位表叔居然是西大的副校长,而他儿子也在西大就读,正是人人敢怒不敢言的学生会会长。

要说西大也不大,就分南北两个校区,光一个南区就聚集了许多专业,而这个学生会会长还专管两个校区的各类事务,所以惹人嫌也是可以理解的。

再说了,学生会可是学校内除了老师最大的职位,没点威严怎么行。

其实没见到本人以前,陆窈真以为会长会是个凶巴巴的家伙,可在得知是自己远房大表哥,并且接触了一段时间后,她才发现,这位会长就是一个虚张声势的纸老虎,不过仗着老爸是副校长才敢横行西大。

所以陆窈一点也不怕他。

会长大名叫郑修文,没错就是这么文艺的名字,虽然本人一点也不文艺,不过陆窈从不喊他大表哥,而是直呼全名:“郑修文,你鬼叫什么,生怕没人知道你在这是吧!”

郑修文的爸爸也就是副校长,其实算是陆窈妈妈的弟弟,所以曾嘱咐郑修文不准欺负陆窈,郑修文哪敢不从,对于这个表妹他可是从来舍不得吼的。

“好好好,我不叫,不过小表妹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一个人住吗?”

陆窈继续翻白眼:“崔丽丽搬走了啊!”

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郑修文先是沉默了一下,而后问陆窈一个不相关的问题:“小表妹,你有去过其他宿舍吗?”

陆窈咦了一下,发现真没有。

“没有。”她们宿舍旁边就是楼梯,一出门就下楼了,别说去宿舍,连经过都没有可能。

“那你知道吗?除了学生公寓,女生寝室和男生宿舍这边都是四人住的,没有特殊例外。”郑修文说。

陆窈惊奇了一下:“可我从开学以来就一直和崔丽丽两个人住啊,也从来没有人说过什么。”

郑修文微微皱起了眉:“小表妹,你知道崔丽丽的身份吗?”

陆窈摇头:“不知道。”

这个是真的,除了知道她家里有钱,有个暴发户哥哥,其他一无所知。

郑修文叹了口气,继续说:“西大表面上是个普通大学,其实潜藏了不少高官子弟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