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8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80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候,陆窈想到刚刚他在路上笑着说起他的家事,不觉有些同情。

黄毛本来也是个游手好闲的人,后来父亲腿摔断了,他不得已拾起父亲的摩的,挣点钱养家糊口。

当陆窈把这些跟周则安说,并询问为什么不给黄毛多点报酬时,周则安只是说了一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要过,我们帮得了一时,帮不了他一世。”

说得也是,一个人是贫是富,都是要自己承担的,不能奢望别人帮助你一辈子。

正文 第157章:周则安的家事

瑶木乡是个坐落在山脚下的小山村,零零散散的十几户人家就凑成了一个村落。

陆窈跟周则安一路走进去,不时能见到一些人家的小孩在门口怯怯地看着他们,有的还会被家人呵斥进入屋内,生怕他们被拐走了。

就这样一路走到底吧,陆窈原以为周则安是去哪户人家,没想到他拐了最后一户人家以后上了山。

陆窈不明所以,也只能跟了上去。

山上道路可能是常年爬行的原因,不仅宽敞而且还形成一节节台阶状,非常方便,一点也不累。

而且在这种深山老林里,空气格外清新,陆窈权当自己来旅游了,放松心情,尽情享受。

不过只一会,陆窈就放松不过来了,因为周则安好歹不歹地把她带到了一个坟前,更从他的背包里抽出一叠冥币,及一些祭祀需要的物品,看来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再看那座坟,窄小无碑,坟头还长满了草,独自坐落在山腰处的边崖上,看起来尤为凄凉。

周则安在默默烧纸,陆窈也不敢多问,像模像样地拜了几下,也蹲在他身边帮他一起烧纸。

冬天的北风很大,把那些纸灰不停的往外吹,一缕一缕地幽幽飘去,若是远看,当真以为那是一只只黑色蝴蝶,不停旋转飞舞,有种凄美的景感。

周则安一直没吱声,陆窈也不干说话,等烧完了手上那些纸币,他才站起来,陆窈也想跟着站起,谁知蹲太久了,她脚底发麻,站起来的那一瞬间眼前还发黑,差点站不稳,还是周则安及时拉住她,才没有摔倒。

待她站稳后,周则安并没有松手,他还紧紧抓着她的手臂,及时身穿棉衣,但陆窈还是能感觉到他手心的寒凉,这个人怎么一年四季都是这么冷呢?

陆窈忍不住把自己带着毛绒手套的手覆到他掌心上,周则安竟也没拒绝,任她将温暖传输给自己,这才轻轻开口:“这里埋的人,是我外婆。”

“啊?”陆窈忍不住小声惊呼。

似乎也理解她诧异,周则安并没有责怪她的大惊小怪,依旧是用一种平淡的语气叙述:“你之前不是问我为什么四年不回梨花村吗?我只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一个买卖人口的家庭。”

这次陆窈忍住没有吭声,她知道此时此刻该静静听周则安说下去。

“曾晓燕出生在这里,从小成绩就很好,梦想着自己有一天考上大学,离开这个小山村,但是没想到有一天她是离开了,却是被人用捆绑下yào的方式带着离开,因为家里缺钱,他们把她卖给了一个住在千里之外的家庭,那个家庭只有一个独生子,只因年轻时瘸了一条腿,所以村里没姑娘嫁给他,眼看就要奔三了,家里老人急了,自作主张给他从山村里买了个姑娘回来,也就是曾晓燕。”

如果没猜错,周则安口里的这个曾晓燕应该就是他母亲本人的名字吧,而他叙述的故事显然就是他的家庭双亲的故事,陆窈没敢打搅,继续听他说下去。

“曾晓燕被卖到这里来以后,也曾想过反抗,但是抵不过她家人和那户买她家人所逼,她被**了,或者说她被一种她不愿意接受的态度嫁人了,第一天晚上她就那个瘸子男人给占有了,她恨自己的家人,也恨买她的那一家,她才十九岁,她的梦想还那么大,她怎么甘心,所以在生下孩子的第一年,她就跑了。”

正文 第158章:那些原因

故事说到这,陆窈大概明白了周则安为何不愿提起他的家庭,这样难以启齿的存在,他怎么敢对别人说起呢?

陆窈忍不住抬头细细看了一眼周则安,他的脸还是那副寡淡清冷的模样,眉宇间却隐隐现着几分抗拒,看得出他十分不愿谈及这些事。

陆窈有点心疼了:“不想说就不要说了。”

周则安摇摇头,闭上眸,回道:“这些事我不想面对,可它却无时不刻不压迫在我的脑海里,时常提醒着我,我只是一个错误的存在。”

他语气还是以往一样,却在尾音收时带了丝丝颤抖,陆窈忽然明白他为什么闭上眼了,他一定不知道此刻的他表情是有多痛苦折磨!

她忍不住替他辩解:“不是的!不是那样的!没有人会是错误的存在!周伯伯和周爷爷一直很疼爱你啊,后来你妈也把你接走了,你怎么会是错误的存在呢?”

“可是她把我丢下了整整十五年呐!”周则安小声抗诉着,“陆窈,你不是我,你不知道没有母亲的感觉是什么样的,虽然你从小父母都不在身边,至少你还知道他们的样子,可我十六年来都不知道我的母亲是什么样子,甚至还在不在这个世上?”

说到最后,他的颤音愈发厉害,似乎想起了一些让他非常难过的事:“你根本不知道四年前我跟她走的时候,我有多绝望,我的父亲刚刚逝去,我的母亲就出现了,并告诉我的父亲是个强jiān犯?你让十六岁的我怎么接受过来?”

陆窈再也忍不住,他没哭,她都替他哭了起来,四年了,十六岁到二十岁,这个少年把这些事藏得太久太久,久到他已经无法承受,所以才会忍不住在今天告诉她吧!

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尽力地抱着他,给予无声的安慰。

似乎她的拥抱真的起了作用,周则安慢慢平静了下来,声音也不再颤抖了:“我妈离开梨花村以后,做了许多事,最后因年轻美貌被一个当官的看上了,成了对方的情fù,这也是她开了一间公司的原因,她并不是靠自己的努力成功的,而是靠美色。”

说这些的时候,周则安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但他却似乎有点生气,“我知道我不该去责怪她,但我却无法接受她一面说我爸对不起她,一面又给人做情fù这种不道德的事。”

对于这些,陆窈无从批判,尽管她如今也是个成年人了,可到底不经世事,没有生在父母辈的年代,并不理解那时候的人们是怎么想的。

周则安的身世确实有些不堪,从小他一直敬爱的父亲是那样的人,而他的母亲纵然丢下他不对,如今也在很努力的补偿他了,他只是无法去面对这些事实而已。

沉默好一阵后,陆窈也渐渐稳定了情绪,她根本感受不到,周则安一个人二十年来是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