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7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79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了,反正是周则安给陆窈穿的衣服就对了,出门的时候,前台接待还特暧昧地对他们使眼色。

周则安也是无语了,招了辆的士前往附近最近的医院,好在虽然已经是夜里十二点了,医院还是有人值班的,陆窈问题不大,打了个屁股针,开了几副yào,医生说过几天就好了,顺便说了些注意事项。

谁知奇葩事又发生了,因为医生给陆窈打完针后,陆窈觉得屁股疼,不肯走,要恢复一下,然后周则安就陪她在值班室等着,结果刚刚给陆窈打针那个医生出去了,不知在走廊碰到谁,就聊了起来。

医生说:“刚刚来两个年轻人,还挺俊的,结果小姑娘手臂脱臼了,现在年轻人也玩得太激烈了……”

周则安内心是崩溃的,这z市的人都是什么思想,两个年轻男女就一定是什么龌蹉事吗?

他一点也不想待在医院里了,催促陆窈赶紧走人,陆窈刚挪一脚,哭丧着脸:“走不动,真的疼啊!”

要说陆窈也是娇弱,手脱臼也叫得死去活来的,打个屁股针还嫌疼,不过这也能理解,谁叫她从小娇生惯养长大的呢,作为陆家唯一一个女孩子,谁都舍不得叫她受伤,除了陆简那个变态。

周则安没办法,双手一伸,在陆窈惊呼声中,将她横抱起来。

这大概是六年后,周则安再一次对陆窈用起公主抱,从陆窈十二岁以后,也就是她长身体那一年,体重和身高都开始拔高了,周则安才渐渐跟她拒绝身体接触。

陆窈还以为有生之年,周则安再也不会抱她了,毕竟之前他总是一副很嫌弃的语气啊,看起来讨厌她,但是却对她很好的样子!

一路上相继无言,陆窈原本因为不适应而僵硬着身体,直到走出了医院大门,她才轻轻地把脑袋靠在了周则安的肩上。

这是一种全信任的表现,这一微不足道的动作却让周则安愣了两秒,也仅仅只是两秒而已,下一刻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抱着她上车了。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陆窈总算能下地走路了,所以也不用周则安抱她上楼了。

不过等到睡觉的时候又开始犯尴尬了,因为周则安催她去床上睡觉了,自己则打算睡沙发,陆窈怎么答应呢?

再说了床也够大啊,再多来个人都还不挤呢,说白了周则安就是不想跟陆窈睡,这也是为了她着想,结果陆窈不领情,非要拖着他去床上,好了,这一顿撕扯,陆窈摔了,屁股又开花了。

看她坐在地上流眼泪,这下周则安不敢跟她闹了,把陆窈抱到床上安顿好以后,他才背对着她躺下。

他们离得远,一人裹着一张被子,陆窈伸着手都触不到周则安那边,于是她就挪啊挪啊的,一点点挪到了周则安身边。

察觉到她靠近,周则安轻轻呵斥道:“不要闹。”

陆窈说:“我冷。”

周则安没吱声,陆窈就得寸进尺地挤进周则安被窝去了,还紧紧揽着他的手臂,两个人挤在一起了确实暖和了许多。

其实这样陆窈就很满足了,她知道自己和周则安之间是朋友之上恋人未满的境界,她不会再要求他回报什么,只是在他没赶走她之前,她都会很努力地陪在他,身边。

不久,陆窈就睡着了,所以她并不知道在她睡着以后,她紧紧抱住的那个少年轻轻叹了口气,说:“我毫无办法……”

正文 第156章:搭摩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鉴于陆窈一只手脱臼的事,周则安简直把她当闺女一样伺候了,给她刷牙,喂她吃早餐。

谁叫受伤的是右手呢,而左手又使不上劲,全程只能让周则安伺候。

要说陆窈也是幸运,这辈子能有这样一个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竹马这样对她,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所以啊,陆窈也觉得很满足,她不敢奢求太多,小心翼翼地享受着那份还存在独有的温柔。

吃完早餐以后,周则安带着陆窈继续踏上了路程。

陆窈也不知道他去哪,不过她跟着就对了,反正周则安不会卖掉她是吧!

z市不像其他城市那边,到哪都有的士公jiāo,这是一个风景小城,有的只是摩的和些特别短小破旧时不时才冒出来一辆的公jiāo。

周则安携陆窈在公jiāo站等了半天,好不容易来一辆,秉着不跟人抢座的思想,让别人先上车嘛,结果最后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一堆人挤在那,感觉脸都要变形了。

见状,周则安只能拉陆窈退出来车门。

公jiāo开走了,这时旁边嗖地窜出来一辆摩的,驾驶人也是个看起来不到二十的年轻小伙子,一头黄毛,一身夸张牛仔皮裤,嘴里还嚼着槟榔。

陆窈害怕地躲身后,只见他朝周则安露出一口黄牙,漾着自以为和善实际很猥琐的笑:“小兄弟,要不要搭摩的啊,老司机安全驾驶价钱又合理。”

周则安考虑了三秒,竟然同意了!?

但那摩的后座实在窄,搭两个人很不安全,周则安就让黄毛再去找辆摩的来,于是就见黄毛打了个电话,说一声有生意了,不一会又快速飞来一辆摩的。

也是个年轻人,跟黄毛比起来倒是人模人样的,不过一双眼睛就往陆窈身上瞅,一看就是个衣冠禽兽。

见此,周则安就把陆窈往黄毛那边推,并对黄毛说:“去瑶木乡。”

黄毛愣了愣,马上明白周则安的意思,擦了擦自己后座,朝陆窈招手:“妹子,来吧!”

陆窈有些忐忑,但周则安既然都没说什么,她总该是相信他的,只好上了黄毛后座。

那个看起来正经的年轻人微微啐了一口,却也没敢说,便让周则安上了车,自己先行骑去。

陆窈上了摩的后,并没有想象中遭到揩猪油什么的,黄毛比他表面看起来正经多了,还特地往前坐,跟陆窈隔了一定距离,又怕她会往前倾倒来个身体接触,还给她找了个空纸箱抱着,方便隔离。

见此,陆窈终于有些安心,而且黄毛开车也没有飞快那种,让陆窈觉得特安全。

事实证明,周则安眼光是不错的,所谓人不可貌相,外表丑陋的不一定是坏人,而表面正经的人不一定是好人。

而且黄毛这个人服务还特别周到会跟客人聊些有趣的事,时不时能把陆窈逗笑,总之吧,这么一程下来,时间久了点,倒也不是很郁闷。

当黄毛把陆窈载到的时候,周则安早已在那等候,而那个衣冠楚楚的年轻人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黄毛收钱的时候,周则安还特地说了一句:“刚刚那个人要我连你的费用一起给了,说会转jiāo给你,我没答应。”

谁知黄毛一听,眼睛顿时就湿了,拿过钱连连道谢。

看着这个不到二十的年轻人继续开着摩的去拉客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