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7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77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暖而感人,不论多伤心的事只要他到来仿佛都能烟消云散。

这种人走到哪里都是受欢迎,所以不管男女老少,哪个年龄段,都有季时光的粉丝。

其实陆窈也看得出来周则安并没有那么抗拒季时光,只是对于季时光在哥哥这个称呼上的强调,倒是让周则安一直反感。

不过几个年轻人还是挺开心的,每天笑声不断,直到季时光经纪人找来。

季时光的经纪人是以严厉出名的陈三橘,圈内人统称橘姐。

二十八岁,未婚,但据说身家已上亿,这是个女强人,被她手下带过的艺人没有哪个不火,季时光就是被她看上并挖掘的,而且陈三橘有个奇怪的规定,不管哪个艺人多棒,她只带三年,三年以后任你发展,就是不管你了。

季时光还只是第二年,所以还是归她管的。

初见之时,陆窈还有点惊慌失措,因为他们好好在家看电视,突然听到有人大力敲门,去开了门还没看得清来人样貌,就见对方气势汹汹往家里来,然后就听见季时光笑呵呵地打招呼:“橘姐,来吃水果。”

陈三橘喘了口气,脸色难看。

陆窈关门进来的时候,步伐轻轻,心惊胆战,还以为陈三橘要骂人了,结果下一刻却见陈三橘变了一张脸,语气温柔:“时光,玩也玩够了,年也过完了,是不是该跟我回去了?”

陆窈被震惊了,周则安也一副呆愣的样子,这个季时光到底何德何能,能让一个严厉的经纪人如此温柔对待?

好在季时光也不是不懂事,他啃完最后一个苹果,抽了张纸擦擦手,起身伸了个懒腰,这才笑眯眯说:“好吧,那走吧。”

陈三橘这才松了口气,表情也缓和下来:“有需要收拾的东西吗?”

“没有。”除了外套,季时光身上穿的基本都是周则安的衣服,

然后陆窈就见季时光带上帽子离开时,还跟周则安笑着招手:“弟弟,你的衣服我就借走了。下次自己回家拿。”

周则安直接无视了……

季时光走以后,陆窈家里就安静了许多,两个待了半个月以后感觉快要发霉了,终于有一天陆窈跟周则安提出了:“我们出去玩吧!”

年后去旅游,也是没谁了,可是这时距离开学还有二十天来着,再待下去陆窈感觉自己真的要发霉了。

周则安倒也苟同:“好,要去哪?”

“去哪都好,只要不是待在家里。”如今的陆窈就是一条咸鱼,再不出去晒晒真的要发霉了。

“出远门?”周则安提议。

“好啊好啊。”陆窈应得很兴奋。

“那去收拾东西吧!”周则安说。

陆窈马上跑进卧室,过了一会又钻出来,“你还没跟我说去哪呢?”

“去了就知道了。”周则安眼也不抬。

“哦。”陆窈只好乖乖跑回房内收拾。

正文 第152章:我承受得太久了

周则安当天就买了两张前往z市的火车票,没错,你们绝对没看错,就是两张火车票。

你说现在有飞机高铁什么的,为什么他非要想不开选择火车呢?

咱们想不明白,陆窈也想不明白啊!

而且,也不看看z市离x市有多远,那简直是十万八千里好嘛,一天两夜的火车,周则安到底怎么想的?

等晚上上了火车卧铺的时候,出奇意料的少人,按理说现在也是开学期了,过年放假的人们也该忙碌起来了,z市是国内著名的旅游圣地,应该也会有不少人前往吧,可这会却仍是少人。

后来陆窈也想明白了,前年在z市发生了一场恶xìng砍人事件,受伤群众颇多,虽说后来那几个恐怖份子都被抓住了,可人们的恐惧心理并不会因此消匿啊!

陆窈也有缘看过那些视频,画面血腥极恐怖,以至于她有段时间不敢喝西瓜汁,可见那件事的yīn影之严重。

因为本来就没多少人,本来是一张上铺和下铺票的,然后周则安从下铺爬上上铺去睡了。

他看起来非常适应这些,并无半点不适,很快就睡着了,呼吸声浅浅传来,陆窈接着昏暗的车光,看他睡颜,那张像妖精一样好看的少年脸!

一直到凌晨,陆窈都没有睡熟,她基本被磕磕碰碰吵醒了,或者是火车的碾压在铁路上的石子声给吵醒。

以前在家住的时候,陆窈都是一觉到天亮的。她从未觉得夜晚的时间能够如此漫长,从车窗外看去,天空还是暗的,甚至还有星星点点在闪烁。

陆窈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

她睡不着,刚好有些尿急了,就去厕所蹲了一会,出来的时候习惯xìng地看一眼周则安,却见他睁着眼望她。

“睡不着吗?”她没开口,周则安已了然于心。

“嗯。”陆窈并没否认。

周则安侧回脑袋,双臂jiāo叉压于脑后,表情享受,语气惆怅:“以前我也像你一样,第一次坐火车的时候也睡不着,后来习惯了就好了。”

“习惯?”陆窈有些迷惘。

“嗯。”周则安应道:“之前你不是问我过年不在家吗?我就是在火车上度过的。”

陆窈被震惊住了,她想不明白,周则安跟他妈妈之间到底有什么隔阂,连过年都不在一起?而那些年的每年春节,他都是一个人在火车上度过的吗?

“从我离开梨花村的第一年……”恍惚间,陆窈又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她脑海忽然出现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独自一人坐在火车上,看着窗外,路过万家灯火的场景。

周则安说得平静,可陆窈却听得有些悲凉:“那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们?”

明明可以回来找他们的啊……

他的爷爷,他的爸爸,还是梨花村的人啊,即使他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告别了他乡下人的身份,可他的名字却还在那个户口本上啊!

周则安不知是刻意忽略了其他,还是真的只注意到了她的话,如实道:“你们才是一家人啊!”

陆离,陆窈,都姓陆,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一家人,而他姓周,不管再怎么要好,总不能每年过年都去别人家里吧?

“其实,z市是我外婆家。”不一会,周则安又给陆窈扔出一个消息。

陆窈简直不能承受,一向不爱说家里事的周则安居然一下子跟她说了这么多他的家事?这是为什么呢?

是啊,为什么呢?陆窈也问了。

“为什么突然跟我说这么多?”

“因为……”周则安沉默了一下,左手从脑后抽出,遮上他的双眼,他才轻轻道:“我承受得太久了。”

在陆窈看不见的手臂下,这个少年的双眼慢慢沁出了泪水。

正文 第153,章:成长路上

陆窈他们是第二天晚上八点四十到的z市,出站的时候倒是挺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