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71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来迎接的两辆摩的杜子乐和陆离两人。

距离上一次相见,已经过了两个月,陆窈一见到她哥就特别开心地扑过去,杜子乐本来也是张开手的,结果只能很尴尬地迎接空气,谁叫连周则安也不理他呢!

正文 第139章:庙会

本来陆窈打算去超市看看陆大伯他们的,陆离却告诉她,因为这几天梨园村要举行庙会,二老早早关了超市回去准备参加庙会了。

说起这个庙会啊,可是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流传于北宋年间,起始是一个守住城池的将军,保护了一城的百姓,为了纪念他,便做了一座庙给他,而每逢农历十二月下旬时,槐清镇会举行一场庙会,纪念将军,庆祝以获新生。

而将军那座庙就建在梨园村,每逢这种时候各乡里都会赶来。通常一场庙会会持续三天左右,陆窈他们回来的也正是时候,第二天就是庙会举行的日子了。

陆离快乐地驮着周则安回家了,留下陆窈充满怨念地坐上了杜子乐后座,别问陆离为什么不驮陆窈啊,大概他和周则安培养基情比较重要吧!

杜子乐被剪掉了他的一头非主流长毛,看起来是人模人样了,但是在路上飙车开摇滚乐的习惯还没改变,陆窈只能吃了一路灰尘回去,下来时整个脸都黑了。

这时已经接近傍晚,农村人家都是炊烟袅袅,夕阳西下,看起来岁月静好。

陆窈什么也不用干,想帮忙还被赶出来,闲得无事出来走走,却看见了一个人站在榕树下发呆的周则安,他看的方向是一片水泥地,那里曾经一片草地,如今却被覆上了一大片光滑的水泥。

夕阳在远方缓缓下沉,等陆窈走过去的时候,最后的一抹夕阳斜光也消失了。

周则安的脸色又变会白白的样子,不过这还是不影响他的美观。

陆窈知道他在看什么,他在看小时候的自己,他看的是童年后的那段快乐时光。

很多事情,周则安不说,不代表陆窈不明白,周则安生在一个单亲家庭,后来爸爸死了,才跟着妈妈离开,大人们都忌讳谈这件事,连周则安也不曾谈起,但她猜得到,他所有的不开心都跟他家庭有关。

陆窈不敢问,也不会问,她在等,等周则安主动说出来的那一天,也许到那一天他才会真正的开心起来。

陪他站了一会,就听见郑秀兰在呼唤回去吃饭了,陆窈便抓了抓周则安手臂,示意他该回去了。

周则安看了眼陆窈抓着他的手,没吱声,沉默地跟着她走回去。

陆添丁夫妻及陆离陆简兄弟二人早早坐在了饭桌上,他们都是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或者说早已经把周则安当做自己亲人看待,竟是没等他们也开吃了,见陆窈同周则安进来,只有郑秀兰还体贴的起身准备给两人勺饭,陆窈连连推脱,才让郑秀兰坐了回去。

她给自己勺了一大半碗,又给周则安弄了半碗,才坐在自己位置上。

陆添丁看着周则安碗,皱皱眉:“窈窈,怎么才给则安这么点饭?”

当然,语气并没有责备的意味。

陆窈应道:“大伯,你别cāo心了,他吃得少。”

“是啊。”陆离也跟着附和道。

这时,沉默的陆简也看着陆窈笑说:“对啊,爸,窈窈和则安哥一起长大,应当了解他的食量。”

两兄弟都为陆窈讲话,陆添丁哪敢再说些什么,就招呼周则安多吃菜了。

而陆窈呢,在接触到陆简视线的时候,又抖了一下。

周围都是人,她偏偏坐在了陆简对面,所以一顿饭下来,食不知味。

正文 第140章:陆简的真面目

陆窈是真的很怕陆简,不仅是因为小时候的yīn影,还是因为陆简看她目光,太诡异可怖。

两人分明是堂兄妹,但陆窈总觉得陆简很讨厌自己,说得更严重一点就是厌恨她。

陆窈一直不明白,这种缘由从哪而来,总之对于陆简的这种恐惧,她完全都不想跟他独待。

庙会这两天,陆窈倒是天天跟陆离周则安两人到处耍,不过第三天的早上,她不知是吃错什么了,一大早就感觉不舒服,脑袋昏沉,也不像是感冒,只好回房去躺着。

陆简这个人喜静,也很少去凑这些热闹,除了第一天去祭拜了一下,后两天都不打算去了,所以当天只剩下陆窈和陆简两人在家。

陆窈不知道这些,她因为一大早不舒服就回去躺着,躺着躺着就睡着了,当她醒来时却发现了让她这辈子想起来都害怕的一幕。

她手脚被绑住了,整个人靠在一堆稻草上,屋顶是破破烂烂的瓦片,墙壁是黄泥堆成的,到处是蜘蛛网,从破损的窗外望出去,周围是一片荒芜的田野。

陆窈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不是因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而是因为她最害怕的人陆简就站在门口。

他甚至没有掩门,只是光明正大地站在那里,挡住光,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

陆简留给陆窈的是他的yīn暗面,而现在他也终于露出了他最yīn暗的一面。

当他走向陆窈时,陆窈只能支支吾吾惊恐地摇头,她的嘴巴被胶带贴住了,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窈窈啊!”他总是用最温柔的嗓音喊她,可是下一刻,一只秀气的手却毫不怜惜地扯起陆窈的头皮。

她明明吃痛,却喊不出声,表情狰狞而痛苦。

似乎她这样的表现让陆简十分满意,没多久就放开了她的头发,下一刻,他撕开了陆窈嘴巴的胶带,没等她出声迅速给她塞下一颗yào丸,再度贴上。

陆窈很害怕,不知道他给自己喂的是什么,惊恐地睁大眼。

陆简好笑地看着她,表情温柔正经,像个好少年:“别担心,不会要你命。”

他说着,忽然端起了下巴,若有所思的模样:“我就按照市场上的春yào成分随便调制了一下,也不知yào效到底如何。”

这么一说,陆窈才想起来,陆简大学报考的制yào专业,如果没猜错,恐怕她今天的不舒服也是他下yào所致吧!

陆简就在一旁,环臂看着她的表情变化。

这个少年,明明看起来人畜无害,却偏偏生了这样恶dú的心思,陆窈甚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这样?明明他们是血缘相连的堂兄妹啊!

或许大概是认命了,陆窈的表情从惊恐变到平静,她甚至已经心如死灰的闭上眼。

但没多久,她又被一阵刺痛给惊开眼,陆简不知何时走了过来,俯身望着她,左手捏住手腕,右手则掐紧了她的下巴。

陆窈就是被下巴掐痛给惊开眼的,她看见陆简一向假意温和的面容此刻露出了暴戾烦躁的表情,目光凶狠,像匹饿狼,恨不得把眼前人吞进肚子一样。

陆窈被吓住了,她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