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70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和容敏还是很热络地招呼周则安:“则安,快过来吃水果。”

陆窈老早自己洗了一盘葡萄给自己啃,容敏一见,赶紧瞪她一眼,把盘子抢过来递到周则安跟前。

周则安过来之后,就在一旁坐下,不过很客气地推开了:“谢了容阿姨,天气有点冷,不想吃水果。”

看到周则安身上简单的运动冬装,容敏便推了推旁边的陆添财:“去,把你昨天买的那件羽绒服拿出来。”

陆添财睁了一下眼,意思说:我都还没穿呢!

容敏瞪他,陆添财只好恋恋不舍地去卧室拿了件羽绒服出来。

一见到颜色,陆窈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那是一件大红色的羽绒服,双链型,连衣帽还有一层毛茸茸的橙色毛,不管从哪层方面来说,这都不是属于一个大叔该穿的衣服好吗?

陆窈无法吐槽她老爸的审美,容敏已经从陆添财手中抢过羽绒服,递给周则安时还忍不住吐槽:“你陆二叔他昨天跟一个年轻小伙子都看上了这衣服,劝他不要买,还非得跟人家小伙子抢,也是够了。反正我也不喜欢红色,你就拿去穿了吧。”

陆添财则一副很委屈的样子,他这一辈子就喜欢红色啊,年轻时觉得骚包不敢穿,现在好不容易鼓起勇气买了一件,结果最后还被抢走了,果然他就该跟红色衣服绝缘了吗?

周则安倒也不客气,接过衣服就套上了,本来他脸色一直是偏白的,这会不知道是不是红衣服映衬的原因,脸蛋稍微有了点血色的样子。

不过呢,这人好看,穿什么都好看。

连容敏都忍不住连连惊叹,说周则安天生一副画中人的模样。

至于什么叫画中人呢?陆窈是这样认为,这个人太好看,好看得太不真实了,跟画里走出来一样。

说真的,周则安的五官说不上特别精致的那一种,可他无论何时何地却总会给人一种,这人真的很好看,很唯美的感觉啊!

这样的一个人,无论走到哪都是一种风景。

当天的午饭晚饭是一起吃的,周则安碍不过一家人好意,就留下来一起吃了。

反正他也没地方去,再说第二天夫妻俩也走了,家里没人了,陆窈估计也会回老家去了。

周则安就留在陆窈家过夜,说了陆窈家是四房一厅,夫妻俩住的主卧,在南面,两个侧卧却在北面,还有一间客房在门口进来处。

因为客房常年没人住,所以容敏就安排周则安在陆窈的旁边的侧卧睡了。

这几个孩子一起长大,大人们都看在眼里,自然不会担心发生什么不该发生的事。

晚饭时发生的一件小chā曲,却让陆窈惦记了很久。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还是睡不着,便偷偷敲了隔壁墙,没人理她。

陆窈想了半天,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在饭桌上当老妈问起周则安妈妈如何时,周则安没回答,而气氛却一下子尴尬了下来。

四年前,周则安被他妈接走的时候,陆窈在学校,所以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她甚至都没见过周则安的妈妈一眼,甚至也没听他主动提起过。

陆窈好奇心很重,却唯独在周则安的一些问题上,她会选择憋死自己也不去问。

如果他不开心,那就算了啊,对吧!

正文 第138章:再见陆离

假期第一天,陆窈睡到了十点才起来,当她像往常一样睡眼惺忪地走到饭桌准备看看老妈准备了什么早餐时,却见周则安幽幽在转角出现。

她吓了一跳,想起自己乱糟糟模样,赶紧跑去厕所洗漱了一番,才清醒地走了出来。

再去到饭桌时,只见一碗热腾腾的瘦ròu粥放着,其他啥也没了。

“我爸妈呢?”陆窈偏头朝客厅的周则安问。

“很早就走了。”周则安不轻不重的声音传来。

“好吧。”陆窈无奈应了一声,就说平常她老妈不会准备这么凄凉的早餐的。

不过想到这是周则安亲手煮的,陆窈还是笑眯眯地捧起碗来,结果谁知太烫,刚一勺入口,她就烫得跳起来,偏偏她又舍不得吐掉,就含在嘴里,身子却烫得在上窜下跳。

见她怪状,周则安只好赶过来,并及时递去一杯水,不忘骂她:“你能再蠢一点吗?”

陆窈咕咕灌了一杯水,舌头被烫得发麻,本来就很委屈了还被这一骂,就更委屈了,就伸出舌头给他看:“我烫成这样了,你还凶我!”

舌苔上起了几个小泡,不过并不影响她舌头的樱粉色,特别是她张开嘴吐舌的一瞬间,犹像一朵盛开的花。

周则安有一瞬间的不自在,便只好别过头去,偷偷咽了口口水:“你别说话了,等凉些再喝。”

陆窈也没察觉不对劲,撇了撇嘴,倒是很听话地去沙发坐着等粥凉了。

周则安也没闲着,可能是她饿吧,拿着勺子不停地勺动,想让粥赶紧凉,不得不说这劳动成果还是有效的,不到几分钟就凉得差不多了,喝着也不烫嘴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两人准备出发回老家了,因为陆离一大早就给周则安打电话,催他赶紧回去,谁知道陆窈睡那么晚呢!

结果十二点过去了,陆窈还在房间里纠结该带哪些衣服回去,周则安等来等去,等得不耐烦了,一合电脑,去敲了陆窈房门。

“你好了吗?”现在看来他的语气还是很平静的。

陆窈在房内回答:“快了快了。”

然而,她床上到处都是衣服……

又过了十分钟,周则安又来问了一遍,答案仍像刚刚一样。

最后又过了二十分钟,周则安已经在压抑躁气了,他本来想很用力地拍门,然后还是变成了轻扣:“陆窈!你到底好了没有?”

从他语气听来,大概已经忍耐到了极点,陆窈还想应一句快好了,结果发现周则安是连姓带名喊她,姑且察觉不对劲了,只好拉开了房门:“那个……再等等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窈是低着头不好意思的,周则安看她满床衣服,差点要崩溃了。

但周则安是一般人嘛?他会被这小小困难给打败吗?

按照陆窈平常风格,他进去从中眼疾手快地挑出几件,塞进她的小背包里,然后剩余全一股脑扔回衣柜去了。

陆窈全程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请原谅她此刻说不出一句话来,如果女生都有周则安这么决绝的男票话,哪还有那么多纠结毛病啊?

周则安果然是了解她的,挑的衣服都是陆窈偏爱的淡粉色,浅蓝等等,嗯……还特别贴心的给她塞进了小可爱。

简直……有这种贴心小棉袄,没话说了。

再反复检查了一遍,确定啥也没漏下以后,两人总算出发回老家去了。

又是一场奔波的路程就不提了,在车站的时候,两人倒碰见了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