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6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62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宿舍。

周则安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静静看了陆窈两秒,非常肯定说:“你哭了。”

陆窈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声音非常没有底气:“没吧……没有哭。”

周则安也懒得反驳她:“既然你没事那我先回去了。”

他说完习惯xìng地往门口走去,结果想起女生宿舍楼下门是锁的,又默默走回了阳台上。

因为旁边有根大水管,咳咳,其实也不是水管,而是粪便的流通管道着:“你在这睡吧。”

自从崔丽丽搬走以后,这个寝室就剩下她一个人,另一张床空着也是空着。

周则安思考了半天,没有否决。

反正两个人又不是第一次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了,有什么不放心的。再说宿管员查寝时间也过了,周则安只好将就地躺在了崔丽丽那张孤零零地床上。

正文 第122章:喜欢

陆窈洗完脸回来就看见周则安在那瑟瑟发抖,本来脸就白了,这会冻得更白了。

真可怜。陆窈心想,就默默爬上自己床,纠结了一会,她还是选择抱起棉被扔给周则安。

“你还有被子吗?”

“我有毛毯。”

然后陆窈就见周则安把棉被扔了回来。

“我要毯子。”

“哦。”

陆窈只好把毛毯扯下来给他了。

都说吧,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会擦出点火花,虽然目前看来,陆窈和周则安并没有发生什么,但她却是睡不着。

寝室关了灯,黑乎乎地,陆窈却睁着一双大眼看对面,她其实看不到周则安的样子,但她却努力地睁大眼去看,像是想要把他牢牢记在心里。

可能是陆窈视线太过灼热,导致周则安不得不发觉了,“你在看我?”

“嗯。”陆窈没否认,反正黑夜里,看不到她样子,脸红也不要紧。

“你视力很好吗?”周则安真是一点也不温柔,总是这样直白地怼她。

陆窈想了想,依旧没回答,还是死死地盯着对面床。

周则安被看得老不舒服了,就是那种你看不到对方,却老觉得自己被监视的感觉,真是莫名难受。

“所以你到底在看什么?”周则安问。

陆窈说:“我在看你啊!”

周则安:“……”

他赶紧把毯子扯上来,遮住脑袋:“快睡。”

“我睡不着。”在周则安看不见的地方,陆窈仍睁着一双大眼,亮晶晶地。

半晌没人说话,陆窈只好问:“周则安?你睡了吗?”

周则安没理她了,好像真的睡着了,她不知不觉咕囔了一句:“不会有那毛病吧。”

周则安:“……”

他能出声吗?只不过希望她赶紧睡觉,他才假意睡着了,但是听听这叫什么话啊?

大概陆窈真的以为周则安睡着,自顾自地喃起来:“崔丽丽说言情都是假的,只有耽美是真的,所以难道只有两个男的同处一室才会有反应吗?”

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陆窈忍不住低呼一声:“天呐!他不会跟自己的室友……”

陆窈话没说完,因为周则安已经忍无可忍地起来捂住她嘴巴了。

“你能闭嘴吗?”如果有灯光,陆窈一定能发现周则安额头的青筋猛跳。

陆窈呜呜两声,周则安只好无奈地放手。

“已经凌晨两点了,你明天不用上课吗?”

“最近门课都考完了,就剩一节汉语言文学。”

教那门课的老师姓许,好像二十来岁就取得了博士位,年轻多金,活脱脱的钻石王老五,为人又不像其他老师古板,非常得学生欢喜,课程也放松,上不上都没区别,当然还是有很多女生是不会错过这位老师的课。

周则安毫无办法地回床上去,语气仍恶劣:“叽叽喳喳烦死了。”

虽然说话不好听,但陆窈心里却甜滋滋的:“周则安,你是不是很担心我啊!”

周则安沉默,也算是默认了吧。

见他不开口,陆窈更是得寸进尺了:“周则安,你这么多年没有jiāo过女朋友,是不是喜欢我的。”

“不喜欢。”周则安这次回答得很爽快。

“哦。”陆窈有点失落,声音渐轻下来:“可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呢,你要不要试着喜欢我呐……”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陆窈浅浅的呼吸声传来,周则安才轻轻出声:“笨蛋。”

罢了,他小小地叹了口气,不知是回答她还是告诫自己:“喜欢这个词太沉重,不能轻易许下。”

正文 第123章:学生会会长

G市迎来了今年最后一天,就像所有学院一样,西大同样迎来了他们一年一度的新年晚会。

根据往年情况来看,一般是靠学生会来cāo办,今年这个学生会会长不知抽了什么疯,言证指明要新闻系的大一学生来办。

西大相对来说专业还是比较少的,除了比较热门的新闻学,设计类专业等等,要数冷门的就是考古系和殡葬系了。

考古系好歹还有十余人,殡葬系只有四个人,这惨淡数字足以证明这两个专业多冷门。

要说这西大也是奇葩,其他学校都恨不得把殡葬专业从专科中除去,只有西大不嫌晦气。

这专业也是今年才开设的,根据其他学校来看,这类专业学生就业非常容易,且高薪。

陆窈就是新闻系的,今年的元旦晚会落到了他们专业里头,个个都愁眉苦脸的,不过还好班级里有人是学生会的,也就慢慢组织了起来,但陆窈懒啊,她不想搞这些,偷偷摸摸地回宿舍打游戏了。

等到晚上六点半活动开始的时候,陆窈才慢悠悠地从食堂出来,苏小小一见到她,吓得赶紧拉她到大树下说悄悄话。

“陆窈,你完了!会长生气中,说咱们班有人偷懒!”

“有啥可生气的。”陆窈不以为意,“他们学生会不就是想偷懒,才把这个任务扔到我们头上吗?我们都还没生气,他生啥气。”

说起那个学生会会长,西大的人其实都有一股气,别以为像一样学生会会长是个帅气高冷的校草,西大这个会长帅是帅,但完全是个暴脾气啊!

他是怎么统治这个学生会,并且从大一到大三,一统三年呢,首先是强硬的后台,他老爹就是副校长,你说后台硬不硬,其次本身脾气暴躁,一言不合就来打那种!打起来连亲妈都不认!

不过好在一点就是,这厮没打过女人,据说有一次校花惹到他了,咱们的这个学生会会长一脚踹到了校花旁边的花坛上,瓷砖碎了,校花吓得当场晕了过去。由此可见,其有多暴躁。

经历以上种种事迹,可见其会长对众学生的影响力,就论苏小小来说都快吓死了,陆窈是不在,她可是全程看着那个会长黑着一张脸点名,发现有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