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5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58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您说您说,我一定改!”

西顾:“一错在没事躲为师,二错在偷练小号……”

听到这等错,陆窈也是无言以对,她只能捂着胸口,一副认命的样子:“三呢?”

“三嘛……”西顾说着,故意顿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看了前方一眼:“三错在你不该跟时鸣那个人有所接触。”

这也被知道了?陆窈只想说,师父你神了!然而她不敢,她只能很怂的说:“好的,我知道错了师父。”

西顾并没有因此放过她,仍是把血抽干,又让白兔给她满血,来来回回好几次,总算把陆窈折磨够了,才放她离开。

离开之前,西顾还告诫了陆窈一番话:“游戏就是隔着一层数据,相当于每个人都带有面具,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秒藏的是什么心思。”

陆窈就带着这段话,忐忑不安地去找了时鸣,她练小号的事既然被西顾他们发现了,也就没必要躲躲藏藏了,所以她直接用自己的号去找时鸣。

结果刚去到,陆窈就后悔了。

正文 第114章:一箭shè死你

时鸣在红木林里被几个霸天势力的人围攻,这个势力自从上次跟西顾他们打打打以后,却莫名其妙地化解了恩怨,好像是他们请来的某个管理跟西顾认识,说当年西顾帮了他许多,给个面子什么的,于是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霸天的人虽然跟西顾他们化解了恩怨,也答应了不会再打花开势力的人,但是如果自己主动撞上门的可就不一定了。

虽然陆窈没打算上门,但是时鸣喊了她一声:“月出。”

然后霸天势力的人就把视线转过来了,其中一个天机凶神恶煞地说:“别多管闲事,别以为我们不敢杀你。”

陆窈吓得直摇头:“不不不,我不管。”

时鸣却趁机叫道:“小月出,前几天你还说为我出头呢?说什么要把所有欺负我的人给打回老家,你要食言了吗?”

陆窈顿时冷汗涟涟,她确实有跟时鸣说过这番话,但那是在小号上啊?时鸣是怎么知道月出是她的?

她没来得及多想,霸天势力那几个好事的人已经雄赳赳气昂昂地朝她走来,看着几个红名向她跑来,陆窈一哆嗦赶紧点了隐身。

因为几个人没太虚羽毛,所以不能反隐,几人以为陆窈跑了就没再追着她了,而是继续准备去杀时鸣。

然而他们都忘了,时鸣是个羽毛啊,能反隐,然后陆窈就看见他朝自己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喊:“我知道你还在,快帮帮我吧!”

你要知道,女孩子最大问题是什么?心软!

之前跟时鸣相处了几天,陆窈觉得他并不坏,相反还有点可怜,加上此刻时鸣是个空号,怎么看都像是是弱小的一方!

然后陆窈就出手,你以为她是会傻乎乎地大打出手吗?nonono!实际上,她只是点了一个技能魍魉专有的解体卷,简称自bào。

于是只听见“砰”地一声,陆窈出现了在霸天势力几个人面前,然而是具尸体模样,几人看着她尸体哈哈大笑:“一个小号也想zhà死我们?笑死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装备~”

陆窈zhà的那点血,简直就像棉花打在身上一样,一点也不疼。

然而下一刻,几个人却被时鸣的一幕给惊呆了,不知何时,时鸣的一身破烂新手装已经换回了他原来满钻大翅膀的极品装备。

他翱翔于半空之上,手持天羽星河落,身后那双象征睥睨天下的黑翅膀一张一合,只见他一边缓缓拉开弓箭,一边说:“你可以试试看我能不能一箭shè死你?”

语毕,弓起箭落,一道夜狼迅速带走了最先开口的那个人,其他剩下的几个也被时鸣几招给秒掉了。

不多时,红木林已经躺满了尸体,唯一活着的那人,仍是笑眯眯地提着弓箭:“还要起来试试吗?”

霸天势力那几人却起了内讧。

“我靠,你不是说他拆号了吗?”

“据说是这样的,难道是骗人的?”

“据说你妹啊,还打不打?”

“打你妹啊,快滚!”

于是几具尸体灰溜溜地消失了。

唯有陆窈还继续躺尸着……

“不起来?”时鸣问。

陆窈:“没钱复活。”

时鸣:“你师父没给你钱吗?”

陆窈:“他因为我跟你玩生气了,所以不给我零花钱了。”

时鸣:“好像上次你陪我聊天我没给你钱呢?”

陆窈:“是哦,快!”

时鸣:“尸体能jiāo易吗?”

陆窈:“不能!”

刚说完,她迅速复活到附近神石。

正文 第115章:十个女徒八个媳fù

时鸣给陆窈jiāo易了一大笔钱,2800金,这滚烫的数目吓得陆窈不敢接。

陆窈:“怎么这么多?”

时鸣:“我全身只剩下这点了。”

陆窈:“那我更不能要了!”

时鸣:“好吧,我不给你了。”

陆窈:“……”

结果时鸣真的一金都不给她了,这真是一件令人难过的事。早知道会这样,还要什么矜持原则啊!

然而这世上没有后悔yào,陆窈只能含泪看着时鸣把钱收回去了。

“怎么,后悔了?”时鸣笑道。

陆窈赶紧摆手:“不不不,我不会收不义之财的。”

时鸣:“不义之财?”

陆窈:“说错了,我不会要天降横财的。”

时鸣:“你想要,我还不给你了。”

陆窈:“……”

说着说着,陆窈忽然想起一件事:“你是怎么知道月出是我的?”

时鸣只是轻轻一笑:“你说你师父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我师父?他很有名吗?”对于西顾的印象,陆窈只停留在当初沈亦疯狂追求他,还被誉为“大荒第一美人”的印象里。

时鸣没有回答,反倒是问了一句奇怪的问题:“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这个大荒最不缺有故事的人?”

陆窈如实摇头:“没有。”

她只是顿了一下,又说:“但我碰见过许多有故事的人,比如你。”

“呵~”时鸣只是轻笑,忽然下一刻,翻身上马。

那是一匹黑色的马,模样跟西顾的白马差不多,只不过白马叫策马扬鞭,黑马叫奋蹄扬鬃,很多人都比较喜欢白马,少数人才会喜欢暗黑系的马。

这种马坐骑有个特点就是,双人坐的时候,会有互动动作,看起来比较亲密,是汉子撩妹好技术。

当陆窈坐上去的时候,她就后悔了,这耳鬓厮磨的模样要不要太撩人?

“能放我下来吗?”陆窈刚说完,就见时鸣一扯马绳,黑马嘶鸣一声,展翅高飞。

这猝不及防地,吓得陆窈赶紧缩在时鸣怀里,再看脚下,那一片秋色红木已经离她越来越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