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5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50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陆窈哦了一声,忽然想到一个新名词:“所以你跟小纶一样是人妖对吗?”

“噗……”又是一声突兀的笑声,转瞬即逝,像是刻意有人掩盖着什么。

陆窈刚觉得奇怪,忽然听见刚进YY那个男声说道:“凉风,你真的想知道他去哪了吗?”

这个人应该就是游戏里的云麓君,声音也就是一般般,但可能是他心情不好的原因,声色很低沉,显得有些严肃,刚刚被陆窈闹的乌龙气氛就这样被冲散了。

凉风沉默了一下,忽然说:“嗯。”

然后云麓君也是沉默了很久,最后说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一年前,他出车祸过世了。”

正文 第97章 凉风起天末

显然一时没人能相信,所以凉风在震惊之后就是愤怒:“他编的谎言还不够吗?现在连生死都敢编出来了!”

说完之后,就听见在凉风那边起身的声音,以及杯子磕磕碰碰发出的响声。

估计是被气到了,起身去倒水喝,压火。

这个信息量太大,陆窈也在慢慢消耗,可是云麓君仿佛嫌闹得还不够大,继续说:“你不信可以打电话过去问。”

凉风没有回话,不过陆窈听见了按键的声音,接着好像是为了故意证明他是骗人的一样,凉风还开了扩音。

响了两声过后,果然有人接了。

“您好,找哪位?”

“天末在吗?”

那边沉默了一会,说:“我是他妈妈,天末一年前车祸去世了。”

YY里顿时一片寂静。

说不清过了多久,凉风那边终于传来那边声响,先是放下手机的声音,接着不知道她踢到了什么东西,转瞬即逝,然后安静了两三秒那样,一记撕心裂肺的哭声忽然透过耳麦传来。

那一刻,说不清是什么感觉在陆窈心中蔓延开来,她默默点上了右上角的退出频道,再回到游戏界面时,她看见那个叫凉风的弈剑还是刚开始的那个模样,那个云麓君还在一旁静静陪着他。

突然间,她感到了一种生死殊途的悲哀。

后来那一整个下午,陆窈都在听故事中度过了。

凉风初时还是一个女号,她遇那个人的时候正是她最懵懂无知的时候。

天末一开始也是个弈剑,还是门派大师兄,见到凉风在门派满脸呆萌的问加什么潜能点,其他人便恶搞告诉她错误的点。

天末看不出下去了,就出来告诉了她正确的加点方式,那会门派里的人都在大师兄大师兄的喊着他,这对刚进大荒的凉风来说一切都很新奇。

她开始跟着天末行走大荒,一开始她的确是想拜天末为师的,奈何天末不肯收她为徒,说嫌教徒弟麻烦,虽然这样说但他很用心地教凉风东西。

虽然西顾名义上是凉风的师父,其实大多数时候都是天末在教凉风,于是导致了凉风以至于现在依然对西顾心怀不满。

后来啊,凉风就这样喜欢上了天末,但天末从没说过喜欢她,他总是用恰到好处的温柔隔离她,给了她一层看得到却触摸不到的空间。

套用现在的话来说,天末就是一个渣男,后来出现了一个白富美姑娘,那个姑娘一眼就看上了天末。

还保证天末跟她在一起,就给他买一个极品号。

于是天末就卖掉了他的弈剑,换了一个云麓号,还娶了那个白富美姑娘。

那个时候的天末可谓是游戏赢家,既得了美人,又有了极品号,可对于凉风来说却像一场天大的灾难,她把自己变了xìng,离开了他所在的服务器。

这些年,她总是孤单的玩着,却从没有忘记过那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子。

凉风也想过会再见到他,却不曾想过,会是如今这种结果。

最后云麓君离开的时候,还给凉风留下了一句话。

“当年你走的时候,他给你留了一句话,可你一直没有看到。”

“什么话?”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在那之后,陆窈再也没见过这位名义上是师兄其实是妹子的凉风,从其他人口中,她听说凉风去了天末的老家,去探望天末的母亲。

听说,她是想以另一种方式去延续他们的那份感情。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意如何?

我喜欢你啊!

但是,他再也听不到了。

正文 第98章 陆简的到来

又是一天周五,毕竟大学生活都是悠闲悠闲的,特别是陆窈这专业更是闲得要命,一周就那么三四节课,纯属在混日子度过。

不过第一个学期除了周末以外,早上都要去签到的,即使没课也要去,陆窈直接就是牙没刷,穿着棉拖吧唧吧唧地出去了。

签完到又爬回寝室睡觉,话说自从崔丽丽跟杨映约会以后,大多数时间都在外面,对于寝室简直是三路家门而不入那种感觉了。

基本上来说,这个寝室纯属由陆窈一个人在霸占,于是她再也不用担心半夜吵到舍友,经常玩游戏到半夜三更,当然话说回来西顾肯定会催她去睡觉,所以陆窈机智地去玩了小号。

她的小号是一个羽毛,嗯,羽毛是天下3里一个叫翎羽山庄的职业,手拿弓箭,属于远攻类型。

因为翎羽这个职业,拿的弓箭是很多羽毛,时装还是很多羽毛,于是玩家统一把这职业简称羽毛,其实这样更可爱不是吗?

说起玩了羽毛以后,陆窈发现她手残的毛病更厉害了,羽毛这个职业吧,腿长,跑得飞溜那种,特别是上了状态,跑得更快,很多冰心nǎi妈都不愿nǎi羽毛,因为腿短啊哈哈!

陆窈的羽毛叫二狗子,她一定是脑抽了,想不到名字了,才会叫了这样一个土肥圆的名字。

先不说陆窈的这个土肥圆名字了,因为突然有人来敲寝室门了。

“请进。”陆窈噼里啪啦在打键盘着。

然后门口就被推开,先是一道冷风吹来,陆窈一哆嗦,下意识抬头一看,就见同班的苏小小站在门外,她那小小的身子与身后站的人身高成了鲜明对比。

“陆简!”她一惊吓,直接喊了对方的名字。

门外面容娟秀的少年,听见也不生气,微微一笑,绕过苏小小迈着长腿走了进来,顺带将手中的袋子放到了桌上。

陆简没理陆窈,反倒转头对苏小小道:“谢谢你,同学。”

苏小小脸一红,羞得说不出半句话来,赶紧关了门跑路,所以压根也没注意到陆窈求救的眼神。

门关了,陆窈更慌了,她想起身跑去拉门,结果陆简大步一迈,直接挡在了门前,吓得陆窈生生止住了步伐。

陆简一直没吭声,面无表情地盯着陆窈,慢慢地,他逐渐展开一抹温柔的笑,连声音也是非常柔和地:“阿窈,过来啊。”

不同于以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