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4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40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伪装得这样好!

而且陆窈说起刚刚黑暗中的事还是心有余悸,她说:“周则安,你知道吗?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

周则安安慰了她几下,最后又哄着她睡觉,入睡前,他还十分严肃地嘱咐她:“以后不要随便跟陆简独处。”

陆窈连连点头,不用他说,经过那事后,她今后打死都不敢跟陆简独处了。

正文 第77章 吃早餐

第二天鸡鸣,陆窈就醒了,更让她觉得诡异的是,这大早上的周则安居然不在房内。

不过他背包还在,人肯定也没走啦!

陆窈赶紧爬起来,去卫生间刷牙洗脸,之后又速度回房换衣服,睡衣裤就被她扔进洗衣机里去了。

反正郑秀兰下午会回家,一般衣服都是由她洗晒的,所以也不要责怪陆窈大小姐不懂事了,毕竟这么多年的习惯一时难以改变,陆窈也没懂事到那种地步了。

不过陆窈还是很喜欢她那条裙子的,喏,你肯定又要问哪条了吧?忘了就回去翻第五十六章吧!

毕竟现在还是十月份,天气还是挺热的,一条裙子估计一个上午就能晒干了吧!

于是陆窈从一堆脏衣服中挑出自己的裙子,跑去卫生间手洗了一下,就拿去阳台晒了。

阳台上仅仅挂着她的两件小可爱,在阳光下晃呀晃,她想起了昨晚的尴尬事件,由于自身太害怕是周则安帮她拿去晒了!

哎呀呀,真的是光想想就脸红了!

陆窈赶紧晒好了裙子,又把小可爱收了拿回去塞进行李箱,这才开始整理带回来的东西。

讲真,这点女孩子真的比男孩子麻烦多了,看人家周则安就单单背了一个背包,带个轻薄笔记本和一套衣服就够了。

再看看陆窈这个小行李箱,也别小瞧它,别看外表精致小巧,实则陆窈往里装了很多铃铃铛铛的东西。

绝对不是女孩子的化妆品和护肤品什么的,如果周则安在这看到绝对能吐血,陆窈行李箱装的都是一些小玩具,她把几件需要的衣服装好后,又开始摆弄自己的玩具,整个房间就是玩具商店一样。

这点陆离也不止一次揪着陆窈鼻子骂,说:“你出去别说是我妹!都十几岁的人了还这么幼稚!我要扔掉这些丢脸的东西!”

陆窈这个时候就会无耻地抱着陆离大腿卖萌:“哥,哥,别这样,这玩具可以留给你以后的孩子啊!这样不就省下很多钱了吗?”

陆离也是无言以对,他这妹妹啥都不好,偏偏最离谱的居然有玩具收藏癖,这太可怕了好吗?

你见过一个十几岁的大姑娘蹲在玩具店里,跟一群五六岁的小朋友抢一个销量版玩具吗?

反正陆离就见过,还不止一次!

陆窈这个毛病估计一时半会是改不掉了。

整理好玩具,陆窈就下楼去了,因为郑秀兰不在家,所以估计早餐要自己解决。

一大早的,人都不知道去哪了,陆窈也怕碰见陆简,一路上战战兢兢的,结果等她出了大门还是没发现有人,感情两人都不在家啊!

梨园村有个篮球场,也在老人社区不远处,近些年农村发展建设,大大小小的村里都弄了一些健身器材,就在篮球场附近,许多户人家也在那开了小商店,摆摊啊,卖些小孩子吃的玩的东西。

而且,梨园村有个食物是陆窈最喜欢吃的,那就是糯米糍,是一户姓刘的人家做的,以前是刘nǎinǎi,卖的五毛钱两个,后来发展到她儿子变成了五毛钱一个,不过依然阻止不了村里孩子们对糯米糍的喜爱。

陆窈也算是吃着这个长大的,她打算去看看还有没有卖。

正文 第78章 打架

篮球场并不远,陆窈只走了几分钟,路程就到了,大早上的也没什么人,陆窈瞅了两眼见没啥好吃的,只好去一个小商店买了桶泡面,准备回去泡面吃。

谁知刚要jiāo钱,就听见有人喊她小时候的昵称:“包子妹,快去看你二哥和一个帅小伙打起来了!”

这个喊她包子妹的不是别人,正是小时候也欺负过她的小霸王杜子乐,因为陆窈小时候的脸长得圆滚滚的,像个包子一样,捏起来软软的,于是就被安了这么一个称呼!

要说陆窈才不关心陆简呢,但另一个帅小伙还能有谁啊,肯定是周则安啊!

于是乎,陆窈问:“是一个高高瘦瘦穿着黑色上衣的美少年吗?”

杜子乐:“是吧!”

然后陆窈嗖的就跑了,泡面也不要了,杜子乐追在她身后叫嚷着:“跑那么快,你知道他们在哪吗?”

陆简和周则安打起来了,就在老人社区外的一处墙角,一堆人围观,却没人上前阻拦。

据说周则安一大早就来看周爷爷了,结果陆简也来了,就说了句:“百善孝为先。”

这意思是责怪周则安这几年都不回来看周爷爷,要知道,人老了最需要的不是物质而是子女儿孙的陪伴啊!

陆简替周爷爷感到不甘,但周则安却说了一句:“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就别乱说!”

接着就是陆简冷冷一笑,然后二人一言不合就开打了。

周则安也不知哪来怒火,对着陆简下手一点也不留情,陆简一直还不了手,只能挡脸,结果还是被周则安打得鼻青脸肿的。

最后陆窈来了,冲进去,拉起坐在陆简身上的周则安,并大喊:“你疯了吗?”

周则安似乎才清醒过来,看着陆简身上的伤,却一点也不愧疚,陆简鼻子嘴巴都流着血,这个看上去一向高贵优雅的少年,此刻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他也来不及跟他们计较什么,而是迅速跑回家里去了。

见此,围观的人群散落,跟随来的杜子乐却没有走,他看着周则安哈哈大笑,十分赞赏地说:“打得好,老子早就看那臭小子不顺眼了!”

说完他又好奇往老人社区看了一眼:“不过,里面的老人跟你什么关系啊?”

陆窈狠狠地剜了他一眼,示意他别问了,杜子乐却甚不在意,反而还好兄弟般地将手搭在周则安肩上:“嘿美少年!说句话啊!我怎么瞧得你有些眼熟呢?咱们是不是见过啊?”

周则安先是不做声地看了他一眼,随后侧身远离杜子乐的搭肩,并说:“我是周则安。”

“周......”杜子乐先是说了一个字,忽然想起了什么,不由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啊!”

要说杜子乐这人呢,长得不丑,就是爱搞了点,小学时,他没少欺负人,说来也怪,他不怕爸妈,不怕老师,唯独就怕陆离,原因陆离把他揍了一顿,并扬言以后不准欺负他弟弟妹妹!

虽然后来陆简和陆窈没再受过杜子乐欺负,但也没少见他欺负别人,杜子乐谁都不怕,高年级的还被他打哭过,要说这梨园村里他也只服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