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3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38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再说什么,他都是眼神呆滞无光的样子。

后来三人离开老人社区的时候,陆简说周爷爷年纪越来越大,记xìng也越来越不好,能一时想起周则安也是不错的了。

没有人去问周则安为什么这些年不回来,也没有人去追求他孝为不孝的缘故,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

只是为旁人所不知。

正文 第73章 红薯汤

从老人社区出来,周则安说要回家看看,陆窈就打算和他一起,陆简也不阻拦,只是说记得回来喝红薯汤。

路上路过一片小池塘的时候,陆窈指着一处兴奋的大叫:“周则安,你看,那颗小柳树长大了!”

伴着陆窈的惊呼,周则安随之望去,便见池塘边上一颗垂柳绿意盎然,枝叶茂盛,树干已经有一个人腿那么粗。

“你记不记得那时候,你和哥都说它要死要死啦,我不信,每天就拿水来浇灌,后来时间久了我也忘了,没想到后来它自己真的长大了。”

陆窈一边叨叨念念,一边向垂柳走去,她似乎想摸摸那根垂下去的枝干,脚底却噌地踩空了,整个人就摔进了池塘中。

好在池塘的水不深,只淹到腰部,不过一身泥污还是让她浑身都脏透了。

等她爬上岸的时候,完全成了一个泥人儿,周则安原本抑郁的心情似乎因为这一下变好了,他一笑,陆窈就感觉周围像是春暖花开一样美好,紧张的心也放松了下来。

她察觉得到,周则安对这个地方是有抗拒心理的,自从回到槐清镇,他愈发的沉默,比起在学校时还要不开心,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可既然是她要求他回来的,那么他的不开心也是记在她帐上。

不过好在此刻仿佛一切都变好了,所以在去到老房子,看见被拆迁得所剩无几的时候,周则安也没有怎么难过。

他只是扯了扯自己的背包:“我回镇上去了。”

因为周则安在梨园村根本没有什么亲戚,唯一的爷爷也住在了老人社区,他当然得回镇上住晚宾馆了。

陆窈才不要嘞,她拦住他:“好不容易才回来,你跟我回大伯家住呗,明天再一起回学校。”

周则安想了想,也就同意了。

然后两人开始往陆家走去,结果看到陆窈脏兮兮的回来,郑秀兰哭笑不得,念叨了一番这才跟周则安寒暄起来。

毕竟是从小在梨园村长大的,而且周则安和陆离是特别铁的哥们,双方家长也是很熟,这些年周爷爷的赡养费就是转jiāo到陆家手上,理应上来说,周爷爷差不多是陆家在帮忙照顾,当然不会对周则安有外嫌之疑。

周则安也是个会说话的,常常把郑秀兰逗的大笑,最后郑秀兰还对着周则安说:“陆离从小就野,只有你治得住他,如果陆离是个女孩儿,你们感情又这么好,你就能成我女婿了。”

估计陆离听到会吐血,没想到他老妈会,想把他嫁给周则安……哈哈哈。

正巧陆窈端着热乎乎的红薯汤出来,听到这话顿时吓了一跳:“大婶!你要把谁嫁给周则安?”

郑秀兰假装不高兴了:“窈窈,都这么大孩子了,怎么还这么没礼貌。”

陆窈撇嘴:“他又没比我大几岁,我跟朋友之间不都这么称呼的嘛?”

然而被两个女人的周则安一点也不介意,他只是上前接过陆窈的碗,顺口说:“你自己再去勺一碗吧!”然后就吧唧吧唧吃起来。

陆窈目瞪口呆,半句话说不出口,直到郑秀兰喊她:“窈窈去吧,这碗就给则安了。”

如此,陆窈只能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看着周则安细嚼慢咽地喝着她的那碗红薯汤。

天啦噜,她刚刚可是用过那勺子的!

正文 第74章 夜寐

临近傍晚的时候,陆添丁总算从镇上回来了,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是坐着二丫他叔的车一辆拖拉机回来的。

郑秀兰早早煮好了饭,因为是村里人,没怎么讲究,索xìng一个打火锅就接近解决了一切,想吃的就放到锅里滚一滚,总之晚餐就这么解决了。

吃晚饭的时候,陆添丁和郑秀兰都很开心,大概是家里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因为孩子大了都去外地上学了,而陆简也只有周末才会回家,因为陆窈和周则安的存在,一家人吃顿饭足足用了两个小时。

七点后,陆添丁收拾两下东西,就准备回镇上去了,因为百货商店到晚上才关门,而且什么财物安全都得有人守着才行,所以一般夫妻俩都是住在仓库,很少在家里过夜的。

本来考虑着几个孩子回来了,陆添丁不忍心让郑秀兰继续跟着自己去镇上,但郑秀兰却说如果自己不去,他第二天的早餐肯定是随便解决的,她不放心非得要跟着。

陆添丁无奈,只好让郑秀兰跟上了,临走的时候,他还叮嘱着陆窈说:“窈窈,有什么需要找你二哥,没钱来镇上找大伯。”

陆窈连连点头,最后在郑秀兰的催促声中,陆添丁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家,他们开的是陆窈白天骑的那辆小绵羊,郑秀兰坐在后座,头靠在陆添丁背上。

两个明明加起来将近一百岁的中年人,结婚多年,可亲昵程度一点也不少于现在的年轻男女。

陆窈一直目送着二人远去,不由自主感叹了一句:“大伯大婶真恩爱。”

周则安听到这句话,只是瞥了她一眼,然后默不作声地往陆离房间走去,因为其他房间没怎么装置,所以他只能睡陆离现成的卧房了。

陆简倒是看着陆窈笑,说:“窈窈思春了啊!”

陆窈一抖擞,嗖地也窜到楼上去了。

二楼和三楼都有独立的洗浴间,一楼只有一个小卫生间,因为陆窈的房间在三楼,所以她肯定是要在三楼洗澡。

然而三楼被周则安霸占了,而陆窈可能由于晚餐喝多了可乐,憋得那个尿急,最后也不想等周则安出来了,直接抱着衣服窜到二楼洗浴间。

开始陆窈其实有些慌的,因为二楼只有一间卧房,就是陆添丁夫fù的住处,然而两人都不在,自然安静得诡异,而且陆简晚饭后就不知窜到哪个角落去了,如果不是知道三楼还有个周则安,估计陆窈已经胆小得逃出房子里了。

陆窈开开心心的哼着小曲儿沐浴出来后,顺带洗了贴身小可爱,就把脏衣服扔洗衣机去了。

她准备把小可爱拿去三楼晒,的时候,就关了二楼的灯,准备上楼去,忽然一只手不知从哪伸来,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接着陆窈感觉身体一阵旋转,她已经被人压着肩膀被靠在墙上,而压着她的那人是陆简!

别问为什么关了灯陆窈还认得出,因为有月光啊,而且陆窈对陆简的害怕已经成了本能,只要一被他触碰全身就会发抖不停。

陆简本来是两只手压着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