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3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37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窈道:“好,窈窈?”

陆窈又是一阵头皮发麻,说真的,她是打心底不想跟她这位二哥接触。

她对他总是有些莫名的抗拒。

但是长辈在面前,她也不好意思反驳啊,只能小声地应了句:“二哥,走吧。”

两人便一前一后出了门。

老人社区建在梨园村的村尾,从陆简家这边绕过去需要一定距离,陆窈这时候才想起找周则安,都怪她回来太兴奋,一时便忘了这茬事。

想着她赶忙掏出了手机打电话过去,不一会便接通了。

“周则安,你在哪?”

“我到了。”

“到哪了?”

“门口……”他似乎迟疑着什么:“我……你过来吗?”

“我马上过去,你等我。”

“好的。”像是松了口气,周则安的语气愉悦起来。

正文 第71章 害怕

陆窈挂完电话的时候,就发现陆简一直盯着自己,他明明看着是在笑,可一双眼却无半点笑意,反而冰冷得有些吓人。

陆窈生生吓了一跳,心跳起伏不平,陆简似乎感受她的紧张,神色一下子柔和了下来:“窈窈,刚刚是谁啊?”

“周、周则安。”尽管他语气平和,陆窈还是很紧张,她很怕跟他独处。

看得出陆窈的退缩,陆简只是在听到名字后,微微皱了一下眉,随后又笑开来,他特地前进了一步让人更缩了。

“你貌似很怕我?”他说。

陆窈先是点头,随后又摇头,最后又点头,又摇头,结果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了。

陆简又凑低了脸,他明明跟她一样的年纪,个头却比她高,所以他站着的时候是俯视她的,他低下头,就有些压迫袭来。

“你怕我什么呢?”他问得很轻柔,陆窈却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她猛地推开他。

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陆窈也来不及道歉,她急急忙忙留下一句:“二哥我先走了。”

不等陆简回话,陆窈已经飞奔出去,陆简轻笑一声,也在她身后慢慢跟上。

周则安早已在社区门口等候多时,他靠着墙站,身影被日光拉得斜长,却有一种别致画面美感。

陆窈一看到心就扑扑跳,跟刚刚被吓到的不一样,她是一瞬间的放松下来那种,之后又有些害羞,从小陆窈一直觉得,只要有周则安在的地方,一切都不是问题。

或许是小时候,他背过她很多次的原因吧。

“周则安,你怎么不进去?”恢复了心情后,陆窈笑眯眯地上前。

“你来了。”周则安只是抬眼看了一下她,又垂眸沉思。

说真的,周则安的五官绝对不是特别出众的那种,鼻梁微挺不直,唇薄无色,肌肤是透明白,细看就能看见青筋血管,眼睛也毫无什么特色可言,可他却拥有一双浓密的长睫毛,睁眼闭眼的时候,就像两瓣蝴蝶的翅膀在煽动,优美动人。

而且,周则安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就算他故意隐在人群中,依然能够让人一眼认出来,明明不是最好看的容颜,却总是让人过目难忘。

所以这也是他西大很受女生欢迎的原因之一。

陆窈虽说有很多“情敌”,但她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从小到大周则安都没jiāo过女朋友,相比她那相貌平平却从小早恋的堂哥陆离来,周则安真的是好太多了。

现在陆窈就看着他那对睫翼看痴了,直到陆简到来的时候,她依然处于花痴状态,还是周则安最先反应过来。

“陆简。”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尽管已经四年不见,周则安还是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

陆简温和道:“则安哥。”

周则安点点头,表示回应,打算叫陆窈,却见她看着自己发呆,忍不住翻了下眼皮。

陆简跟着笑:“窈窈啊,在想什么呢?”

被他声音冷不丁惊醒的陆窈吓了一跳,立马反应过来躲到了周则安身后。

“躲什么?”周则安有些莫名其妙。

陆窈摇摇头,没回答。

陆简只是看着他们一笑,说:“进去吧。”

正文 第72章 爷爷

虽说社区里住的都是些孤寡老人,但因为社区活动范围做得够大,也有其他老人来坐在一起聊天搓麻将,时不时还会看看见年轻人和笑嘻嘻的小孩子。

因为考虑到有些老人不能自己自理,村委会也出了些钱聘了一些护工来照料老人。

陆简只是闲时就会来看看周爷爷,跟他说说话,结果一来二去周爷爷就只认得陆简一人了,一见到陆简就只会对着他笑,反倒是义工都不怎么理会。

周爷爷在几年前就有了老年痴呆症,前两年还能说两句话,后两年几乎半个字都说不出了,看到喜欢的人就会傻兮兮的笑,不认识的人就冷漠呆滞。

所以就算他的亲孙子周则安站在他面前,他也不认得,而是看着旁边的陆简笑。

陆窈只好上前在他眼前晃手,说:“爷爷,记得我吗?我是窈窈!”

周爷爷先是没理会,后来可能察觉了陆窈挡了视线,才慢慢把目光对向她。陆窈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周爷爷才吧唧吧唧地喃了两句,虽然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陆窈知道他在喊窈窈。

她赶紧把周则安扯过来,继续说:“爷爷你看,是周则安,他是你最疼爱的孙儿啊!”

周爷爷先是迷茫地看了周则安一眼,眼神呆滞,忽然不知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他伸出手去,一遍遍地喊着:“孙……孙……”

这一次,周爷爷总算吐字清晰了,可他也只说出了一个字,不过却不妨碍他们的jiāo流。

他看着周则安,不知想起了什么往事,渐渐的眼神悲凉。

而周则安,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只是攥着拳头站在周爷爷面前,眉心微皱,唇瓣紧抿着,不知在做什么内心挣扎。

陆窈觉得很奇怪,她察觉到周则安的紧绷,却又知道不是该出声的机会,只能悄悄地抓住他的手臂,一手在他背后轻轻拍打,似乎这样能给他一点慰籍。

周则安却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一样,一点也感应不到周围,倒是陆简发现她的动作,别有深意地看了陆窈一下。

只是一下又把陆窈吓坏了,手上没注意,就把周则安的后背紧拽了一下,于是周则安也醒神了过来。

他神色莫名地看了兄妹俩人,随即把视线转向周爷爷,在周爷爷期盼的目光中,他唤了一声:“爷爷。”

只是那一刹那,周爷爷的眼泪就控制不住地流出来,他伸着手,一遍遍地喊着:“孙……孙……孙……”

周则安走近,蹲下来,任着周爷爷轻轻摸着他的头,这似乎让他想起了小时候一家生活的场景。

只是让人惋惜的是,只是很快周爷爷又忘记了事,不管后来周则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