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3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35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连连看,觉得无聊,又打开天天酷跑,忽然发现好像也没什么好玩,又去玩了奇迹暖暖,她就这样换了一款又一款游戏,还是觉得非常无聊,就想找周则安聊天,结果转头一看,周则安睡着了。

他好像很累,眉眼都带着疲惫。他睡着的样子少了清醒时带的寡淡高冷,使他看起来平易近人了不少。少年的五官清俊又好看,阳光从车窗中透过小小的缝隙洒下来,将他黑色的发丝照得金亮。

陆窈忍不住眨了眨眼,只觉少年如画,岁月静好,竟是这般不真实。

正文 第67章 周则安的父亲

八点多的时候,就到了W市,两人出了高铁站,就到对面汽车站买了两张大巴票。

等车期间,陆窈看了一下票钱,顿吓了一跳:“怎么又涨了?”

周则安面无表情地看她一眼:“是你出钱?”

陆窈讪讪一笑:“可是去年才十五块啊,现在就涨了一半。”

周则安没理会这个问题,而是看了看车道方,然后说:“车来了,走吧。”

陆窈咦了一下,忙拉起自己的小皮箱噔噔跑了过去。

陆窈老家是在一座叫槐清镇的一个叫梨园村的乡下,这些年国家发动农村改革,让不少乡村多多少少都有了一些发展,种地的农民就少了,像陆窈的大伯就在镇上开了一家百货商店,收入不错,也算是一般的小康之家了。

槐清镇是W市的古镇之一,并不是很有名,但也有一些特殊的传统习俗文化,也有一些著名的家氏族祠,每年四季也会有一些不少的游客来玩。

所以这大巴车上就坐了不少青年美女,因为是双人椅,陆窈就坐在里面方便睡得香,周则安则坐在过道边,因为不是空调车,所以一直就是开着窗的。

就因为风吹得太大了,周则安特地起身去关窗,结果却被旁边坐的男女误会了。

女的说:“看到没,这才是体贴男朋友的行为!学着点……”

男的点头哈腰:“是是是……”

后面女的又抱怨了两下,男的连连哄着,女的才破涕为笑。

可能是车程太无聊,男的开始跟周则安搭话:“嘿,兄弟,带女朋友来玩啊?我也是呢,订好酒店没?要不要一起搭个伴?”

他说了半天,周则安才意识到是跟自己说话,便抬头淡淡看了地方:“我是回家。”

“呃……”可能是周则安的冷淡让对方感到尴尬,寒暄了两句,便再无下言。

周则安也不在意,他转头看了一眼陆窈,见她还在睡,便把视线转到前方去了。

他们坐在第一排,除却司机的座位,轻而易举的就能看见了前方的景色。

八点多的早上,太阳早已爬到高顶,大路两旁植有一棵棵梧桐树,投下一片片的绿荫,除了偶尔疾驰而过的汽车,以及被突然惊飞的鸟儿,这里跟大城市相比,少了繁华却多了一丝宁静。

在周则安手中,则紧紧拽着一张发皱发黄的一寸黑白照,那是一个看上去跟周则安差不多的年轻男人,如果陆窈醒来能看到,就会发现照片中的男人其实就是周则安的亲生父亲,周一民。

周则安十六岁之前其实过得很清苦,他爸爸有一条腿是残的,不方便干活,就一直靠跟村里其他人在梨江上打鱼,卖鱼为生。

后来在周则安十五岁那年,周一民不慎失足落水身亡,至此他便成了孤儿,直到一年后,周则安的妈妈寻来,周则安就跟着他妈妈去到了大城市生活。

这一走,就是四年。

这是四年后,周则安第一次回来到这里。

其实那天陆窈问他为什么离开的话,他也想回答,可是他不能说,那是关于他身世的事,是关于他父母的事,那些秘密只适合藏在心底,他不能提。

周则安把照片抓得皱巴巴的,最后又慢慢展开,弄平,他在周一民的脸上慢慢摩搓着,神色复杂。

最后,他把照片塞回背包,靠回座椅上,薄唇轻启,喊出了那声多年没喊过的称呼:“爸爸……”

正文 第68章 电动车

睡得迷迷糊糊的陆窈听见身边有人喊了一声爸爸,觉得是错觉就嘟囔了一句:“你在说话吗?”

周则安说:“没有。”

她哦了一声,说:“我继续睡了,到了你喊我。”

“好。”

结果刚说完这字,就见大巴转了一下弯,就到了车站,司机师傅下了车,开门大声吆喝起来:“到了到了。大家快下车吧!”

陆窈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

因为她没醒的早,还得在收拾东西,所以明明坐在最靠近车门的他们却被人群堵到了最后。

陆窈忍不住抱怨一声:“到了你也不喊我!”

周则安略有歉意:“改变太多了,我不太认得。”

其实小时候,周则安他们没少到镇上的网吧来玩,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些地方早就变了不少,陆窈想到他好多年没回来,也就不怪他了。

“好了,我们先去找大伯吧!”等到最后人少了,陆窈忙兴冲冲地下了车。

陆窈从小就生活在槐清镇,在她看来,能回到老家总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陆窈的大伯叫陆添丁,开的百货商店就叫添丁超市,规模不大,却很火bào,这些年也陆陆续续请了几个人手在帮忙。

所以陆窈一来到,陆添丁看见了也闲得出来迎接她:“窈窈啊!”

“大伯!”陆窈开心地叫唤一声,就差点没扑到陆添丁怀里撒娇了,不过在长辈面前,陆窈总是表现很乖巧的。

添丁今年不过才四十八岁,却因为年轻时做活辛苦,现在头发已经花白,他接过陆窈的行李箱,一边念念叨叨:“哎哎!窈窈,你吃东西没有?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店里的东西垫垫肚子?”

“不用了大伯,我今天吃过早餐了,你怎么一个人在店里啊,大婶呢?”陆窈问道。

“你二哥今天也回家,你大婶回去做饭了。”陆添丁说。

“二哥?”陆窈惊讶地叫了一声,不安地看向旁边的周则安。

周则安正觉得莫名其妙,就见陆添丁也朝自己看来:“这孩子是?”

陆窈失笑:“大伯你这么快就认不出来了啊,这是周则安啊!”

“则安?”陆添丁念了一下名字,转惑为喜:“则安啊,好久不见了,都长这么大了啊!当年你妈妈来……”

不知道顾及到什么,陆添丁只说了一半就不说了:“好了,我晚点再回去。你们要先回村里就开那辆电动车回去吧。”

“那大伯你呢?”要知道虽然如今道路平坦,可从镇上走回村里也需要不少时间啊!

“放心吧丫头,村里二丫他叔运货去了,晚上我坐他车回去。”

“好吧,那我们先走了。”陆窈接过车钥匙,准备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