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34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一个问题:“沈亦,你这半个月去哪了?”

正文 第65章 东走

一说到这个,沈亦就悲愤了:“我姑妈她把我送去乡下半个月,说什么锻炼身体,其实是去养猪放牛了……”

众人:“……”

只有西顾说:“送得好。”

沈亦:“小顾顾,你不能这样对我啊!(大哭)”

西顾:“废话少说,你的小号记得每天打工,少一次就踢出去。”

沈亦:“哦。”

接着,西顾又让茕茕和白兔分别缴纳金子,再jiāo陆窈如何升级势力,如何设置管理,总之让陆窈感觉,西顾才是一个势力主,而她只是代理的……

不对,她本来就是代理的嘛!

弄完一切之后,西顾又开始鞭笞陆窈去忙,你说忙啥呢,当然是做任务了。

陆窈已经62级了,这不容易啊,然而雷泽的任务还没做完,以前西顾总是逼她下线睡觉,而今西顾说:“今晚做不完雷泽,你别想下线。”

悲催的陆窈只能默默撸任务去了。

快十点半的时候,她做完雷泽地区的任务,总算重新回到流云渡了,接着开始是坐船,去往东海。

不过陆窈马上停止了,因为毕竟西顾说了嘛,做完雷泽就好了,而且也升了63级,应该够了。

陆窈给师父发邮件:“师父,我做完了。”

西顾:“嗯,来江南老地方。”

老地方是哪大家都懂了,于是陆窈就去了苏堤,结果一来就看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场景。

沈亦上窜下跳在三个大美女中间,不停地说:“哎,别动,等等角度不对……”类似这样的话。

而让陆窈跌大眼的是,一向自制清高的西顾竟然也参与这些小把戏。

一见她来,就招手:“徒儿过来,跟为师合照。”

陆窈依言走过去,就见沈亦也挤过来:“小顾顾拍照怎么能没有我呢!”

西顾亮出了剑:“三声,走不走?”

沈亦大哭:“小顾顾别这样啊,女孩子不能这么凶的。”

虽然这样说,但沈亦还是被威胁到了,三步并一步的往后跳。

茕茕和白兔就乐了:“就说你丑吧!”

说完两人也想挤过去,结果也收到了西顾一样的对话:“三声……”

好吧,不待西顾说完,二人已经默默离开视线之内。

其他人走后,就剩下陆窈和西顾两人了,可陆窈却离得西顾两步远,西顾皱眉:“徒儿,过来点。”

陆窈移了一步。

西顾:“再过来点。”

陆窈移了半步。

西顾不爽了:“拍个照还扭扭捏捏,是不是不想和我拍照?”

陆窈最怕西顾发火了,赶紧承认错误:“不是不是的,只是师父你这样亲近让我有点慌……”

西顾:“……你又想多了。”

总之在各种磨磨蹭蹭下,单人照,双人,以及最后大合照才完成。

突然,陆窈想起一个问题很好奇:“师父,你和师叔们的名字合起来是不是‘茕茕白兔,东走西顾’的意思啊?”

西顾:“是的。”

陆窈:“那东走呢?”

这次西顾沉默了很久,才说:“我们也在等他回来。”

陆窈也跟着沉默了,或许她懂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等待的吧!

下线的时候,陆窈才想起来:“师父上次我拉你拍照你都不肯,这次沈亦回来了你却突然变了,好奇怪!”

西顾:“别乱想,我只是想趁着大家都在,留几张截图作纪念。”

原本只是无关紧要的一句话,却让陆窈沉思了好久,是啊,很多东西不抓紧恐怕就没了,游戏如此,现实又能如何?

想了很久的陆窈终于鼓起勇气发了一条信息给周则安:“我明天回老家,你要不要一起?”

想了想,绝对不对,又加了一条:“爷爷他……已经八十多岁了。”

没一会,周则安回她了,只有一个字:“好。”

正文 第66章 少年如画

周六早上,西大校内。

陆窈拎着一个小行李箱,在男生宿舍楼下,她今天特地穿了那天崔浩然给她买的那件连衣裙,小碎花发箍别开她的发丝,露出一张微圆却不显大的脸,一双杏仁眼睁得老大,像两颗黑珍珠,亮晶晶的。

她一直看着楼上,脸上毫不掩饰兴奋之意,这时候,手机却响了。

陆窈低头一看,来电显示是“爱老爸的老妈”!

接通之后,陆妈妈一向平静的声音就从手机另一头传来:“刚跟你大伯打电话,他说你今天要回老家?”

知道瞒不过了,陆窈只好承认:“是啊。”

陆妈妈也没有太生气,只是叹了声:“果然没养大的女儿就不惦记妈。”

随后又吩咐道:“那你路上注意点,一个女孩子家的,警惕xìng要强。”

“妈你不用担心……”正说着,陆窈看到周则安从楼上下来,赶紧道:“周则安也跟我回去呢!所以你放心吧!”

“周家那孩子?”陆妈妈声音有些惊讶,随即又平稳下来:“那好,没事就挂了吧!”

陆窈嗯嗯两声,准备挂电话,周则安却从她手中抢过手机。

“喂江阿姨,是我……”也不知他们说了什么,总之周则安挂电话前说的最后一句是:“好,我尽量。”

说完,就把手机还给了陆窈。

陆窈觉得奇怪,便问他:“我妈后面跟你说什么?”

周则安也没打算瞒她:“江阿姨让我打电话给陆离,让他有时间就回家……”

一说到这个,陆窈也就纳闷了,她那堂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考了大学就两年没回过家了,节假日的时候就说在外打工,没时间回。反正各种理由借口给他找,害得家里人好一阵子担心是不是进什么传销组织了,打了电话去学校一问,确认了人还在学校才放下心。

陆窈越想越觉得奇怪,她狐疑地看了眼周则安,说:“是不是你怂恿我哥不回去的?”

周则安看也没看她,拎着背包,迈着大长腿向校门走去,待陆窈气喘吁吁地追上来,他才漫不经心道:“关我什么事?”

陆窈:“……”

好吧,她再跟他多说一句话,她就……大不了多咬一颗棒棒糖咯。

陆窈的老家在W市一座城乡里,距离倒不是很远,就是坐车有点麻烦,要先从G市坐高铁到W市区后,再从W市坐大巴回去,过程大概两三个小时。

G市是国内比较发达的城市,很好打车,所以陆窈和周则安一出校门就上了一辆的士,十分钟就到了高铁站。

买好了票,进站,等车,上车,也不过是十来分钟的时间。

因为G市到W市还需要一定时间,陆窈就在靠在座椅上玩手机,周则安却在……睡觉。

陆窈玩了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