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3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31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不回来,别忘了明天早读要点名的!”陆窈一接电话就急迫大嘱:

谁知那边传来的是一个好听的低音pào嗓音:“不用担心,明天一早我会送她回去。”

我……我靠!陆窈生生被吓得心跳漏掉两拍,这声音简直就像海上巫女的歌声,引人沉沦。

她愣了半晌才有些不确定地问:“你是杨映?”

“嗯,是我。”杨映说。

陆窈还没能说什么又听杨映道:“你还真是可爱,我们不过才一天不见,就差点不记得了。”

可爱?变相说她呆蠢吧?不过杨映童鞋,你干嘛用这种勾引人的语气说话勒,陆窈才不会上钩呢!

她开门见山:“崔丽丽呢?你怎么接她电话。”

“丽丽在我这,你不用担心。”

不担心才有鬼嘞!陆窈肯定不放心啊:“你让她接个电话。”

杨映倒没拒绝:“好,等等。”

不一会就听见电话那头吱吱喳喳的杂音,然后就是崔丽丽的大嗓门:“哎呀陆窈你别担心啦,我在杨映玩得正开心呢!就这样啦,等我回去再说。”

说完就径直挂了电话,隐约间,还能听见杨映一声笑,像吉他弦声一样,低沉悦耳。

陆窈拿着手机呆愣了好久,才意识到崔丽丽为了男人挂了她电话。

真是太气人了好么?

陆窈气到最后游戏也不玩了,就爬上床去睡觉了,她一边翻来覆去,一边想:两兄妹真是一样讨厌,崔浩然自大轻狂,崔丽丽重色轻友,哼!

正文 第60章 拆号了

陆窈其实这两天一直刻意没上游戏,是因为那天小纶的故事给她的震撼太大,她很怕去面对势力解散的结局。

所以她坚持不去上游戏,没事就和崔丽丽唠嗑唠嗑,当然崔丽丽自从那天回来后,就跟发春了似的,整天在跟陆窈说杨映有多好多好简直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

当然,陆窈也顺便跟吐槽了她哥哥对自己的折磨,最后在崔丽丽一通电话想替室友找碴,又被她亲哥一句轻飘飘的“这个月零花钱不要了?”给打回来。

唉,可谓是摊上这样的哥哥也是一种罪。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周五那天晚上,一到周末崔丽丽就乐呵呵地跟陆窈说拜拜,就去找杨映玩去了,留下陆窈一人孤苦伶仃的在宿舍默哀……

陆窈一个人盯着电脑看了好久,最后还是鼓起勇气去打开了那个游戏界面。

更新之后,天下还是那个天下,月出还是那个月出,只是她名字旁已经没有了一个象征势力标志的金色“菊”字。

三步之内**花……真的就这么没了啊?

西顾依然在线,陆窈正战战兢兢地想着,用什么理由来解释这几天不上线的原因呢?

然而没待她解释,陆窈就收到了一个提示:您的好友西顾已下线。

下……下线了?

陆窈一脸郁闷地看着那个已经灰下去的头像,亏她还想解释呢!还有西顾这师父怎么当的,徒弟这么久不上线也不关心一下?

哎,人都下线,陆窈纵有一肚子话,也找不到人说了。

百般无奈的她只好打开了任务界面,打算去做任务,谁知道这时候收到了小纶的组队邀请。

陆窈并没有跟小纶加好友,所以她很好奇对方是怎么找到自己并组队的,不过后来陆窈就清楚了,明明可以搜索名字直接组队嘛!

组队后的第一件事,小纶就说:“你在哪?我来找你。”

陆窈看了看自己还站在苏堤上的角色,刚yù开口,小纶却像知道了她的地点,说:“换个地方吧,我在紫荆峰等你。”

紫荆峰是巴蜀地区最高的一座山峰,也是大荒玩家结义之地,花红柳绿,风景秀丽。

陆窈早就在不知何时已经开了紫荆峰的传送石,所以她寻路到苏堤神石后,就直接传送了过去。

小纶比她先到,站在边缘上等待,风吹来,将他衣摆吹得呼呼作响,在这满山的鲜花绿草中,这抹白衣独立突出,仿若这山上一道特殊的风景线。

陆窈一来,小纶就点了她jiāo易,然而陆窈点开的却是:上线十分钟禁止jiāo易。

陆窈:“还没到十分钟。”

小纶:“那等等吧。”

这一等,就等了足足七八分钟,过程也没有人说话,安静得诡异。

十分钟后,小纶给陆窈jiāo易了几件满钻装备,还有一大笔金子。

要说陆窈玩了也有半个多月了,不该懂的还不懂,该懂的也懂了,比如这几件满钻装备光一件就值好几百金好么,更别说他给了七八件。

陆窈很懵逼:“这是干嘛?”

小纶:“刚刚本来想给你师父的,她不肯要就下线了。”

于是就把这些东西扔到她手上了是吗?可陆窈什么都不会啊。

陆窈:“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说完她也点了小纶jiāo易,可他拒绝了。

“没关系。”他说,“留在我手上没用。”

陆窈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因为玩了这么多天,她也知道只要点击附近的人头像就能查看对方装备,所以她就点了小纶装备来看。

可这一看,她宁愿自己不看,小纶原本的号上,一件装备也没了,除了一把武器,还有他身上那套叫梨花先雪的白色时装,什么东西也没了。

“你……拆号了?”

正文 第61章 他们的结局

问出这话的时候,陆窈甚至察觉到自己的掌心在颤抖,如果上一次狐狸已成精拆号是无奈,这一次陆窈感受到却是一种等待的痛。

对于她那五个字眼下隐藏的惊天骇浪,小纶的回答很简洁:“是的。”

“不玩了吗?”

“不玩了。”

是真的不玩了,而不是跟狐狸已成精一样,换个区,从头再来。

他叹了口气,说:“月出,你知道吗?我玩这个游戏太久了,砸了几万块进来,到头来什么也没收获到,我真的累了。”

陆窈不明白,一个游戏而已,怎么会让人感到疲惫呢?但她还是问:“后悔么?砸了那么多钱。”

几万块对于土豪来说当然没什么,可陆窈了解过,小纶在现实生活中只是一个月收不过万的普通公司职员。

面对她的问题,小纶只是笑着摇头:“没有什么可后悔。我热爱这个游戏,纵使到头来什么也没有,可也让我收获了欢笑与泪水,这是我的青春,我不后悔。”

那一刻,陆窈仿佛悟了,她突然间明白为何当身边的一个个人消失之后,小纶还坚守在这个游戏里,或许这是他的信仰。

这个刚初入大荒,明明什么还不懂的小魍魉,这一刻面对着小纶,却仿佛长大了一样:“你走,我不拦你;你留,我就陪你。”

小纶像一个长者般,抬手摸了摸这个不到腋下的小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