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2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22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安及时拉住了她:“想死也别在这个时候。”

对于周则安的dú舌,陆窈已经习以为常,不过她的确很庆幸他及时拉住她,不然撞在那颗石头上,不受伤也毁容了。

每次周则安对她不满的时候,总是会露出讥讽的笑容,就像现在这样,陆窈觉得很刺眼,莫名有些委屈,但她还是老老实实跟他道歉:“对不起。”

可能是她的道歉太诚恳,周则安收敛了笑,说:“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的问题。”

陆窈虽然情商不高,但她也知道刚刚周则安的反应肯定是跟恐惧症有关,而且没错的话以周则安的恐惧来看应该是海鲜恐惧症。

海鲜恐惧症并不是说是一种病,而是恐惧症中的特定恐惧症的一种,一般是由某种因素引发而导致对某样事物的恐惧,也包括遗传方面,当然大部分人只是属于心理障碍。

陆窈一直以为他只是讨厌吃海鲜,却没想到是海鲜恐惧症,看来她果然是对周则安不够了解啊!

可能是路上太过无聊,周则安还是给陆窈讲了恐惧来源。

原来有一次,周爸爸从外面带回来几条黄鳝,说要做晚餐,周则安那时才四五岁,分不清事物的时候,他就去盆里抓黄鳝玩,大部分小孩子年幼时,都有喜欢抓东西往嘴里送的习惯,所以周则安也不例外。

那时候他已经吞了大半条,黄鳝的味道很腥很恶心,想弄又弄不出来,只能一直哭,要不是周爸爸及时赶回来,周则安估计就将生黄鳝吞进肚子里去了。

总之从那时起,对海里生物的噩梦就来了,周则安再也不敢吃关于鱼类的生物,哪怕是海鲜也不行。

正文 第43章 你是在吃醋吗

陆窈怎么也没想到他的恐惧来源会是这样,所谓话可以乱说,东西真不能乱吃,否则就是你一辈子的噩梦,切记切记!

同时,陆窈也在心里默默发誓,再也不要这样戏弄周则安了,她可没恶dú到拿别人的弱点继续去整人。

想了想,陆窈又是内疚地道了一声歉,周则安却不接受:“又不是你请客,你干嘛老替别人道歉?呵~”

最后那声轻笑,怎么听都有点嘲讽的意味,更让陆窈感到暴汗的是,听周则安这语气好像把过错都推到陈辰身上去了,可问题是陈辰才是无辜的啊,是她提议找的海鲜餐厅!

陆窈刚想出声辩解一下,谁知道周则安看出了她的意图,先行出声:“陆窈,陈辰不适合你。”

他很少会唤她的名字,而且是用这么郑重的语气,每当这个时候,陆窈总会有一种回到小时候的错觉,因为她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周则安是关心她的,尽管,那是以一种兄长的身份。

陆窈觉得,周则安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不然他怎么会用这种语气说话呢?

果然,看见她在沉思,周则安抛出一句:“你是不是忘了陆离说过的话?”

“啊?”陆窈懵。

“你记得初中收到情书那会吗?”

一说到这个,陆窈就想起来了。

她刚上初中那会,完全是个呆萌小萝莉,什么也不懂,到校第一周就收到了初二学长的情书,折成一个心形状放在她抽屉里,她见了也不懂拆开来看,然后放学了拿去跟陆离和周则安炫耀,结果陆离当场拆开来看,就把那情书扔掉了。

第二日,陆离就抓了送情书的那小子带到陆窈面前,义正言辞地指着她说:“看清楚没?这是我妹陆窈,读书期间我是不准她谈恋爱的!”

从此,陆窈就再也没受到一封情书,也没有异xìng敢和她亲近。

噢,忘了说,当时陆离和周则安读初三,陆离还是学校里的小霸王,不管好学生坏学生都知道他的名声,所以他这一声嘱咐下来,确实没再有人敢打陆窈的主意。

周则安这一提醒,明显是把陆离搬出来了,他知道陆窈从不会忤逆陆离的话。

不过,这都好几年的事了,恐怕周则安不提,连陆离自己约莫也快忘了这回事吧,为了阻止陆窈春心异动,周则安也是累。

陆窈当然没想那么多,她第一反应就是:“我不喜欢陈辰啊!也不想和他谈恋爱啊?”

说你蠢还真的蠢?周则安快忍不住翻白眼了,陈辰那么明显的追求看不出来?也是醉!

不过周则安并没有那么做,他转而用另一种方式陈述:“他并不是一般的学生。”

这话说得有些高深莫测,不过陆窈还是理解的,毕竟西大这所学校也不是一般学校。

西大坐落在G市西城区,所以就叫西城大学了,规模跟其他大学没什么两样,只能算个二本,偏偏这录取分数却和一本有的比,而且令人感到惊奇的是,这所学校聚集的大多数学生背景都是非富即贵,总之很不一般,所以也造成这所学校的不一般。

单看陈辰今天请一次客就花了两千块来看,虽说不上很多,可对于一个刚进大学的新生还是很奢侈的,要么家里是开公司的,要么就是某种高干子弟,总之不管哪个程度来看,陆窈这样的小康家庭绝对配不上,所以周则安劝说也是有一定道理。

陆窈怎么想也觉得不对劲,她对陈辰都没那个意思,周则安怎么生气呢?

然后,想了半天她得出一个结论:“你是在吃醋吗?”

正文 第44章 扫把星

周则安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眼神坦dàng,好像在表达“你是来搞笑的吗”这个意思。

看得陆窈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了,她挠挠头,干笑两声:“哈哈,那啥,我刚刚是在开个玩笑……”

周则安说了一句:“无聊。”然后转身想走人。

陆窈赶紧出声:“等等……”

可是已经晚了,她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周则安的鞋踩在了一坨****上……

周则安:“……”

陆窈:“刚刚有只狗来这拉屎了,你背对着没瞧见……”

周则安深深地吸了口气,又觉得恶心,又狠狠吐了口气,才压制住他即将bào发的怒吼:“你、怎么、不、早、说。”

还能用这样平静的语调说话,陆窈十分佩服,她好想说求你踩到****的心理面积,可在瞧见周则安眉眼隐含的怒气时,她就怂了:“我刚说你就……”

周则安扬手,一副“你什么也别说了”的样子,随抽出一张红钞递给她,简而言之:“水。”

陆窈明意,接过钱跑腿去了,不一会就提回一大罐矿泉水,周则安已经移步到另一处,鞋子应该在杂草处摩擦了两下,可还是很恶心,所以所以周则安吩咐陆窈倒了大半水下来,还是没有冲掉一点。

陆窈提议道:“要不拿点东西刮掉?”

周则安睨她一眼:“你来?”

陆窈果断摇头,最后把水倒完之后,果断认命地又去买了两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