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2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21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有味,一边回答:“我嫌螃蟹麻烦,我还是喜欢吃鱿鱼。

陈辰:“你牙齿真硬。”

陆窈:“是啊,我小时候啃甘蔗可利索了。”

如果崔丽丽在这一定会大为吐槽,这两个情商低得不能再低的家伙了,男女之间能聊点有意思的话题吗?还有陈辰有你这么泡妞的吗?

简直是……无力吐槽了。

两人并没有什么过于暧昧的jiāo流,气氛也很正常,可当周则安推门进来的时候,陆窈和陈辰下意识的动作一窒,陈辰在周则安的目光下,还偷偷挪了一点位置。

嗯……不知道为啥,他总是有点害怕陆窈的这个大表哥!应该是想泡人家妹妹的缘故吧?

陆窈一眼就瞄到了周则安手上的甜点,居然有两个提拉米苏,她最爱吃的耶耶耶!

然后陆窈就目光殷切地望着周则安走近,坐下,开吃,像是一点也察觉不到陆窈的目光。

还是陈辰发现了,他马上站起来道:“陆窈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去拿?”

“提拉米苏!”陆窈大声道,生怕周则安听不见一样。

“好,我去拿。”陈辰马上很开心地跑腿去了。

陆窈趁机瞅了瞅周则安,发现他还是低头静静吃东西,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她偷偷哼了一声,夹起一只龙虾要开吃,忽然不知想起了什么,她抬头冲周则安就是一笑:“表哥。”

正文 第41章 海鲜恐惧

周则安并没有理陆窈,而是慢条斯理地吃完了最后一块蛋糕,才似不经意地抬眼扫过她:“怎么?”

看来不知不觉间,周则安已经默认了“表哥”这个角色,一天连续被陆窈喊了两次竟也没反驳。

陆窈笑得格外灿烂:“你肯定还没吃饱吧?”

她说的时候,虽然是面对着周则安,可眼角余光明显一直放在那块未曾被动过的提拉米苏上。

周则安知道她的意思,依旧不动声色:“没有。”

“我跟你换点吃的吧!”陆窈马上兴致勃勃地端起碗。

周则安扫过她那碗满满的虾鱼蟹,马上冷言拒绝:“不换。”

谁知陆窈并没有死心,她还端着碗打算走过来:“不换也没关系,这是表妹孝敬你的。”

周则安:“……别过来。”

很简短的三个字,却带着压抑感,看得出他完全是在压制怒气。

明显已经踩到老虎尾巴,陆窈仍假装不知情,端的是一副无辜脸蛋:“表哥你对我这么好,我也要对你好点啊!”

所谓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陆窈就是靠周则安讨厌吃海鲜来报复他今天的午饭,别以为他自己远离火锅,她就不会傻得让他碰不到海鲜。

周则安已经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你再往前走一步试试?”

他越是这样,陆窈就越是兴奋,她完全理解了那些欺负弱小的人,越欺越有理的感觉了,啊哈哈,完全爽歪歪!

不知道为什么周则安明明气得要命,却没有离开桌子,所以陆窈两步就窜到了他面前,她双手端着碗用种非常尊敬的语气递到他:“表哥请享用。”

谁知周则安一眼没看碗里的东西,偏头就是一声:“呕……”

没错,他十分不中用的呕吐了……

陆窈:“……”

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就算讨厌吃海鲜,也没必要反应这么大吧?

周则安连连吐了几次,将刚刚吃进去的东西都吐完了,还在不停干呕,十分严重的样子。

陆窈十分愧疚,赶忙放下碗去扶住他:“你怎么样?”

周则安终于呕完了,却不敢回头:“把碗拿走。”

陆窈瞅了瞅他冒着冷汗的额头,又瞅了瞅桌子上的碗,赶忙去将碗里的东西全倒进了垃圾桶里,周则安这才微微安心地坐直。

“你没事吧?”想起他刚刚呕吐的样子,陆窈心有余悸,她真不知道他反应会这么大,不然她打死也不去吓唬他了。

而且,他如果这么怕海鲜完全可以走的呀?为什么还一直坐在位置上?

陆窈忍不住又偷偷观察了周则安好一会,才发现他有一丝不寻常,满头的冷汗,紧握的手心,以及还在微微颤抖的小腿,以及脸上那隐约可见的焦虑感?这是个什么情况?

周则安坐了好一会,慢慢才平复下来,他站了起来,转身说:“我不舒服,先回去了。”

说完也没等她回应,转身就要拉门出去,正巧崔丽丽和陈辰也推门进来,见到满地狼藉,不由惊呼:“发生了什么?”

周则安没回答,侧身就走了出去,陆窈见状,只好扔下一句:“他不舒服,你们叫服务员打扫一下吧,我先送他回去了。”

然后也跟着夺门而出,留下崔丽丽和陈辰两人面面相觑。

正文 第42章 恐惧的来源

陆窈很内疚,在走出餐厅看见靠在柱子上休息的周则安后更内疚了。他似乎还没从刚刚那场恐惧回过神,紧拽的手心透出了他内心的彷徨无助。

她看得很是心疼,又觉得是自己造成的错,踌躇不敢上前,等陆窈鼓起勇气准备上去的时候,一眨眼,发现周则安已经离她十米远了。

陆窈赶紧追上去,也不知是是不是错觉,她似乎感觉到周则安的步速慢了那么一点。

一路上,两人无话。

陆窈就跟在周则安身后走着,他快她就跑,他慢她还是不快……

这可真是尴尬的时候啊,好不容易赶上他了,并排走的时候陆窈酝酿了好久的对不起,险些就要脱口而出了,最后在并排看见周则安苍白的侧脸时,又说不出口了。

周则安大概一米七九的样子,身材不瘦也没有大肌ròu,怎么看都还算健康,可他的肤色却像是常年晒不到阳光,有些yīn测测的白,在受到陆窈的惊吓之后,这种白就更过分了,简直将近透明的地步,将一些青筋血管微微透了出来。

所以陆窈在看到他的侧脸后,更加说不出话了。她根本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离学校还有一大半路程,陆窈和周则安不知何时就并排走了,夏夜的月永远都是皎洁明亮的,月光下,两人的影子被缩成了两个矮矮的小人黏在一起。

陆窈看着看着,忽然想到小时候周则安和堂哥陆离去玩的时候,陆离嫌她麻烦不肯带她去,她就去纠缠周则安,抱着他的腿不肯放开,最后在周则安的劝说,陆离的无奈之下,才肯带上她。

小时候,其实陆窈黏得更多的是周则安,因为那时候陆窈刚回乡下,陆离又是家里小霸王,嫌她初来咋到老是吓唬她,那时候小小的陆窈觉得周则安人好看又温柔,不过后来自从发生那件事后,他确实没给过她好脸色了。

陆窈越想越是郁闷,低着头心不在焉的,连面前横着一块大石头都没注意,还是周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