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4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46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陆窈侧头看了一眼手术室的门,还没有结束。

她转头再看陆离,笑容灿烂:“我能喜欢上他啊,其实也要多谢谢哥你呢。”

“呃?”陆离愕然。

“你记得小时候我刚被爸妈扔下那会哭个不停吗?”

“记得啊。”

“那时候你为了不让我哭,把我带到周则安面前,第一眼看到他我就不哭了。”

“对啊,我一直觉得很奇怪,那时候你才三岁,就懂得见色起意了。”陆离说着忍不住又勾了勾嘴角。

“才不是呢!”陆窈瞪他一眼。

“那个时候我刚离开父母,觉得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所以很难过啊。后来看到周则安对我笑,那个瞬间我感受了温暖。”所谓一眼定情就这样吧,无论过多少年,她永远都记得那个纯净的微笑,如春暖花开。

被陆窈提起往事,陆离也回忆了不少之前小时候的三人时光,那时无忧无虑,童趣横生。而今,他们已各自chéng rén,也有了各自的职责。

“阿窈,你知道为什么我要选择告诉你西顾是阿则的事吗?”陆离忽然问道。

陆窈当然是摇头。

正文 第287章 一定会幸福的(大结局)

陆离依然是笑了笑,他抬手摸摸她的头发,眼神温柔:“阿则跟我说过,你玩这游戏是为了他。没想你们这么有缘,一开始就在大荒碰见。所以我想啊,你们的缘分一定是天注定的,上天是不会怠慢你们的,一定会幸福的。”

他的话刚说完,就见手术室灯灭了,医生和护士一脸喜悦地走出来:“手术十分成功,病人麻醉过后应该就醒了。”

陆窈闻言顿时也喜笑颜开。

周则安清醒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他脑袋还有些疼,却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麻醉注入体内的时候其实他是有意识的,他也知道自己在动手术,他以为是陆离一手安排的,没想到侧眼的时候就看见了匍匐在床头的陆窈。

一看到她,他就明白了。

他原本是打算就这样离开陆窈,然后慢慢等死算了,不过其实也没抱多少希望,因为他也知道陆离见不得陆窈难过,所以说不定最后会告诉她真相,不过也许是在他死后。

但他没死啊,他活了下来。

周则安突然很后悔之前那样对陆窈,他一声不吭地提了分手,她一定很难过吧,她那么地喜欢自己,眼睛恐怕都要哭坏了吧?

也因为怕她太喜欢自己而作出傻事,他才不得已残忍一点对她,但他又说不出任何欺她骗她的谎言,所以只能消失在她的世界里,他可真坏啊。

想到这,他犹自轻轻叹了口气。

没想他这一叹就把陆窈惊醒了,一看到他醒了,她惊喜得抓住他的手,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此时无声胜有声。

周则安大抵也是明白她的心情,又重重叹了口气,先开口:“怪我吗?”

怪不怪他那么狠心地对她?

“怪。”陆窈很用力地点头,“不仅怪你还很恨死你了。你知道我当时多崩溃吗?我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你了!”

她说着,忽然有些激动地握紧手:“周则安,你觉得你这样做很伟大吗?怕我难过还是怕拖累我?你有问我过介不介意吗?”

周则安无奈摇头:“阿窈,我知道你xìng子看着总是温吞好言的,其实比任何人都要倔强固执。我害怕我真的出了事,你一时想不开怎么办?”

还没等她出声,他阖眸轻声道:“我早就一无所有,死了就死了。你不一样……”

他话音刚落,陆窈就十分生气地放开了他:“你总说你一无所有?那我到底算什么?我哥又算什么?即使是我爸妈大伯他们,从小谁不把你当自己家孩子一样看待,他们对你那么好,你却说自己一无所有?你扪心自问看看到底是不是一无所有?”

她的怒火来得快去得也快,还没等周则安出声解释,陆窈又一脸地疲惫地把脑袋靠在了床沿上:“你没有了亲人。我们就是你的亲人,我们愿意当你的亲人,明白吗?”

周则安怔了半天,终于缓缓回应:“嗯。”

她闭上了眼,似乎想要睡觉,只是一会又睁开了,周则安看她眼睛微光闪烁,像漫天繁星落在眼里,亮晶晶地,十分好看。

“阿窈。”他喊道。

“我在。”陆窈轻应一声。

“你二十岁了对不对?”

“嗯对。”

周则安沉默了一下,忽然眉眼一弯,嘴角勾起:“等我出院了,我们就去民政局吧。”

“啊?”陆窈有点愣。

“不愿意吗?”他不满意地皱起眉头。

陆窈终于反应过来,她一个劲地点头:“愿意愿意,我一千个一万个愿意啊!”

周则安看着她笑,她也看着周则安傻笑。

没错啊,像陆离说的一样,他们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的。

正文 第288章 番外之后悔(周则安篇)

其实说真的,周则安一开始挺讨厌陆窈的,想想也是,五岁是爱玩的年纪,身后还跟着三岁的小屁孩,天天鼻涕眼泪流一脸,想想都烦。

不过,转机却在半月后。

有一天周则安带陆窈回家喝水,说好让她在客厅安静地等他倒水回来,结果周则安前脚刚出门,陆窈后脚也跟着想走,又因为跨不过门槛,摔了,就趴在地上哇哇哭个不停。

说起来,周则安耐xìng算是好的了,陆离才带她几天就烦死了,难为周则安还忍了半个月,这会又看到她哭了,气得周则安脾气都出来了。

把陆窈扶回椅子坐好后,周则安连水都不给她喝,直接叉腰板脸:“你再哭!你再哭!我就不带你玩了!”

陆窈被这么一吓唬,眼泪也不敢流了,就挂着两行鼻涕满脸委屈地看着他。

周则安简直气得没话说了,很嫌弃地拿来纸巾帮她擤鼻涕,又端水给她喝,跟个小保姆似的。

最后,周则安决定把陆窈丢给陆离,明明是他妹妹,凭什么丢给他每天来带,真是烦死了!

就在周则安把陆窈带出门不久,一直沉默的陆窈突然怯怯来了一句:“则安哥哥,我不是故意哭的,我就是害怕……害怕……”

说着说着,眼泪又要冒出来了,周则安耐心一下就没了,大声吼她:“害怕什么?”

陆窈被一吓,就喊了句:“我怕你跟爸爸妈妈一样不要我了!”

然后一下子就大哭起来。

周则安愣了,他没想到每次离开,陆窈会哭是因为这样。

大人们总会说小孩子哭是因为不懂事,谁又知道他们心中的真正想法呢?谁说小孩子什么都不懂的?特别是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的孩子最为敏感,最为脆弱。

说起来,周则安比陆窈还惨,至少陆窈还认识她的爸爸妈妈,可他呢,从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