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4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44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在陆窈这两年里,她经历了很多事,她长大了,不再是从前懵懂的小女孩,所以在碰见周则安提出分手这种事后,还能平静地度过一个月。

可仅仅也只有一个月,她就克制不住了,所以才去问了陆离。

她原以为过了一个月周则安就会出现了,哪怕给她说个消息也好,但是没有,一点消息也没有。

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周则安的感情,他的告白,他的关怀,他的温柔,历历在目,你说他就这么突然离开了,还没有任何一点原因,她怎么相信。

陆窈也知道,他一定不是爱上了别人,更不是对自己没有感情了,他的离开一定有很大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自己。

但陆窈什么都不明白,她也猜想不到,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才让周则安下决心离开自己呢?

明明很久很久以前他说过的,在他死以前是绝对不会丢下她的。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死亡更可怕的事吗?

陆离被她问了以后,就沉默了很久,最后他一声不吭地招了辆出租车,把陆窈带往G市的市医院里。

他们一起去了住院部的六楼,在推开门以前,陆窈看到病房门前挂着的“高危住院部”的牌子字样。

陆离推开了房门,陆窈就看见消失了整整一个多月的周则安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嘴上罩氧气呼吸机,头上chā满管子带着输液器。

陆窈脑袋“嗡”地一下就zhà开。

正文 第283章 住院

陆窈或许想过是很多种方式再见到周则安,比如他在路上碰见却目不斜视地跟她擦肩而过,或者又是他事业有成身边环绕莺莺燕燕。

她想过很多很多种,也想过是多年以后才能见到他,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就这么短短的一个月时间了,他用这种方式再次出现在她眼前。

陆离一开始以为陆窈会哭,所以他在说出周则安一个多月前因头疼去检查却发现是脑肿瘤晚期的事时,也是小心翼翼的语气。

但陆窈没哭,更没有一点反应,她只是眼也不眨地看着周则安,听陆离说完后才问道:“他住院多久了?”

语气平静而自然。

陆离有些发怔,才回答:“半个月了。”

顿了下,陆离有些犹豫,但还是选择告诉陆窈:“他昏迷这半个月里,积蓄都花得差不多了,医生的意思是再凑够五十万就可以动手术了,不过由于已经发展为恶xìng肿瘤,手术成功率不见得有多高,阿则的意思是……放弃治疗。”

陆窈久久没有回应,陆离以为她哭了,转到她面前一看,才发现陆窈脸色平常。

他有些愣住,就见陆窈上前轻轻握了一下周则安的手,随即转身拉开病房门。

陆离才醒过神:“你去哪?”

陆窈说:“你看着他,我去筹钱。”

陆离这下才发现,他的这个妹妹已经长大了。

陆窈出去了以后,其实一点主意也没有,她的脑袋和心都乱糟糟的,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这么一大笔钱,你让她从何而来?

借钱?更不可能了,她身边的朋友都是学生,哪来的这么多钱?

陆窈一时没有主意,她胡乱走着走着,忽然发现一家饭店面前贴着招聘字样,大意就是最近生意暴增,人手不够,急需洗碗临时工,按只给钱。

陆窈一时没有主意,只是觉得这是个来钱很快的方法,于是就去问了。

刚好饭店经理也在,见一个小姑娘来问他是不是洗多少碗就给多少钱,经理点点头,陆窈就说自己去洗碗。

不过经理开始不太愿意,因为看陆窈一个小姑娘,估计没做过这种活,坚持不了多久,谁知陆窈态度坚决,还说自己非常缺钱,经理就带她去了饭店厨房内。

陆窈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拼命过,她认真卖力地擦洗着盘子,生怕一个不干净人家饭店就不要她了。

冬天的自来水十分冰凉,她的手已经被冷得发红透紫,她却像是一点也感觉不到冷意,一直连续洗了三百多个盘子。

厨房里的人看到陆窈这么拼,都有些奇怪,最后有人去告知经理,经理来看了一会都于心不忍了:“小姑娘,不用这么急的,可以带手套洗。”

陆窈一边快速地在洗,一边道:“带手套不方便,你们不是说洗多少个盘子就给多少钱吗?”

经理:“是没错,可这里一千多个盘子你打算一天就洗完吗?”

“嗯。”

陆窈出去了大半天,陆离打她电话也没人接,他不禁十分担心陆窈是不是干傻事了,加上周则安一直没有清醒的迹象,他叹口气,转身出生前对周则安轻声道:“阿则,你一定要挺过来啊。”

正文 第284章 无论你在哪

陆离出来后刚好只是路过那家饭店,却听见两个服务员在小声讨论说有个奇怪的小姑娘来应聘洗碗临时工的八卦。

他心思一动,越听越觉得那像陆窈,然后不顾劝阻地冲进了人家厨房里去。

“砰”地一声,陆窈手突然一抖,不小心掉落了一个盘,她整个人突然很慌,自己洗了这么久的盘子碎了一个会不会就没钱了?

她蹲下来想把那碎盘子捡起来,但她的手实在是太冰太冻了,任何力气都使不出来了,碰了好几次碎片都捡不起来,反而把手弄伤了。

想起周则安如今生死攸关地躺在医院里,她却这么没用,越想越是崩溃的陆窈连止血都忘了,她只是呆呆地看着地上那堆碎片一个劲地掉眼泪,她手上的血混合着她的泪一滴一滴地落到地上,落进了那破碎的盘子上,像极了冬日里盛开的红梅,艳绝得令人绝望。

陆离闯进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这一幕,他从来没有想过从小就被含在嘴里捧在手心长大的陆窈,会有朝一日来做这么辛苦的工作。

她的手已经又红又肿,想来是洗了半天的缘故。

她应该是不小心打破了盆子,所以整个人才会很慌很乱吧。

看到这样的陆窈,陆离无比痛心,一个是他从小呵护长大的妹妹,一个是他从小相伴成长的兄弟,两个人相爱了,他作为兄长十分高兴。

包括陆离自己,都以为他们会一辈子这样幸福生活下去。

毕竟周则安苦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有了一番事业,还有陆窈陪伴在身边,可是上天为什么偏偏在关键时刻降下这么一个灾难给他?

陆离突然也好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如果当初他认真点努力工作,好好存点钱,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点办法也没有,陆窈也不需要来受这种苦了。

想到这,他忽然也十分崩溃,他蹲下来拉住陆窈受伤的手,指腹摁在她的伤口,似乎想帮她止血。

两人一直沉默无言。

最后饭店经理又跑来了,看到这样总觉得人家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