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4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43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则安,我很开心。”她说。

周则安静静看了她一会,陆窈紧张得心跳都快出来了,就听周则安说:“时间不早了,洗洗睡吧。”

陆窈:“……”

后来陆窈发现,不仅是她自己忘了生日,连她的父母,堂哥陆离,也都是在生日过了好几天后,才反应过来。

陆窈父母匆忙打了个电话给她说抱歉,然后给陆窈打了一笔钱让她自己去买生日礼物。

陆离则是选择在网上购物给陆窈,说给她补上生日礼物。

结果等到收货那天,刚好是周则安休息在家帮忙取的快递,等陆窈放学回去后,当着周则安的面拆开一看,她差点就想找地缝钻进去。

陆离居然恶趣味地给她寄了一套情趣内衣。

太羞耻了!

不过看周则安一脸淡定的样子,显然早就预料到了陆离的恶趣味,陆窈也想故作镇定地把包装塞回去,谁知手心太抖,没塞回去反倒把东西甩了出来。

陆窈瞬间想撞墙。

结果周则安还是很淡定地拿起来,塞回袋子给她,一本正经道:“放好来吧,以后总有用。”

啥?陆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嘴角微微上扬:“留给你未来嫂子。”

“啊?”陆窈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这嫂子是指陆离女朋友。

陆窈顿时也不发窘了,她高高兴兴地把东西放回去,并包装严实,就等送给陆离以后的女朋友了。

正文 第281章 不该瞒我了

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天,陆窈几乎要疯了。

从那日周则安给她发来分手信息后,他就把自己所有联系方式给删了。

并且就在当天,他搬出了那所跟陆窈住了两年的房子。

他一点原因也没有说,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提出分手,并且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

她去公司找他,却得知他提jiāo了辞呈,虽然老板并没批准,但谁也联系不到他。

最后陆窈离开公司前,那个老板还告知陆窈说,如果找到周则安就转告他,说这个公司无论何时何地都欢迎他回来。

但她始终找不到周则安,她去问陆离,陆离也说自己不知道。

然后陆窈就崩溃了。

她跑到大马路上,看着寒风瑟瑟,人们裹实来往,她就站在人群中静静站了好一会,最后不顾一切地鬼哭狼嚎起来。

她在二十岁的这个冬天,失去了周则安。

时间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不管再怎么深的伤口也都会愈合,虽然会留下伤疤,但如果没人触碰撕开,自然也不会再痛。

事情过去了一个多月,陆窈除了那日在马路上的失控,之后一直表现很正常,她没有再找过周则安,也没有刻意去打探消息了。

她的平静,令陆离都感到害怕。

直到那日,陆窈问他:“哥,都过去那么久了,你是不是不该瞒我了?”

她其实知道的,她知道陆离瞒着自己的事,因为对周则安来说,这世上除了陆窈以外,还有一个人值得信任一定是陆离。

陆离和周则安的感情,出乎意料的好。

很多陆窈不知道的事,其实陆离都知道。

但陆离就跟周则安一样,能不说就尽量不跟陆窈说,他们都只有一个心思,希望陆窈一辈子单纯快乐地过下去。

那些肮脏,那些不愉快的记忆,就让他们来承受好了。

但陆离不知道的是,在陆窈这两年里,她经历了很多事,她长大了,不再是从前懵懂的小女孩,所以在碰见周则安提出分手这种事后,还能平静地度过一个月。

可仅仅也只有一个月,她就克制不住了,所以才去问了陆离。

她原以为过了一个月周则安就会出现了,哪怕给她说个消息也好,但是没有,一点消息也没有。

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周则安的感情,他的告白,他的关怀,他的温柔,历历在目,你说他就这么突然离开了,还没有任何一点原因,她怎么相信。

陆窈也知道,他一定不是爱上了别人,更不是对自己没有感情了,他的离开一定有很大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自己。

但陆窈什么都不明白,她也猜想不到,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才让周则安下决心离开自己呢?

明明很久很久以前他说过的,在他死以前是绝对不会丢下她的。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死亡更可怕的事吗?

陆离被她问了以后,就沉默了很久,最后他一声不吭地招了辆出租车,把陆窈带往G市的市医院里。

他们一起去了住院部的六楼,在推开门以前,陆窈看到病房门前挂着的“高危住院部”的牌子字样。

陆离推开了房门,陆窈就看见消失了整整一个多月的周则安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嘴上罩氧气呼吸机,头上chā满管子带着输液器。

陆窈脑袋“嗡”地一下就zhà开。

正文 第282章 为什么丢下她

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天,陆窈几乎要疯了。

从那日周则安给她发来分手信息后,他就把自己所有联系方式给删了。

并且就在当天,他搬出了那所跟陆窈住了两年的房子。

他一点原因也没有说,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提出分手,并且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

她去公司找他,却得知他提jiāo了辞呈,虽然老板并没批准,但谁也联系不到他。

最后陆窈离开公司前,那个老板还告知陆窈说,如果找到周则安就转告他,说这个公司无论何时何地都欢迎他回来。

但她始终找不到周则安,她去问陆离,陆离也说自己不知道。

然后陆窈就崩溃了。

她跑到大马路上,看着寒风瑟瑟,人们裹实来往,她就站在人群中静静站了好一会,最后不顾一切地鬼哭狼嚎起来。

她在二十岁的这个冬天,失去了周则安。

时间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不管再怎么深的伤口也都会愈合,虽然会留下伤疤,但如果没人触碰撕开,自然也不会再痛。

事情过去了一个多月,陆窈除了那日在马路上的失控,之后一直表现很正常,她没有再找过周则安,也没有刻意去打探消息了。

她的平静,令陆离都感到害怕。

直到那日,陆窈问他:“哥,都过去那么久了,你是不是不该瞒我了?”

她其实知道的,她知道陆离瞒着自己的事,因为对周则安来说,这世上除了陆窈以外,还有一个人值得信任一定是陆离。

陆离和周则安的感情,出乎意料的好。

很多陆窈不知道的事,其实陆离都知道。

但陆离就跟周则安一样,能不说就尽量不跟陆窈说,他们都只有一个心思,希望陆窈一辈子单纯快乐地过下去。

那些肮脏,那些不愉快的记忆,就让他们来承受好了。

但陆离不知道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