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3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38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舍得找我了!”

没等陆窈回话,崔丽丽直接弹了个视频通话过来。

陆窈有点被吓到,因为这手机是她上次被宋禹哲绑架时搜刮走了,虽然后来找回来了,喇叭却有点损坏了,所以铃声响起时会很刺耳。

接了视频通话后,崔丽丽的面孔就出现在屏幕里,陆窈看了眼忍不住笑了:“你变胖了啊!”

崔丽丽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一只男xìng的手指递过来一个削好的苹果,崔丽丽接了过来咬一口,边嚼边回道:“还不是陈辰,把我喂成一头猪了!”

说着,就把手机摄像头转了一下,陆窈就看见陈辰在桌子另一头剥瓜子仁,见手机摄像头对准了自己,他这才抬头对陆窈招手笑道:“嗨,好久不见啊,陆窈!”

“好久不见!”陆窈也也回了一句。

崔丽丽就把手机拿回来对着自己了,她嘴里塞得满满的苹果ròu,椭圆的鹅蛋脸这会硬被她撑成了苹果脸。

陆窈看得好笑:“脸圆成西瓜了!还吃这么多!怪不得这么胖!”

崔丽丽嘟囔着:“再圆也没你脸圆啊!”

陆窈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很圆吗?我觉得我脸挺瘦小的!”

崔丽丽翻了个白眼:“不要脸。”

两人嘻嘻哈哈聊了一阵,崔丽丽还给陆窈看了一眼自己圆鼓鼓的肚子,陆窈这才想起来她怀孕这事:“七个月了吧?”

正文 第272章:他找陈辰

“对啊对啊。”崔丽丽摸了摸肚皮,笑容满面,母爱泛滥:“会踢我肚子了。”

陆窈也笑:“肯定是个熊孩子!”

“不一定!”崔丽丽否决,“我生出来的孩子一定又漂亮又乖巧!”

“漂亮是肯定的啦!毕竟他遗传了……”忽然意识到什么,陆窈赶紧住口了。

崔丽丽也敛了眸在那一声不吭地,陆窈心里很着急,她想开口说些挽回的话,却见陈辰拿过了手机,他坐在崔丽丽身边,揽着崔丽丽的肩轻笑:“没错啦!遗传了我家丽丽的基因,一定很漂亮!”

陆窈赶紧点头:“没错没错!像崔丽丽这样倾国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风华绝代冰清玉洁妩媚动人独冠群芳惊世骇俗的超级大美人,生出来的孩子肯定非常漂亮!”

被她无数个形容词给逗笑的崔丽丽,仍然给陆窈丢了个白眼:“行了行了,我知道我漂亮,你也不用这么天花乱坠一顿夸。”

陆窈撇撇嘴:“你就没有不自恋过的。”

“那当然,毕竟像我这么美的女人对吧?”崔丽丽臭美地撩拨了一下头发,陈辰也配合她点点头。

陆窈表示作呕。

因为陈辰一直在镜头里,时不时替崔丽丽喂个水果,剥个瓜子什么的各种狗粮,陆窈表示不开心了:“我说你们不要在秀恩爱了!不然我要挂断了!”

崔丽丽对她做了个鬼脸,张口等着陈辰喂葡萄。

陆窈哼了一声,把手机桌上,不管崔丽丽大喊大叫,她决定晾他们一阵。

刚好门铃响了,她赶紧跑去开门,却见周则安失魂落魄地进来。

因为知道他是去面试工作,陆窈以为他是没面试上,便安慰道:“没成功吗?别气馁啦,其实还有很多好工作的。”

周则安没回答,只是走回沙发上静静坐着。

崔丽丽喊了陆窈好几声,她也听到了,只是察觉周则安神色不对,她也没心情再跟崔丽丽闲聊,拿起手机刚想挂断通话,就听到周则安开口:“她出事了。”

陆窈手指一僵,也没能挂断电话。

周则安继续道:“她把公司,房子,车子,全都抵债了,还不到十亿。那些人气急生恨,把她绑在天台上,说要把她所有钱财逼出来。但她已经山穷水尽了,最后绳子被人恶意割断,她从十六楼摔了下去。”

陆窈大惊失色。

而周则安始终神情平静地叙述着,只是若陆窈细心点就会发现,他的指尖狠狠掐在掌心里,几yù见血。

但陆窈没发现,她满脑子都是周则安的话,燕晓出事了,他的母亲出事了,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出事了……那周则安以后怎么办才好?

这时,一直被陆窈忽略许久的崔丽丽,忽然轻轻唤了一声:“陆窈?”

陆窈才想起手机上未挂的视频通话,想必刚刚周则安那番话都被听去了,陆窈很愧疚,她向周则安抛去歉意的目光,不料周则安却抢过陆窈的手机对着崔丽丽道:“陈辰在吗?我有事找他。”

崔丽丽有点愣,几秒后,赶紧反应过来呼唤陈辰。

不一会,陈辰就出现在了镜头面前。

正文 第273章:生者节哀

“周师兄,找我有事吗?”陈辰估计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来就对周则安露出一口大白牙。

周则安也没心思跟他客套,直接问道:“你父亲是不是一直想收购季家企业?”

陈辰有点懵圈,还是选择点点头。

周则安就道:“现在季家企业内部出了问题,欠债三十亿,季江南目前拿不出这么多钱……”

他没把话说完,陈辰就更懵了:“然后?”

周则安道:“你只需把我这段话转告给你父亲,你父亲会知道怎么做的。”

陈辰愣愣地点头,他从口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似乎想去打电话,忽然又想起什么来,便凑脸到镜头前,傻傻地问:“周师兄,你知道我父亲是谁吗?”

周则安嗯了一下,“TO董事长陈博磊。”

陈辰似乎很震惊,他呆呆地看了周则安半天,才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道:“所以,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当初才不让我和陆窈接近?”

被突然提到名字,陆窈讶然,谁知周则安根本不让她和陈辰对话,就扔下一句“快去找你父亲吧”,然后不由分说挂断了电话。

然后他才把手机递回给陆窈,便抬起双手捂住脸,肩膀抽动,不时发出似哭似笑的声音。

同他认识十几年,陆窈何曾见过他这样子,如果不是崩溃到极点,他怎么会这样呢?

想到这,她的心里也同被刀割开一样,狠狠地痛着。

但陆窈一句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她失去过亲人,但却不知失去母亲是什么感受。

是以,她只能拿着手机呆呆地站在那,看了他半天。

过了不知多久,陆窈终于听到周则安说话了,却是一句充满哭腔的话:“我以为我是恨她的……”

他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哽咽声阻断了他的声音。

先是压抑地低怆,接着是一声深喉的抽噎,再接着,陆窈看到周则安,第一次毫无保留地痛哭起来。

他活了二十年,先后失去父亲,爷爷,直至今日,连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也没了。

思及此,陆窈最终无力地跪坐在地上。

不是她的母亲,她以为自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