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3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34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陆窈,去发现被枕头挡住了视线。

空余的右手便去把枕头拿开了,重新放回脑后,这一下,他终于清晰地看见陆窈的面容了。

她的刘海和头发都比之前长了不少,皮肤好像没之前那么细腻了,她的睫毛又弯又翘,眉峰很平,眼角稍稍有点下弯的感觉,她的鼻梁骨不是很高,鼻头却精致而小巧,还有她的双唇,两瓣小小的樱色唇紧紧贴合在一起。

这张脸,他从小看到大,可每一次细看总觉得变化好大,跟他记忆里那个鼻涕虫小女孩不一样了。

以前小时候陆窈老是哭唧唧,还爱流鼻涕,所以周则安真的好嫌弃她,觉得她脏兮兮丑兮兮的,就跟他今天发现她第一眼的时候那样子。

现在他发现,这个小女孩真的长大了,变漂亮了。

大概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说句实话,陆窈的容貌其实并不出色,她跟陆离一样长得都很普通,只有细看之下才会发现他们特有的美感。

这么说吧,周则安和陆离两人,前者属于耐看型,一眼惊艳,百眼不厌。后者属于细看型,咋看不觉得帅,再看会觉得还不错,再多看看就会觉得:哎呀这小伙子其实也挺帅的嘛!

大概也是陆家的基因就是如此吧,所以陆窈也是这样子的。

周则安并不是一个外貌控,他也常常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陆窈呢?

后来分析了几下,他觉得可能是因为他从小带她到大的感情在内,也有可能是因为某个夏日的午后,他在梦魇那会,感受到了一个清凉的吻带他远离了噩梦。

“阿窈啊。”他叹了口气,右手轻轻伸过去,揽住了她的后背。

正文 第264章:季家

季时光宣布退出娱乐圈和跳楼事件一度引起媒体轰动,但奇怪的是,不到半天时间,这些所有关于季时光的事都被删除得一干二净。

第二天陆窈用手机查了半天,愣是没发现再有一点蛛丝马迹。

甚至关于季时光这个名字,都在网上消失掉了。

而且如果输入季时光三个字网络就会瘫痪,反正就是网络上怎么都找不到关于季时光的信息了。

不过陆窈觉得这样也挺好的,远离了娱乐圈,也就远离了那些是是非非。

当陆窈把这当喜事一样跟周则安分享时,他的反应却很奇怪。

他先是皱眉,然后带着一丝嘲讽道:“没想到季家人竟能做到一手遮天。”

陆窈有点愣:“什么一手?遮什么天?”

周则安没立即回答,他脸色看起来不太好,似乎纠结了很久,他才闭上眼道:“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季家的事吗?”

陆窈其实想说她并不是很在意的,要是周则安不愿说她也不会逼他说的啊!

不过她还没能说出口,就听见周则安用一种很平常的语气道:“季时光的父亲叫季江南,他还有两个哥哥分别叫季承轩和季铭朗。”

陆窈目瞪口呆。

不是没猜想过季时光的家世背景,但她从没想过,季时光的名字会跟国内三个如雷贯耳的季姓有联系。

季江南,国内大名鼎鼎的企业家,身价上亿,至于他拥有多少资产就不确定了。

至于为什么陆窈这种普通人也会这么清楚呢,还是因为季江南经常还以慈善家的身份走遍全国,资助穷苦人民,老少皆知。

在普通老百姓眼里啊,那季江南就是一个在世活菩萨,在国内堪比多少一线明星还要出名。

而他的长子季承轩,这个更不用说了,年仅三十岁就任职了最高人民检檫院检檫长,那可是国家级二级干部啊,也被媒体称为“史上最年轻检察长”。

当初报道季承轩大名出来的时候,可没惹得一众少女呱呱叫,妄想这样一个又帅又严谨的检察长会娶什么样的妻子?

不过后来就有媒体bào出了,说季承轩早已成家,并育有一子。

至于季铭朗,身份可能没有前面两位那么出名,但也不乏世人所知。

他是国际顶级设计师,他每设计出的一套女装都能引发国内效仿潮流。

天才自有天才的脾xìng,就是季铭朗只允许他设计的衣服仅能做一套,做完就撕稿,这也造成了他设计出来的衣服因为独一无二,而价格逆天。

所以能穿得起季铭朗设计的衣服,真的一定是非常非常非常有钱的人了。

但是陆窈打死都没想到的是,这三个看似没有联系的人竟然是父子兄弟,而她在有生之年居然还和他们的亲人季时光有过接触。

真真真是太可怕了。

陆窈表示她被吓到了,所以当周则安跟她说:“估计季时光已经不在医院了,你要是还想见他我可以带你去季家找他。”

陆窈吓得直摇头:“不不不了,该问的也问完了,我没什么好见的了。”

而且,陆窈也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她一致会觉得季时光是天之骄子呢?本身他身上流淌的就是那样出色的血脉啊!

正文 第265章:同病相怜

虽说陆窈不打算去见季时光了,毕竟在她心里,她因他被绑架,而最后也是他舍己救她,两人已经两清了。

除却那日他表明的心意。

她要不起,也给不了,权当没发生过。

不过她不打算去见季时光,季时光却不一定放过她。

等他们回到G市并过了两天后,季时光就给周则安来了个电话:“小安,回季家一趟吧,爸爸说想见见你,说是关于阿姨的事。对了,顺便把窈窈带来吧,我想跟她jiāo代一些话。”

当周则安把这些转达给陆窈的时候,陆窈一脸懵逼:“他要跟我jiāo代什么话啊?”

周则安只是摇摇头,貌似并不想拒绝季时光:“我不知道。估计他快离开了吧?”

“嗯?”陆窈不明。

周则安眯起眼,似有不悦:“他以前从不会喊季江南做爸爸,可是刚刚在电话里他喊了。”

“为什么?”陆窈脱口而出。

说完她才发觉自己太唐突了,季时光跟她没什么关系,她其实完全没必要去了解那么多。

不过周则安看起来并不介意,六月的阳光狠dú,他望了眼窗外,便拿起一把折叠伞,随牵起陆窈的手出门:“走吧,路上跟你说。”

二人便从周则安所租住的公寓出发了。

路上周则安也告诉了陆窈缘由,原来季时光的母亲是季江南的结发之妻,二十岁就跟了季江南,先后为季家生下季承轩和季铭朗,等生季时光的时候已经三十六岁了。

三十六岁算是高龄产fù了,这个年龄段生孩子本就很危险,可那个时候季江南一心扑在事业上,对季时光的出生和他的发妻身体状况毫不在意,等他闲下来去照看发妻的时候,发妻却因为高龄生产时留下的后遗症因病去世了。

那时季时光才两岁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