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2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29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他似乎又生气起来,有些咬牙切齿地意味:“我真的很讨厌他!我进入公司做了五年的练习生才被橘姐看中签下,凭什么他才刚来公司橘姐就看上他了,就因为那张脸?一看就是整来的!所以我一定要逼出他的过去!让他亲口承认整容!”

陆窈并不想吐槽,虽然宋禹哲听着有些可怜,但他这种自私自利的xìng格,为了梦想跟父亲吵架,为了威胁季时光抓自己,自己扭曲心理还怪别人,明明是他毁了自己才对!

反正陆窈一点也不想同情他,而且宋禹哲说话太难听了,难道长得好看就一定是整的吗?这种人真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虽然宋禹哲本人确实还不错,不过跟季时光比起来确实逊色多了。

季时光是那种天生就光芒万丈的人,五官精致又完美,反正怎么看都是帅啦!

不过,在陆窈心里再帅的帅哥也比不上周则安,毕竟情人眼里出西施嘛。

周则安确实称不上超级帅啦,但也是美少年一枚,身上气质独特,加上他的五官长得自然又舒服,一般人都过目不忘,何况这是陆窈喜欢了那么多年的人,肯定觉得他是世上最完美的人啦!

在心里分析又分析后,陆窈觉得自己此生也算无悔,比如陆简,比如杨映,比如崔浩然,比如季时光,也比如宋禹哲,还有她最最最喜欢的周则安!

她才发现自己身边居然围绕过这么多帅哥!知足了!

宋禹哲见陆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理他,就生了气,啪啪啪地敲门,等两个保镖开门后,他就气呼呼地走了。

陆窈不以为然,对宋禹哲翻了白眼就闭眼去脑海勾勒周则安模样了,这些天都是靠想周则安她才觉得处境还没那么绝望!想念啊!

就这样又过了一周后,陆窈吃完最后一小块干粮,刚打算找水喝,突然发现食物没了,宋禹哲居然从那天走后也没回来过,陆窈看了看自己已经依然瘪瘪的肚子,心想自己不会就这样饿死吧?

她目光幽幽看了一下周围,发现除了杂草还是杂草,刚来那两天她碍着人xìng的骄傲与自尊想着宁可饿死,也不要卑微可怜地像乞儿一样活着,可是这会,她却觉得只有想方设法地活下去才是王道。

正文 第254章:直白boy

“活着啊!”她轻轻叹了口气,就地坐了下来。

现在的陆窈可以说是非常狼狈了,衣物肮脏,脸色憔悴,头发也不知沾染了什么乱糟糟地粘在一起,跟鸟窝差不多了。

手机被没收了,周围也没有镜面,但陆窈从浑身不舒服地状态也猜得出来自己此刻好不到哪去。

其实不是没有绝望过,不是没有大喊大叫,踹门踢墙过,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试过了。

可是没有人……这荒芜之地,别说人,就连在这野地建起的铁屋住了那么久,陆窈也很少见过虫子什么的东西,这里的活物太少了,说明根本就是没有人会接近这里,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被找到。

自救救不了,等救援又不知到何时,她如今只能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啊!

陆窈想着想着,便在一处还算比较茂密的草丛扒拉扒拉起来,找到一些比较鲜嫩的小草,她便折了下来放在手里。

等找得差不多后,她就坐回原来的小窝里准备开吃,这时候就听见大门被大力地撞了一声,接着是锁链被砸断的声音,然后陆窈就看到那扇关了一周的大门再度开启,此时正是中午,刺眼的阳光伴着大门开启一瞬间照shè进来,她眯了眯眼,恍惚觉得自己有些认不清门口的少年了。

周则安,果然最后找到我的还是你。

陆窈笑了笑,向他招了招手:“周则安!我在这!”

周则安定定看了一眼她,确定眼前这个浑身肮脏的人是陆窈后,一直慌乱不安的心终于在此刻平静下来,他大步走过去,没有嫌弃地抱起她。

上一次他找到自己时她因为惊吓过度而哭不出来,这一次即使曾有绝望,即使见到他的那一刻她感到委屈又心酸,但她还是没有哭,只是因为这个人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在见到他的那一瞬间,那些曾经的伤痛都已成为过去式。

周则安最先出声,却是一句充满叹息的道歉:“阿窈,对不起。”

陆窈看了看他,依然是笑:“没事啊,不用道歉,你又一次找到我了我很开心!”

周则安抿唇不语。

荒原很偏,也很大。

周则安抱着陆窈走了很长一段路还没到头,她有些昏昏yù睡,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不过她又不想就这样睡去,便睁大眼定定看着周则安。

实在是她的目光太过专注,周则安本来还不甚在意,半晌许是觉得不适才停下步伐,弯头看她:“困了就睡,不必强睁着眼。”

不过陆窈这会却精神得很了,她透过周则安眼中看见自己倒映的面容,有些兴奋:“我变成这样你居然还认得出我!是因为我太特别了吗?”

周则安摇摇头,陆窈便垮了脸。

他走了几步,这才笑道:“你很普通,跟这世上许许多多的人一样普通。”

虽然这话说得没错,不过陆窈还是有点不开心,本以为周则安还会说些情话什么的,但这么直白是不是不太好啊!

算了算了,这么一个直白boy,估计也不撩到什么妹,所以她还是原谅他的直白吧!

正文 第255章:你和猴子的区别

想起在他瞳孔里,她看见自己脏兮兮的脸和乱糟糟的头,而且她半个月不洗澡了耶,味道那么重!

虽然心里极度不好意思,但陆窈可却没有下来走的打算,她心安理得地由他抱着,还特别不怕死地用沾满黄泥的手摸了一下周则安的衣服,然后特地观察周则安的脸色,发现一点也不变样,她惊奇道:“周则安,我记得你小时候特别嫌弃我流鼻涕脏兮兮的样子啊,长大后也不喜欢被人碰,身上一脏就皱眉,我一直以为你有洁癖症呢!”

周则安并不否认:“洁癖症算不上,只是不喜欢被陌生人碰。”

“哦,我知道了。因为我不是陌生人呗!”她喜滋滋地又摸了一把。

周则安无语,他看了一眼遥遥在望的荒原尽头,有些心累地喘了口气。

陆窈却注意到了,她马上挣扎跳下来,大大咧咧道:“没事,我自己走啦,又没缺胳膊少……诶?”

她话没说完,又被周则安再度弯腰抱了起来,仿佛为了防止她再跳下来,他这次双臂用力紧紧地固着她,生怕她逃脱了一样。

“阿窈。”他又喊了她一声。

陆窈啊了一声,就听他闷笑道:“你知道你和猴子最大的差别在哪吗?”

陆窈有点呆:“不知道?”

周则安低声道:“差别就是……猴子住在山洞里,你住我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