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2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陆窈连连应是,虽然西顾总坑徒弟,但总体来说真的是个好师父,可是在手把手的带徒弟呢!

在西顾引导之下,陆窈来到了一块木牌面前,在木牌两边伫立着两位士兵,身后则是一片浸在洪水中的村庄,哀嚎声,哭泣声,水流声,汇成了一首悲怆的音乐。

正文 第23章 耐久度

任务剧情其实很有意思,成王仲康自己颁发了个治水的任务,又扮作普通书生模样,在木牌前愤世嫉俗,辱骂成王,士兵要出手教训书生,被玩家阻拦,之后玩家跟书生jiāo谈一番,就开启了海寂之路。

开始,陆窈还兴致勃勃地慢慢看剧情,本来两分钟可以做完的开头任务被她拖成了十分钟,惹得西顾一阵不悦:“Esc键知道在哪吗?速度给我跳剧情。”

陆窈哀嚎:“连剧情都不给我看,那还有什么意思?”

西顾:“照你这速度,半年都做不完任务。”

陆窈:“……”

知道西顾是为自己好,陆窈只好点头哈腰称是:“一切谨遵师父大人的话。”

“jiāo任务。”已经解决最后了一个怪的西顾说。

陆窈赶紧乐呵呵地去jiāo任务,又是一番长长的对话后,陆窈就骑上马跟着任务NPC走了,西顾就跟在后面。

看着美艳大长腿的道姑,以及狂帅吊zhà天的女魍魉,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路上,陆窈脑子里顿时蹦出一句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这种不用自己动手打怪的感觉太棒了有没有?

说起来确实没有比陆窈更幸运的人了,恐怕天底下也只有西顾这么无聊的人才会跟在徒弟屁股后面给她清理怪物。

从芦花坞一路走来,在经过苏提边上的时候,陆窈停了下来。

她蹦蹦跳跳地跑过去,摆了个poss,准备给自己截张美美的图,西顾也跟着凑了过来。

陆窈还想,跟自家师父合张照也不错。

于是截图键刚要准备摁下去,就见系统提示一声:西顾狂xìng大发了。

什么?陆窈懵逼,就见西顾的名字变成了红色,接着就见西顾化身一个绿毛怪物,举着剑朝陆窈劈头而下。

duang!黑白了。

系统:您死了。装备耐久度下降百分之五十。

陆窈:“师父!”

西顾:“任务没做完之前,哪都不许逛。”

陆窈:“师父(泪目)为什么要逼我这么紧?”

西顾:“你想跟上次一样被人妖兄剁了,我也不介意。”

陆窈:“胡说,那肯定是意外,哪有人会乱杀人。”

这话刚落,就见一群人路过,瞧见了红名的西顾,马上兴奋得不成样。

“嘿,那边有个红名!”

“在哪,在哪?”

“你们都别动,我刚领了侠义,让我来。”

于是,陆窈就见一群人轰轰烈烈地向自家师父攻来,西顾也没还手,成功死在了群殴之下。

陆窈:“师父你不是大荒第一美人吗?他们也太狠了点吧,居然对一个弱女子下手。”

西顾:“废话少说,起来。”

这时西顾已经原地复活起来,又用掉了包裹里最后一个聚魂固魄符,心痛地想,果然要找个绑定nǎi了,不然照小徒弟这么死下去,师徒声望都只能用来换救命符了!

陆窈被救起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自身装备掉了多少耐久,好在好在只掉了5点左右,要知道装备耐久掉得越多,修装备的钱就越贵!

如果不及时修装备,等耐久度掉完了,那这件装备基本也就废了。

陆窈在附近商人那里修完装备后,又接着骑马继续做任务去了。

正文 第24章 不愉快的早上

早上的时候,陆窈是被头皮给痒醒的,没错,咱们的陆大小姐已经两天没洗头了,想起昨天周则安抓她头发又嫌弃的语气,陆窈也觉得自己该去洗头发了。

不过,貌似肚子饿得更厉害了点。

陆窈坐在床上,一会挠挠头,一会摸摸肚子,最后决定先去吃饭,吃完早餐再来洗脑袋。

崔丽丽那家伙不知道一大早就跑哪里去了,陆窈随意梳了两下头发,就一个人抓着零钱准备去校门买两个包子来啃。

好歹不歹,偏又让她在路上碰见了周则安,这是不是所谓的冤家路窄?

陆窈目不斜视地走过,从校门的摊位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一边啃一边往回走的时候,她看到周则安还站在树下。

周则安今天穿了一身白,很是骚包,他倚靠在树旁,不知沉思什么,接触到陆窈的视线,他便微微抬了头露出精致的下巴,从陆窈这方看去,显得他的脸部更加完美尖锐。

她想,真像个妖精。

这时从陆窈身边跑过一个同样白色衣服的女孩子,俏丽的短发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度,她手里端着一个便当,跑的方向正是周则安。

陆窈皱皱眉,不知何故步伐有些加快起来,却在路过周则安时,又变慢了下来。

她一边咬着早已吸干的豆浆吸管,一边用眼角余光偷瞄周则安与那个女孩子。

女孩子将便当递到周则安面前,声音有些发抖:“学、学长,早早早餐……”

周则安眼里闪过一丝不耐烦,本来伸手yù推开的动作忽然变成了接住,女孩子果然面露惊喜,两坨红晕更重:“学、学长……我……”

她话没说完,周则安忽然向前倾了一下,在她脑门上轻轻一掠:“谢了,可爱的短发女孩。”

说完,周则安就拎着手中的便当走了,再走到转角的时候,他随手一扔,准确地甩进了垃圾桶。

树下,女孩子仍是一脸红晕,等到周则安走远之后,才反应过来,她、她还没告诉学长名字呢!

自始至终,看着两人互动的陆窈只觉心中一阵郁气,便气呼呼地把手中包子当成了某人的脸蛋,使劲咬嚼。

等回到寝室的时候,崔丽丽已经回来,看着陆窈气鼓鼓的样子,觉得十分好笑,忍不住伸手戳了戳她脸颊:“一大早的,你气什么?”

“还不是因为……”陆窈嘟囔一声,差点没将周则安的名字说起来,到嘴边的时候又奇迹般地咽下了去。

她坐在电脑前,准备开机玩游戏,然而脑海里挥之不去老是那周则安摸头笑得温柔的样子,呸呸呸,可恶的周则安,那女生的头发肯定有虱子!

想到这,她更是烦躁了,头皮反倒更痒起来,她抓了抓脑袋,结果搞得头皮屑满天飞,吓得崔丽丽大叫:“天啊!陆窈你几天没洗头了?”

陆窈瞪她一眼:“两天!”

崔丽丽有些不敢相信地嚷着:“两天也不可能有这么多头皮屑吧?”

“心烦气燥行不行!”她起身在原地踏步,心中愈发烦躁起来,“啊啊啊!我要疯了!”

“怎么了?一大早像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