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1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11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接着,门一关,啥都隔绝了。

陆窈一屁股坐在床上,环抱双臂,为了表明自己很生气,她还用力地哼了一声。

然而周则安理都不理她。

陆窈等了半天,也没听到周则安说话,她抬眼一看,只见周则安一直在默不作声地盯着她。

他就这样不笑不怒,眼神平淡的样子,实在是把陆窈激怒了,明明她在生气好嘛?他为什么不安慰自己?

一肚子气话刚到嘴边,陆窈还没出声,周则安忽然倾身靠了下来,他双手撑在床沿,脸与陆窈只有一厘米的距离。

靠得这样近,陆窈才感觉到周则安看似平淡的眼里却饱含着一丝冷意。

他侧了一下头,带着呼气的一句话落在她耳里,显得又轻又凉:“是不是只有你能生气而我不能生气?”

正文 第218章 退学?

陆窈心里陡然一阵发凉,她才想起自己来找周则安是为了什么,本来就是打算来道歉的,结果倒是她先生起气了。

知道错了以后,陆窈赶紧道歉:“周则安对不起啊,我那天就跟你发信息说清楚了,现在那个人也没来缠我了!”

说完,陆窈赶紧一把抱住他手臂撒娇道:“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周则安也没抽出他手臂,只是依旧在盯着她看,陆窈不明所以,只是一副委屈可怜样。

他看了她半天,千言万语还是化为了一句叹息:“我知道了,我没为那事生气。”

“那你为什么都不理我?”陆窈一脸郁闷地看他。

周则安见她还是一脸懵逼,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便侧身坐在她身边,然后手一揽,将陆窈拉入怀里紧紧抱着,才出声道:“那天想喊你出来,是我爸的祭日。”

话已至此,陆窈怎么还会不明白,她终于知道周则安为什么生气了,感情她出去和朋友玩而不陪他,那天得多伤心啊!

“对不起。”她很真诚地再次道歉。

“没关系。”周则安说。

他似乎一点也不想松开她,只是紧紧地搂着,陆窈感觉手臂都快麻木了,想着要不要挣脱开来的时候,再听周则安说:“你不陪我也是应该的,你有自己的玩伴,不需要时时刻刻陪着我。”

陆窈还没能出声,他却叹了口气,继续说:“可是陆窈,我发现我只有你了,如果你都不陪我了,还有谁能陪我?”

他话音刚落的刹那,陆窈已经紧紧伸手抱住他,她心疼地告诉他:“周则安不要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你有需要就喊我,我一定会出现的,真的!我喜欢你,只要你不抛下我,我们就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那一刻,周则安感觉自己和陆窈就像世间两只岌岌可危的小兽在紧紧依偎着,好像他们一无所有,在这世上只有对方而已。

可是到底是不一样的啊,他是真的一无所有,陆窈还有家人,还有很多很多伙伴。

在心里重重叹气,周则安面上却露出一个笑容来:“好了,该出去吃饭了。”

一想到俞文燕还在这里,陆窈就生气:“我不想看到她,我不要吃。”

“别闹了,吃完后我有话跟你说。”周则安轻轻拍了拍她后背。

见周则安又像以前宠她了,陆窈这才有点开心地点头:“那吃完了你让她赶紧走人。”

“嗯。”

于是两人就手牵手出去了,结果没等周则安赶人,饭吃到一半俞文燕就自己跑路了。

没办法啊,一个单身狗使劲基仔人家情侣中间,脸皮再厚也待不下去啊!

看到俞文燕走以后,反正陆窈很开心,吃完后还难得主动地去帮周则安洗碗。

等一切处理干净以后,周则安就拖着陆窈回客厅坐着。

“吃水果吗?”周则安拿起一个苹果问她。

陆窈摇摇头。

周则安就放下了苹果。

陆窈觉得很奇怪,看周则安这样好像有什么话要说却又难以启齿。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主动开口:“你刚刚不是说有事跟我说吗?”

“嗯。”周则安回她。

“那……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陆窈小心地观察着他的神色。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周则安先是摇摇头,接着看了一眼她,然后又闭上眼道:“下个学期我不想读书了。”

正文 第219章 傻子!

“什么!!?”陆窈猛地跳起来,一向少bào粗口的她都忍不住在心里骂卧槽,这还叫不是什么大不了吗?

何况以周则安的资质,大四后考研也不是很难吧?陆窈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退学。

似乎早就料到陆窈会是这些反应,对比她的一惊一乍,周则安依旧显平静:“很简单的道理,没钱读了。”

没钱?怎么会没钱?周则安的妈妈不是有钱人吗?

陆窈联想到上次母子俩争吵时的对话,她也不是很蠢,有些猜出来了:“是因为你妈说了什么吗?”

周则安没否认,他点点头,忽地盯着陆窈脑袋看了半天,陆窈被看得莫名其妙,刚想说头顶看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就见周则安伸手过来撩起她的刘海,放在指尖里轻轻摩搓:“她让我去跟一个企业家的女儿见面,我拒绝了……”

周则安只说了一句话,不过陆窈也猜得到大概内容了,不就是他妈妈要逼他俩分手,然后给周则安找个门当户对的对象吗?

只不过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是,这么狗血的内容怎么发生在自己头上了?

而且,陆窈觉得自己其实还是蛮喜欢周则安妈妈的,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喜欢自己?就因为她家没那么有钱?

陆窈心里有点小郁闷了,不过她还没说出口,周则安就从她脸上表情猜出来了。

“别乱想,她不是讨厌你。”周则安放下他的手,忽而低头自嘲一笑:“她只不过把我当做她事业上的一块垫脚石罢了,从来不需在意我的想法。”

陆窈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好,她只是想到周则安说要退学的事就忧心忡忡,西大的学费确实比一般大学贵得多,所以当初为什么周则安警告她不要接近陈辰,实在是西大里的学生每个都不平凡,你看再不济的,比如陆窈这样的父母是中学教师,但她远房表舅可是副校长啊!

这年头,没点背景去哪都不好混。

陆窈也不是她父母,更没资格提出“拿我家钱送你继续深造”之类的话,他们的关系也没亲密到那一步,别说陆窈父母怎么想,光是周则安更不愿接受这样的施舍吧?

于是陆窈想到了一个想法:“不是快暑假了吗?我和你去打暑期工,这样就凑够下学期学费了,然后平常再找一些兼职挣点生活费不就行了?”

这话说得倒是容易,不过陆窈从小也算是被呵护长大的,所以周则安很怀疑:“上次坐火车你都觉得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