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1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男神太美:污入妖途_第110章

小说:男神太美:污入妖途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8-03-08 22:19:58

想暴露沈亦。

你对苏铁惜说:“不是,我是听别人说的。”

苏铁惜对你说:“不管你是听谁说的,请以后不要问她这些事了。”

难得好像见到苏铁惜用这么客气的语气,陆窈有点惊讶,随又释然。

你对苏铁惜说:“嗯,好的。”

陆窈打算传送回苏堤就下线了,因为她喜欢那的音乐和场景,所以每次上线下线都喜欢在苏堤。

然而她刚传过来就被眼前陡然出现的苏铁惜吓了一跳,提着两把短刀,挺着小蛮腰,一身暗黑常服,yīn深深地盯着她。

“!!!”

陆窈吓得在当前打了三个感叹号,随紧张退后两步:“你!想干嘛?”

正文 第217章:大荒美如画

苏铁惜没吱声,跟她僵持了半天,才出声道:“我不是来杀你的。”

陆窈还是一副戒备状态,她才不会相信他这么善良呢!

见陆窈没放下防备,苏铁惜也不生气,只是收了刀,转身召唤出一个双人坐骑,接着朝陆窈发出邀请。

陆窈半疑半惑,确定他真的不是来杀自己后,才接受邀请上了坐骑。

苏铁惜就载她飞到了苏堤对面的灵隐寺去,放她下来,自己也下马了。

在陆窈惊奇的眼神中,这个据说杀戮很重的魍魉在慢慢走进寺内,双手合掌,做了一个祈祷的动作。

陆窈有点蒙圈,她走进去,看着身为同门的苏铁惜,再想想以前同样为杀人狂的大神nǎi茶怎么看都很奇怪啊,同样是魍魉,同样爱杀人,怎么这个就这么奇怪呢!

也不知祈祷了多久,苏铁惜才收回动作,蹲在跪垫上,对她道:“我问沈亦了,他说你是西顾的徒弟,没玩多久,对有些事好奇是理所应当的。”

陆窈:“你也认识我师父?”

苏铁惜:“嗯,很多人都认识他。”

陆窈有些黯然:“我师父不玩了。”

苏铁惜沉默一会,忽道:“放心吧,还会回来的。”

陆窈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苏铁惜这是在安慰她,她有些难以置信,“你居然在安慰我?”

苏铁惜没回应了,不知道是不是默认了。

陆窈的心情突然就变好了:“看来你也不像沈亦说的那么坏嘛!”

“沈亦怎么说我?”苏铁惜问。

“沈亦之前说你很坏,爱杀小号,然后还冷冰冰的没人情味。”陆窈表示她真的没有胡编乱造,这些全是出自沈亦之口。

“不过......”她顿了下,有些疑虑地看了一眼苏铁惜,有些不确定的语气:“他还说,在这大荒见过最痴情的人是你。”

苏铁惜依旧沉默了一下,才出声:“痴情人都是可怜虫。”

陆窈不敢苟同,但她却认为这句话说得没错,在游戏里喜欢上一个人,而且对方不喜欢自己的话,确实很可怜,而像苏铁惜爱得这样深沉的男人她倒是第一次见。

毕竟以前碰见的都是女孩子被伤害啊,第一回碰见被感情伤害的男人,所以她好奇心忍不住涨三分。

“现在叶染青不是回来了吗?”

“是这样没错。”他点点头,没再持着冷冰冰态度:“她回来了,并且还在我身边,这就够了。”

彼时正是傍晚,夕阳余下,光晖落在这个魍魉的身上,一身暗黑常服宛若镀金。

陆窈忽然觉得没有再问下去的必要,她也不需要清楚叶染青的感情到底如何了,这是他们的故事,从始至终,她只是看客。

并不是世间万事都要追根求底,有时候浅尝辄止是对自己的约束,也是对他人的一点善意。

陆窈看他一眼,轻道:“现在这样,很好。”

苏铁惜怔了怔,有些难得地微笑:“对,现在这样很好,我很开心。”

陆窈和苏铁惜走出灵隐寺时,看到一大片晚霞映在西湖上,微风袭来,湖水波澜。

苏铁惜忍不住感叹:“西湖挺美的!”

陆窈眨了眨眼,忽然抬手指着远方似泼墨而成的青山道:“你看那边的山像画一样,可真好看。”

苏铁惜随之望去,只见叶染青坐着白兔团团缓慢渐行,她的一袭红裙在青山映衬下格外明显。

他低低一笑:“是啊,这大荒美如画。”

正文 第217章 生气

陆窈最近很郁闷,因为前两天发生了一件很扎心的事。

那天周则安和表哥郑修文同时约她出去,实在是陆窈觉得这么久以来没和表哥出去过,心一狠就推脱了周则安。

谁知出去玩的时候认识了郑修文的一位朋友,这位朋友第一眼就看上陆窈了,一直说要追求她,尽管陆窈强调自己有男朋友,对方还是不肯死心,一有时间就来蹲守在女生宿舍楼下。

刚好某天这位朋友来的时候,陆窈与他拉拉扯扯间要摔倒了,对方拉了她一把,于是陆窈就跌进对方怀里了,狗血的是,周则安出现了。

于是,就这样,周则安跟她冷战两天了。

后来那人再来找陆窈时,都被她气呼呼地吼走了,对方见陆窈这么气便也不再好意思纠缠了。

但陆窈还是很郁闷,就算那人不来纠缠了,她也给周则安发信息解释了,但他还是不肯理她啊!

想了想,陆窈决定去公寓找他算了。

说做就做,她赶紧收拾东西出门。

不过陆窈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她刚来就看到这么刺激的一幕!

俞文燕,就是上次超市碰见的那个小学同学,她不知什么时候得到了周则安的地址,陆窈来的时候,她正提着一大袋菜品按门铃。

周则安开了门,说了句“来了”,就让她进去了。

陆窈突然好气哦,如果不是周则安说的,这个俞文燕怎么会知道他的住址呢?

她生气想要走人,又想到两人孤男寡女在一间房子里,肯定不“安全”!

所以,她还是去敲门了。

周则安又来开门了,见是她居然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默让开一边示意她进来。

陆窈几乎是抬着鼻孔进去了。

俞文燕见了她,一点也不惊讶,她戴了围裙站在厨房里笑着跟陆窈打招呼:“嗨陆窈,你来啦,我在做饭呢,你去坐着吧。”

陆窈很生气,为什么俞文燕表现得像女主人?她不想理她!

因为客厅连着厨房,视线一转就能看到俞文燕。

陆窈就进卧室关门去了。

她以为周则安会跟进来,可等了半天人影都没有,她开了房门偷偷一瞄,只见他坐在客厅里跟厨房中的俞文燕谈笑风生。

心里就像有许多刺在扎一样,密密麻麻地,不疼不痒,却要把人逼疯!

陆窈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她冲出去拉起周则安的手,两人的谈话戛然而止。

在俞文燕愣呆的眼神中,陆窈气鼓鼓地周则安拉进了卧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