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9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9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等了好久,不由得抬起头看天子。
  然而他们看到的天子却已经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镇定。这乍暖还寒的春天里,端坐在御座上的天子竟突然间流出了满头大汗。那不是细汗,那是密密麻麻的一大片冷汗,即便是张光航和王德化这样隔着三米跪在前面,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在王德化和张光航的心目中,朱由检就算不是英明神武,也从来都是镇定自若指挥若定。他们当真从不曾看到天子这副样子,一下子也呆住了。
  朱由检也发现了自己在臣子面前的异常,抬起手来想掩饰一下。然而抬起手来他才发现右手在微微颤抖,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掩饰自己的慌张,只能无奈放下去。
  王德化和张光航对视了一阵,眼睛里也有些慌张起来。
  天子举棋不定成这个样子,如何做大事?
  王德化把牙一咬,大声说道:“圣上!天津只有五万兵,我们有二十万。只要我们一鼓作气,一定能攻破李植老巢!”
  朱由检又是一阵沉默。
  许久,他才看着地上的王德化,重复地说着:“五万……”
  “五万……”
  朱由检突然看向了站在一边的王承恩。
  “王承恩,你怎么不说话。”
  王承恩听到天子的询问,突然间就满眼泪花,仿佛是大难临头。
  他蹒跚地跪了下去,俯身说道:“皇爷!此等大事,奴婢哪里敢置喙?只要皇爷下了决心,前面就是刀山火海悬崖峭壁,奴婢粉身碎骨也要为皇爷冲锋陷阵。”
  听到王承恩的话,朱由检闭上了眼睛。
  许久,他才睁开眼睛,说道:“王承恩!”
  王承恩赶紧答道:“奴婢在!”
  朱由检吸了口气,说道:“你去京营传令,让杨国柱准备骏马器械,弹yào粮草,准备发兵。”
  王承恩愣了愣,抬头看向了朱由检。
  作出发兵的准备?打天津绝对是以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怎么能大张旗鼓准备?如果让李植知道京营新军已经准备打仗,李植能不防?
  王德化大声说道:“圣上!要么就雷霆万钧杀到天津,要么就不做声张!如果我们大举备战又不速攻,恐怕只会增强李植的戒备!”
  朱由检又闭上了眼睛。
  王德化扑通一声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大声喊道:“圣上!此时绝不是犹豫的时候!”
  朱由检叹了口气。
  “朕累了,今日便这样吧。”
  王德化和张光航诧异地抬起头,看着朱由检。
  朱由检在御座上坐了几秒钟,不再和臣属们多说,一转身走进了寝宫。
  ……
  大明历三月十七,西伯利亚的冷风依旧凛冽。
  沙俄西伯利亚东岸的指挥部就在黑龙江的北畔,是沙俄在远东扩张的桥头堡。沙俄伯爵,东岸指挥官科科林坐在他的办公室内,仔细观看着桌子上的情报。
  “天津已经只剩下四到六万人?”
  科科林不是粗豪的哥萨克,相反,他是一名出身高贵的沙俄普尔顿家族贵族。他身上穿着紧身的绒质大衣,大衣下健壮高大的身材显得极为魁梧。嘴唇上蓄着的胡子让他看上去很儒雅,有一种温和的气质。
  站在旁边的副官叫做孔巴罗夫,躬身说道:“没错,指挥官,上次在明国东北大败后我们就加倍投入了侦探力量,在天津时刻侦查李植的情报。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们花了那么多钱,自然能掌握天津的虚实。”
  “李植这一年一直在往海外调兵,现在天津已经是极度空虚。”
  顿了顿,孔巴罗夫说道:“而且!”
  科科林追问道:“而且什么?”
  孔巴罗夫兴奋地说道:“而且伯爵!大明国的皇帝上个月动员了二十万京营新军,似乎是要进攻天津。”
  科科林愣了愣。
  怔了一会,他才问道:“大明的皇帝要做什么?”
  孔巴罗夫笑道:“伯爵,毫无疑问,大明的皇帝已经无法忍受李植了。李植这些年在大明飞扬跋扈,甚至动刀大屠杀大明皇帝的大臣,一次杀了一千多人。明国有一句话叫做是可忍孰不可忍,明国的皇帝也发现了天津的空虚,要采取行动了。”
  科科林看向孔巴罗夫,沉思了一会儿。
  他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了办公室旁边墙壁上的远东地图旁边。
  他在地图上点了点。
  “李植在印度面临波斯、奥斯曼和印度的抵抗,为了胜利投入了二十万人,现在在北方只剩下四到六万人。”
  “大明的皇帝动员了皇家的军队,现在这二十万明国御林军也成为了李植的敌人,随时会扑向李植的大本营。”
  孔巴罗夫兴奋地说道:“是的!伯爵。”
  科科林沉吟问道:“孔巴罗夫,你觉得李植还有能力守卫他的东北三省么?”
  孔巴罗夫大声说道:“不可能!伯爵。我们的兵马若是攻入东北劫掠一番,李植根本无力抵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满载而归。”
  孔巴罗夫抬起了头,看向了窗外还依稀有些白雪的西伯利亚针叶林。
  西伯利亚实在是太冷了,俄罗斯帝国虽然是世界上最耐寒的民族,却也极度渴望得到南方的土地。西伯利亚东岸的海港一到了冬天就被海冰冰封,根本无法航行。而在李植的东北三省,则有冬天不冻的优良海港。
  对于沙俄来说,向南扩张是在他们血管中流淌的天然血液。
  西伯利亚和莫斯科距离万里,不可能来回通报商量。作为西伯利亚东岸的总指挥,科科林拥有便宜行事的全部权力,完全可以调动麾下的两万三千俄罗斯士兵。
  孔巴罗夫躬身说道:“指挥官,李植的东北三省富庶无比,我们冲进去劫掠是稳赚不赔的。如果我们进去劫了几次彻底破坏李植的东北经济,李植最后就不得不放弃东北,那时候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科科林点了点头,大声说道:“你说的对,孔巴罗夫。调集我们所有的军队进入东北三省劫掠!如果李植抽不出军队抵抗我们,我们就一路抢到辽东去!”


第1082章 逆贼
  大明历四月初八,大明朝内阁首辅崔昌武端坐在自己宅邸的大堂中,细细品茗着北直隶保定府的新茶。
  窗外突然飞来一朵桃花花瓣,飘落在崔昌武的茶几上。
  崔昌武诧异地抬头往外面看去,却看到玻璃窗外,一树桃花已经是迎风怒放。
  崔昌武看了许久,忍不住唱道:“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把目光从桃树上收了回来,崔昌武放下茶杯,摇了摇头。
  天子已经快两个月没有上朝了。自从京营新军被动员起来以后,天子就抛弃了所有的常规政务。如今天子只关心各地的军情,从乾清宫中不断发出圣旨调集各地兵马,隐隐用各镇边军摆出了包围天津的态势。
  内阁中的来自各地的奏章堆积如山,天子的宦官们一份都不来取。到了这个月,崔昌武都懒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