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9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9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话似乎不准备把银子全还回去啊!这钱到了魏祖冰的口袋里,就没有吐出来的道理。
  刘取义点了点头,往县衙门外跑去。
  然而县衙外面的情景,却让他眼睛一瞪。
  短短一炷香时间过去,县衙外面已经聚满了更多百姓。衣衫褴褛的大名县百姓们恶狠狠地瞪着县衙门口的衙役。一眼看过去只看到愤怒的人群,根本算不出那里站了多少人。
  人群中时不时有人吼几嗓子。
  “狗官凭什么封我们菜市场?”
  “狗官出来!”
  刘取义快步走上去,正要喊话,却看到人群中一个一身补丁瘦弱不堪的男人大喊一声:
  “冲进去打死狗官魏祖冰!”
  “我们大名县的百姓不干了,我们自己占领县衙,投奔齐王了!”
  那些满眼怒火的百姓们听到这句话,顿时沸腾了。
  “我们大名县的百姓投奔齐王了!打死狗官!”
  “打死狗官!”
  “投奔齐王!吃饱饭!”
  “大名县归一镇九省了!”
  上千人突然一下子发出了巨大的嘶吼,沸腾起来。
  前排的市井小贩们是城外菜市场中的菜贩,是这次被封的主要受害人呢。他们像是发了疯,对着县衙门口的衙役就扑了上去。
  那些衙役哪里敢和这么多百姓对抗?他们惨叫一声,丢了水火棍就跑。
  愤怒的百姓冲进了县衙,直奔三堂而去。百姓所到之处,衙役们望风而逃。
  刘取义脑袋一缩,飞快地从一间押签房后门跑了出去,撒腿往县衙外面逃,头也不敢回。


第1079章 根基
  乾清宫中,气氛十分凝重。
  朱由检看着大名县县令的奏章,眼睛有些发红。
  大名县的百姓居然占领了县衙,鼓噪要求加入齐王李植的一镇九省,这当真是一巴掌打在了朱由检的脸上。
  这一巴掌,宣告朱由检变法政策的完全失败。
  这些年朱由检目睹李植一镇九省的强大,目睹大明的风雨飘摇,也曾经锐意改革。他先是在北直隶和山西均平田赋,建立法庭,号称变法。接着又把这新法推行到整个北方。最后在江北军溃败整个江南都被朝廷控制后,朱由检又迅速把新法推向全国。
  朱由检为了推行新法,曾经站在整个官僚集团的对立面。甚至在人身受到东林党威胁后,朱由检还是想法设法控制了新军,最后通过东厂番子翻盘,压制住文官强行推行新法。
  朱由检曾以为新法一旦推行,天津和大明其他地方的巨大差距就会被逐渐追上。朱由检曾天真的以为只要抑制住士绅逃税的行径,只要通过新式法庭维护一下底层百姓的生存权,整个大明就会朝气蓬勃,中兴有望。
  然而预料中的大发展,却迟迟没有出现。
  虽然均平田赋后税赋确实得到了保证,原先频频拖欠,甚至基本收不上来的地方税赋开始足额征收了。地方上小农的税赋压力也大大减轻了,动辄被士绅和贪官逼反,加入流贼的情况再不曾出现。
  但是大明其他地方却始终没有出现象一镇九省那样的经济腾飞。
  朱由检想简单依靠均平田赋和建立法庭中兴大明,成为一个不世明君的想想最终被证明只是一个幻想。大明朝的士绅依旧是候补官员,即便不能逃税依旧一手遮天。在地方上士绅仍然是统治阶级,文官们以种种手段对抗势单力薄的法庭,用行政命令约束法庭的职能,甚至完全对抗法庭的判决。
  大明朝依旧是一个暮气沉沉的农业社会,除了眼看就要倒塌的大厦稍微撑住了一些,除了差点就要被逼反的农民们勉强吃上了饭之外,原先期望的大变化一个都没有发生。
  朱由检花了几年时间,投注极大希望的新军也全军覆没在湖广。
  新军的覆灭,让朱由检受到极大的震撼,原先雄心勃勃要大干一番的朱由检自此明白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的。大明朝上上下下已经腐朽透了,不是一个均平田赋的新法就能成就伟大事业的。
  曹变蛟的新军覆灭后,朱由检就再没有原先那种大干一场的雄心,转而希望做一个守成之主,能守住满清被灭,流贼平定,江南平静的大明江山。
  然而树yù静而风不止。
  朱由检想就这样守着江山,缝缝补补过了,李植却不愿意。李植没有什么私yù,却有澄清宇内造福天下的抱负。对于大明朝士绅官僚,豪强宗族蝇营狗苟,对于大明的百姓昏昏沉沉日复一日,李植不能忍。
  李植是睁眼看世界的人,李植不能看着欧洲人在全世界开拓,繁衍子孙,而大明的百姓却在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枷锁中变成可以随意欺辱的东亚病夫。
  李植一打败江北军,就先斩后奏对朝廷中的文官举起了屠刀,一次杀了一千多人。李植更强迫朱由检废除科举,打破儒教在中国几千年的统治地位。
  在朱由检看来,这废除的不是儒教,这废除的是大明朝根深蒂固的统治基础。
  如果大明朝的百姓不再信奉儒教,不信奉君臣父子,那百姓们信奉什么?信奉李植的公德?谁造福百姓就尊崇谁?那李植让这么多大明百姓吃饱饭,富裕了,李植打灭满清和流贼救了天下百姓,那是不是都要去崇拜李植。
  那以后这天下的民心,朝廷还能占据一分一毫?
  李植希望用公德强盛大明,造福华夏子孙。但是在朱由检看来,李植是在一步步蚕食大明的根基。
  朱由检看着桌子上的大名县县令奏章,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
  朱由检叹道:“这些小民想赚高月钱,为什么不搬家到李植的一镇九省去?”
  内阁阁老张光航脸色同样很难看,大名县发生的事情,让朝廷上下都十分难堪。他拱手答道:“圣上,一镇九省的本地百姓是富,但外来的百姓并不富裕。大名县的百姓若去一镇九省务工,不但要承担较高的房租和物价,还要承受背井离乡寄人篱下之苦,做最苦的事情,做社会最底层的人。”
  “到了一镇九省,外地务工人员根本找不到般配的媳fù。本地的富裕百姓不但娶光了本地的女人,还要娶外来人员中好看的女子。”
  “不是穷得揭不开锅,寻常百姓是不愿意迁徙到一镇九省去的。”
  朱由检眼睛看着桌上的奏章,眼睛有些游离。
  张光航吸了口气,说道:“圣上,若是在以前,大名县的百姓受士绅控制,日日受忠孝仁义教化,也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的!”
  “但如今,百姓一个个都被齐王的公德教化,都说遵守公德的人才是好人,只有造福百姓的官才是好官。什么忠孝仁义君臣父子,现在都没有人提了。”
  “现在的百姓,一个个都说一镇九省那样的官员才是该有的样子。”
  “百姓忘记了忠孝的本分,就无法忍受上下其手中饱私囊的官员了。百姓要过丰衣足食的好日子,怨气一日盛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