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9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9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先进”的武装,少年人不禁十分自豪。
  柯普吕律躬身说道:“伟大的苏丹,根据我们在欧洲的哨探汇报,法国人,西班牙人和奥地利人的间谍都成功从葡萄牙战场上偷窃到了福尔摩沙式步qiāng和曲shèpào,开始仿制。这些装备的价格在未来会飞速下跌,英国人这次是狠狠地宰了我们一笔。”
  默罕默德沉吟片刻,问道:“印度人的银子什么时候补齐?”
  柯普吕律答道:“印度人剩下的银子已经全部运到了波斯边境,在一个叫做坎德法的城市中看守着。只要我们的援军一进入印度,印度人就会把报酬全部运入土耳其。”
  少年苏丹点头说道:“柯普吕律,贪婪的英国人敲诈了我们一笔,但是我们从印度人那里赚回来了。柯普吕律,有时候办大事就是需要一些银子,只要我们付得起,这就不是问题。”
  柯普吕律有些佩服少年默罕默德四世的气概,躬身说道:“伟大的苏丹,只要我们的军队进入波斯国境,波斯的二十万大军就会和我们汇合,一起进入印度。波斯的军队向荷兰人购买了大量的福尔摩沙式步qiāng和曲shèpào,战斗力可观。另外,和我们并肩作战的还有二十万印度各邦士兵。”
  “合在一起,我们有六十万大军。”
  少年苏丹问道:“李植的兵马攻到哪里了?”
  柯普吕律答道:“李植的十七万兵马已经进入印度东境。印度的信使到达巴格达需要一个月时间,所以我们只知道一个月前的情报。一个月前,李植的大将李老四在库尔纳一带攻打城市,扫dàng乡村。”
  “印度的信使告诉我们,李植这次十分凶恶,遇到贵族宫殿一律抢光所有金银财宝。印度最东面的贵族们不敢死战,带着家眷和军队一路往西边撤,在等待我们的援军。”
  默罕默德四世思考了一会。
  很快,他就点头说道:“好,很好,柯普吕律,六十万人对阵十七万人,我们没有任何失败的理由。”
  “明日就发兵!让想征服全世界的李植明白失败的滋味!”


第1078章 民怨
  大名县的县衙门口,百姓们越聚越多。
  县衙前面的道路上铺着青石地砖,是一个小广场。小广场的一边是县衙大门,上面挂着大名县署的匾额。另一边是一堵青砖厚墙,墙上挂着“爱民如子”,“正大光明”两副字刻。
  小广场的中间竖着一杆大旗杆,是挂县衙大旗的地方。
  聚集在小广场上的那些百姓大多是市井小民,脸上一个个都满是愤怒表情。那种愤怒不是一时的义愤,而像是积累了多年的抑郁bào发。
  开始时候还只有十几个小贩模样的人站在广场外围,隔着几十米怒视衙门门口的衙役。但是随着菜市场被封的消息传出去,很快就有越来越多的人赶来,一点点往衙门门口挤压。
  衙门门口的衙役们有些慌张了。
  站在门口的衙役被称为皂卒,这些皂卒的头目是一个中年班头。看到百姓们越聚越多,这个中年班头脸上变了色。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开始朝聚过来的百姓大声喝骂:
  “站在此处做何?此乃衙门重地!你们可知?”
  “回去!都回去!别站在衙门前面。”
  百姓和小贩看到班头的暴喝,互相对视了一阵。
  这个班头姓刘,叫刘取义,是二十多个衙役的头目,平日里在县太爷面前都站得住说得上话,是大名县一个人物。寻常时候他去哪都带着两个跟班皂卒,被人称为刘老爹。
  有些商人生意人要求县令办事,甚至还要求这刘老爹的关系,通过刘老爹给县令送钱。
  若是哪个得罪了刘老爹,那真是要吃官司的。
  刘老爹猛地往前走了一步,大声喝道:“一炷香以后我再来看,哪个还敢站在广场上的,我拖他进衙门打板子!”
  聚集在县衙门口的人群听到这句话,都沉默了。
  刘取义冷笑了一声,一甩手走进了县衙大门。
  但是往里面走了几步,刘取义就脸上一白,露出了慌张表情。他脚下越来越快,往县衙三堂里面跑去。
  “老爷!老爷!”
  县令魏祖冰也已经听说了外面的情况,瞪着眼睛看着冲进来的刘取义。
  “聚了多少人了?”
  刘取义慌张说道:“来了上百人了,还在聚集,越来越多。”
  县令慌张说道:“这是怎么回事,不就是封了一个非法菜市场么?”
  刘取义转了转眼睛,说道:“老爷,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我们大名县毗邻河南省和山东省,这里面问题很大。”
  县令魏祖冰吸了一口气,讪讪说不出话来。
  大名县的问题,魏祖冰当然知道。这大名县东面是山东省、南面是河南省,被一镇九省的两个省份夹在中间。原先崇祯初年大家都一样穷,没什么问题。但是李植管理了山东几年后,和大名县隔着一条小河的山东冠县越来越富。
  原先冠县县城里打杂的小厮一个月赚一两多月钱,现在则已经可以赚五两月钱了。
  南面的河南省南乐县情况略差一点,但也差不多。现在南乐县县城小厮的月钱大概是四两五钱,乡间农夫的收入也差不多。
  而没有被李植统治的北直隶大名县,却依旧年复一年地停留在贫困线上。至今县城里的杂役小贩只能赚一两多一个月,乡下的农民甚至更穷。
  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和近在咫尺的山东、河南对比了,大名县百姓的不满一日盛于一日。同样是一样的中原百姓,凭什么大名县的人就这么穷苦?
  谁不想多养几个孩子?谁不想多吃几块ròu?
  这几年大名县的茶楼客栈里,挑夫贩子的议论中总是说,要是大名县归齐王李植管就好了。
  那日子就大不一样了。
  刘取义拱手说道:“老爷!恐怕这些刁民是要闹事!”
  魏祖冰手上一颤,说道:“闹……闹什么事?”
  刘取义说道:“这些年大名县太穷了,每年都有好多饿死的。而旁边的山东河南那么富,这些刁民怨气冲天。我看外面聚拢过来的刁民并无人组织,恐怕这次是因为百姓们自建的菜市场被老爷你关闭的事情,自发地想闹大事了!”
  魏祖冰脸上一白,好久说不出话来。
  半晌,他说道:“你出去喊话,说那菜市场本官不关了!”
  刘取义愣了愣,说道:“那老菜市场里面那些关系户送过来的银子怎么办?”
  老菜市场的菜贩子认识刘取义,凑了银子给刘取义让他送给县令,要求县令关闭百姓在城外自发聚集形成的新菜市场。没有新菜市场,老菜市场里的关系户就能把菜价卖得很高,赚取垄断利润。
  要在以前,这都不是个事情。但这一次,民怨积累太深,激出事情来了。
  魏祖冰猛地一拍椅子,喝道:“几千两银子算什么!回头再说!”
  刘取义脸上一怔,暗道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