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9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9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机。王爷你画的设计图很精妙,但是一些零件我们现有的工艺水平做不出来。所以我们只能采取退而求其次的方法,采用折衷的方式用土法尽量实现设计图上各个零件的功能。”
  苏老三介绍道:“不过整体来说,整台机器还是实现了正常运转,能够对外输出转力。”
  李植点了点头。
  站在一边的曹余忍不住好奇,问道:“王爷,这蒸汽机和内燃机,究竟有什么区别呢?”
  苏老三说道:“大总管,这蒸汽机和内燃机最根本的区别就是,蒸汽机是在发动机外部燃烧燃料产生蒸汽,利用蒸汽驱动机器。而内燃机却直接利用燃料在汽缸内燃烧,利用燃料燃烧后高温膨胀产生的压力直接驱动机器。”
  曹余点头说道:“我明白了,蒸汽机是烧煤的,内燃机是烧汽油的。”
  苏老三笑道:“大总管,蒸汽机也不全是烧煤的。我们坦克使用的蒸汽机就是烧汽油的。蒸汽机只要得到热量就可以了,烧什么燃料都不重要。”
  曹余想了想,问道:“那这么说起来,内燃机需要更高的压力了?”
  苏老三摇头说道:“大总管,那也不是。我们的蒸汽机现在也是高压蒸汽机,内部压力也很高。内燃机刚刚研制出来,目前汽缸内部的压力实际上还没有我们成熟的蒸汽机高。”
  曹余听到这里沉吟不语,不再多问。
  李植点了点头,问道:“这内燃机四冲程的整体结构没有改变吧?”
  苏老三大声说道:“没有改变。王爷。”
  旁边的蔡怀水看了看李植的脸色,却忍不住问道:“王爷,何谓四冲程?”
  苏老三说道:“所谓四冲程,就是整台内燃机的运转分为四个阶段。首先是进气冲程:活塞落下,将汽油和空气的混合物体吸入,通过进气门注入汽缸。然后是压缩冲程:升起的活塞将汽缸入口挤压关闭,同时将燃料和空气的混合物压缩。接下来是点火冲程:接近压缩冲程顶点时的燃料和空气之混合物体被火花塞点燃,将活塞推下。最后是排气冲程:活塞升起,将燃烧过的废气通过排气门排出气缸。”
  曹余一下子就听出了关键,问道:“那被吸入气缸的燃料怎么点燃呢?”
  苏老三笑道:“我们用火花塞点燃。内燃机转动以后就会驱动汽缸内部的一个小磁圈生电,这个电流每隔一段时间产生一个增加足够的电压来越过一个小的缝隙,形成火花点燃气缸中的燃料。”
  听到苏老三的介绍,蔡怀水已经越来越听不懂了,啧啧赞叹,说道:“这听上去十分复杂。”
  苏老三大声说道:“确实是十分复杂。凭借我们目前的加工能力,也只是能勉强加工出来。”
  李植听到苏老三的话,不禁点了点头。实际上四冲程内燃机是1876才由德国科学家尼古拉斯·奥托发明的,算是十九世纪中后期的技术。
  范家庄工业水平的上一个标志产物是后装步qiāng。后装步qiāng的批量生产让范家庄的机床行业花费了几年的时间,达到了十九世纪中期水平。而如今范家庄的电力机床不断进步,已经达到十九世纪中后期的水平了。
  这每一步前进都越来越难,却又都是了不起的跨越。要知道十九世纪下半叶是科学发明的bàozhà阶段,不知道多少新机器,新设施在这个时代被更强大精细的近代工业创造出来。李植的机床达到这个水平,意味着李植可以逐渐复制这些伟大的产品。
  李植点了点头,说道:“好!启动机器给我们看看!”
  苏老三大声说道:“得令!王爷!”
  他走到那台颇大的内燃机面前,开始用力转动内燃机外面的一个摇柄。
  内燃机在未启动之前,火花塞上是没有电的,没有电燃料就无法被点燃,这就需要外力旋转摇柄驱动内燃机启动。李植小时候看到过一些老式卡车在启动时候也要外力摇动转柄,就是这个道理。
  苏老三憋足了力气,将那个转柄越摇越快,终于把机器驱动起来了。
  那转柄在内燃机带动下飞速旋转,差点把苏老三的手臂打到。苏老三猛地一拉,将转柄从内燃机上拔了下来。
  内燃机的烟囱上开始排出黑烟,整台机器发出了轰轰的声音,运转起来了。
  内燃机上面的一个轮子在机器的带动下,一点一点倾斜,然后越转越快,最后飞速地转动起来了。
  苏老三见自己做出来的机器成功了,满脸笑容,说道:“王爷你看!”
  李植点了点头,赞赏道:“好!苏老三你立功了!”
  想了想,李植说道:“接下来你的任务就是把这机器小型化,装上车子和坦克!”


第1074章 yóu xing
  崇祯二十七年八月初八,范家庄万人空巷,百姓们都挤到了城墙上面,看着齐王李植组织的汽车yóu xing。
  经过五个月的改良,最初一批小汽车已经生产出来,具备实际使用价值了。
  李植将这些汽车向整个范家庄的百姓展示。
  此时的范家庄经过无数次扩建,早就扩张到了原有的城墙外面。原先修的城墙已经变成了纯装饰用的城市景观,城墙下面就是范家庄的“内环路”。内环路是原先范家庄护城河填平后铺上水泥形成的,十分宽敞。
  这环绕范家庄中心位置一圈的内环路如今正标示着范家庄老城的位置。内环路内部的别墅虽然旧,价格却尤其贵。
  对于今天的盛事来说,这个城墙仿佛是一个观众席,刚刚好。
  顾老二站在城墙的东段,在拥挤的人潮中努力往前面挤,希望能挤到前面一点看清楚内环路上的情况。
  他身边站着已经是青年人的长子顾为升。顾为升却不像他爹那样往前挤,而是伸长脑袋往城墙下面张望,似乎并不在意能不能看到关键的汽车yóu xing。
  顾老二在拥挤的人群中挤出一片空间,招呼儿子道:“为升!快过来!别错过表演白来一趟。”
  顾为升看着拥挤的人群,眨了眨眼睛。
  他突然清了清嗓子,大声喊道:“大家不要挤了,发挥发挥公德,让小个子和孩子到城墙边看仔细了。大个子和大人往后退几步,从后面也能看到表演!”
  城墙上拥挤的观众听到这一句喊叫,都愣了愣。
  范家庄终究是一镇九省的首善之地,大家都久受李植的公德文化浸yín,听到顾为升大的这一嗓子吼叫,都有些不好意思。
  这挤来挤去的,成什么体统?
  众人看着眉清目秀的顾为升,都觉得肯定是个高材生。大家按他说的停止了拥挤,让小个的站到外面,大个的站在里面,让最多人看到城墙下面的内环路。
  顾老二个子矮,被众人让到了靠近城墙外围的好位置。他没想到自己儿子还有这样的组织才能,诧异地看着自己儿子。
  顾为升云淡风轻地走到了顾老二身边,说道:“爹,这汽车有什么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