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陆字二千三百三十号”,中间两边刻着:“银作局崇祯七年十一月内销镕”,“花银五十两重”,“作头顾阿信等”,“匠人仇士平”。
  看到天子御赐的银子,贺世寿、查登备和跟在后面的罗里宗都露出羡慕的表情。这一百两银子可不光是银子,更是一种莫大的荣誉。大多数武官一辈子也没得过这种殊荣,一般来说受到封赏的人都会把这天子赏银当作传家宝的。
  李植跪在地上唱到:“皇恩浩dàng,臣李植感激不尽。”
  贺世寿听李植唱完,点头说道:“快去把官服换上吧!”
  李植这才爬起来,到厢房去换了官服腰牌。
  那正四品指挥佥事的一套装备和从五品副千户的大不一样:乌纱帽帽顶用金,镶着一颗大珍珠做帽珠。官服常服不同于青色的副千户官服,是大红色的。官服的补子上绣素云下绣海浪,中间绣着一只张牙舞爪的老虎。官服配套的腰带是素金的。
  再看那腰牌:腰牌是黄金铸成,用料扎实,比副千户镀金的腰牌要高档得多。腰牌阔两寸,长一尺,上面纹着双云龙,双伏虎。腰牌背面是太祖高皇帝的鈒文训话,正面刻着一行字:天津左卫卫指挥佥事李植。腰牌首尾都有圆洞,上面挂着一根红丝绦。李植将腰牌挂在腰带上。
  李植在铜镜里照了照,觉得这一身大红官服让自己威武许多,十分满意。
  李植穿好衣服回到二堂,贺世寿就抚须哈哈大笑,说道:“好大一个武官来了!”
  李植虽然只是一个卫所cāo守官,在巡抚帐下根本不入流。但明代武官论起品阶普遍较高,此时李植论起品阶来是正四品武官。他穿着大红的官袍,和正三品的文官贺世寿穿着同样颜色的官服,看上去气势相当。
  当然,世事不能靠气势做判断,明末的武官相当不值钱。便是正三品的“卫指挥使”罗里宗遇到遇到正四品的“按察使司副使”充任“天津整饬兵备道”查登备也要跪拜。
  李植笑道:“巡抚见笑了!”
  兵备道查登备说道:“cāo守官步步高升,实在令我等羡慕。”
  李植拱手说道:“全赖巡抚大人提拔!”
  贺世寿见李植识趣,抚须笑而不语。
  和巡抚说了几句话,李植就告退了。出了巡抚衙门,李植又和罗里宗告辞。
  李植虽然升为cāo守官,但如今还是守备官罗里宗的下级。但那罗里宗却没有摆出上级的官威来,对李植十分亲昵,拍着李植的肩膀说让李植多来卫指挥使司走动!李植一一答应,这才离开。
  李植穿着大红官服骑在马上,气势大不一样。卫城道路上的行人纷纷避让,唯恐冲撞了这高品武官。
  李植出了天津卫城,一路向西,进了范家庄西门。
  看到李植升官换了红色的官服,道路两边的范家庄百姓们都兴奋地让开道路,仰视着马上的李植。
  “防守大人升官了!穿大红官服了!以后叫什么?”
  “你懂什么!东家现在不是防守了,我估计东家如今已经是cāo守大人了!”
  “东家真本事,跟着东家前途大好!”
  李植的升迁让范家庄的百姓们十分兴奋——李植的官位越大,他们在范家庄的美好生活就更有保障,他们是十二分希望李植升官。
  李植骑马骑到官厅大门前,当然如今这官厅已经是指挥佥事官厅了,跳下马来。
  母亲郑氏带着几个丫鬟坐在正堂等李植,此时看到李植穿着一身大红的官袍走进来,郑氏惊讶说道:“植儿,你可回来了,这几个月我都在盼你回家呢!我昨天听说你今天要回来,今天早上就在这里等你,可上午你一到门口又走了。”
  “我随守备大人到巡抚衙门领官服腰牌去了!”
  郑氏问道:“你如今怎么穿大红的官袍,几个月没看到你,你又升官了么?”
  李植笑道:“是呀母亲,如今我已经是正四品的武官了!”
  郑氏惊讶说道:“正四品?好大的官啊!官名叫什么?”
  “卫指挥佥事!”
  郑氏欣喜地和几个丫鬟对视了一眼,走上来拉着李植的袖子说道:“植儿,你同我去侧院给你爹上几炷香!告诉你爹你升官的消息。”
  李植跟着郑氏来到郑氏住的侧院,在侧院正堂里的父亲牌位前上了三柱香。郑氏也点了三炷香chā上去,念念有词道:“当家的,你儿子如今出息了!出去打了四个多月的仗!如今已经是正四品武官了!卫指挥佥事!你在那边知道消息,也该含笑九泉了!”
  李植笑了笑,又和母亲说了一会话,这才离开。


第0105章 召见下属
  第二天,李植的两个新下属来范家庄拜会李植。
  范家庄的主官升为cāo守官后,附近的两个防守官被划归范家庄cāo守官管辖。两个千户原先是李植平级,如今已成为了李植的下属。李植升为他们上官的消息早已被通知下来,两个千户听说李植回到范家庄,便急忙来范家庄见李植。
  两个千户都穿着正五品的官服,其中的一个是李植的熟人,静海千户所千户充任运坊里防守官尤化超。另一个千户是天津左卫前千户所千户充任石头堡防守官苏恭。石头堡离范家庄也很近,李植以前也听说过苏恭这个人物,听说是兵备大人的远房亲戚。
  尤化超一进指挥佥事官厅就堆上了满脸的笑容。看到李植,他那张微微发胖的脸上甜得能滴得下蜜来,跪伏在地大声唱到:“下官尤化超见过cāo守大人!”
  另外一个千户苏恭则显得有些木讷,脸上没什么表情,闷着头在地上一伏:“下官苏恭见过cāo守大人!”
  李植淡淡说道:“免礼!”
  两个千户爬了起来,递上了礼单。
  李植先看了看尤化超的礼单,上面无非是些丝绸补品之类的物品,价值大概三十多两。这个尤化超是个官痞,最有看人的眼色。如今李植连连提升风头正劲,他自然知道要巴结,出手也算是不小气。李植点了点头收下了。
  “尤千户破费了!”
  尤化超赶紧说道:“一点心意,谈不上破费!”顿了顿,尤化超又巴结说道:“去年这时候指挥佥事大人还是正六品百户哩,如今大人平步青云,已经是正四品指挥佥事了!当真是少年英雄!”
  去年的这时候,李植刚刚启程去剿灭山贼过山空,尤化超还是李植的上级。一年过去,尤化超已经是李植的下属,要跪拜李植了。
  尤化超虽然是夸奖李植,但话里还是有些悻悻的意味。
  李植笑了笑,没有搭理尤化超,又打开了苏恭的礼单,却看到上面只有价值几两的丝绸,不禁有些不爽。李植倒不是缺这几十两银子,只不过明末的官场自有明末的潜规则,拿价值这么少的礼物来拜见李植这个cāo守官上级,就有瞧不起李植的意思了。
  虽然李植从来不从官位上捞钱,但李植也做过防守官,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