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87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87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只听到男人女人的抽泣声。
  看到这个场面,李植身后的官员一时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何乾义见形势不对,猛地跳出来说道:“丘可度,你妖言惑众!王爷去年已经颁布了新的婚姻法,现在即便是女方也可以提出离婚!柳氏愿意做简展合的小妾,那是柳氏的自由!”
  听到何乾义的话,丘可度冷笑了几声,越笑越是满脸嘲讽。
  “何乾义你这个狗官!你静海出生静海长大,就知道维护本地人的利益!你仗着县令的身份,要杀我丘可度一家吗?”
  关帝庙外面的外来工人们却没有丘可度那么倔强,他们一时间满眼的绝望,扑通扑通全跪在了地上。
  这些男女老少一个个朝李植叩头不起,仿佛名震天下的齐王李植是他们最后一丝希望。


第1069章 北圳
  李植看着哭得一塌糊涂的山西工人们,好久没有说话。
  李植确实有些同情这些山西工人。
  在穿越后,李植有心拯救受苦受难的汉人。在事业蓬勃发展,将一镇九省经营到今天这个地步后,李植更希望带领汉人将华夏民族的疆域扩张到全世界,让炎黄子孙的血脉在世界的每一条大江大河边上繁衍。
  虽然李植是穿越到天津卫城井边坊,但对于穿越者李植来说,他从不曾认为自己是天津土著,也不曾把天津卫城,或者说天津镇百姓的社会地位放在大明其他百姓之前。
  虽然按照论资排辈的社会潜规则,李植也给早跟随自己的人更多的利益。比如李植在提拔官员时候就很讲资历,从不曾直接提拔刚刚加入自己势力的新人。
  这样的手段,让李植麾下的官员都感到相对安全,增加了整个队伍的忠诚度。
  但李植没有想到,也不愿意的是:讲究先来后到的风气弥漫到了地方上。李植想不到先加入自己势力的静海县居民竟如此排斥外来新人。本地居民和外来人员的收入差距拉到这么巨大的程度。
  收入差距不是一个小问题,经济问题一旦尖锐到一定程度,就变成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了。本地居民和外来务工人员之间的矛盾已经从银子变成了文化上的敌对。问题已经不是钱那么简单了,甚至直接导致了杨大郎这样的人失去妻子。
  每个人都是要有妻子的,如果没有了妻子,就无法繁衍后代。没有了后代,生命结束后自己的血脉就断了。杨大郎在静海县失去妻子,这让他四年的静海县生活十分失败,甚至不如在山西过苦日子。
  从杨大郎身上可以看明白,山西的工人在静海县卖力干活,得到的东西却没有表面上那么多。增加的月钱背后,是失去的社会地位,尊严甚至jiāo配权。
  在外地人和本地人对立情绪中,静海县的文化高度扭曲。本该是用来表现对李植感激的王爷生祠在这种文化氛围下变了味,变成了本地人培养地方保护主义情绪的温床,变成了加强本地人团结加强对外地人排斥压迫的工具。
  所以杨氏兄弟最终把满腔愤怒投shè在代表本地人优越感的李植生祠上,愤怒地砍毁李植塑像。
  一镇九省发展很快,和大明其他地方发展水平的差距也在越拉越大。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因为李植的严格管理,天津、山东、河南和江淮省的工业化程度会越来越高,会有越来越多的外省务工人员到一镇九省来干活。
  如果不处理好外地人和本地人的关系,一镇九省经济发展带来的就不是幸福,而是仇恨。
  李植看着哭得稀里糊涂的山西人们,说道:“山西的外来务工人员,确实有委屈。”
  听到李植的话,民间领袖丘可度眼睛里亮光一闪,激动得双手剧烈颤抖起来。
  想不到王爷会说山西工人们委屈。
  王爷会帮山西工人?
  地上跪着的百姓们听到这句话,猛地抬起头,充满期待地看着李植。
  齐王会改变现在外来务工人员受苦受难的现状?
  静海县知县何乾义听到李植的话,猛地把眼睛一瞪。
  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声说道:“王爷,静海的百姓和山西工人公平买卖,按法律雇佣人员,这有什么委屈?”
  李植皱眉看了看何乾义。
  一挥手,李植喝道:“静海县出了三十多条人命,激化本地人和外地人的矛盾,何乾义负有主要领导责任。来人!把何乾义拿下!仔细调查。”
  李植身边的侍卫冲了上去,按住了静海县知县,一把将他拖了下去。
  李植身边的其他官员们一下子吓得说不出话来。
  李植要帮助外来务工人员,要打压地方保护主义,要改变一镇九省的地方政治结构?
  高立功、蔡怀水等人对视了一阵,都不敢说话。
  李植提拔的这些官员虽然都算得上称职,但并不是什么经世济国的大才,并没有李植这样胸怀天下的家国情怀。这些人都出身于天津镇,打心底里是希望维护天津本地百姓的利益的。
  李植现在不高兴,高立功、蔡怀水等人都不敢说话。但是他们不可能愿意看到外来人员压制本地百姓,获得更多经济发展的红利。
  最后李兴站了出来。
  “大哥,一镇九省的百姓是大哥的子民。外来的务工人员是天子的子民,这是有本质区别的。本地的居民没偷没抢,大哥如果这次帮外来人,恐怕会伤了一镇九省百姓的民心。”
  李植看了看李兴,点了点头,说道:“静海县的本地百姓,包括一镇九省其他地方的本地百姓并没有做非法的事情,寡人不能横加指责他们。”
  “寡人也不会强迫本地人对外地人让利。”
  跪在地上的山西人听了李植的话,都十分失望。他们本来还希望李植会出政策帮助自己,没想到李植明说了不会让本地人对外地人让利。
  外来务工人员和外地人之间的矛盾,说到底是利益问题。因为本地人把经济发展的福利完全占据,才会让外来务工人员这么惨淡。如果不逼本地人让利,外来务工人员的地位如何能得到提高?
  齐王怎么左一句,右一句?齐王到底帮谁?
  李兴听到李植的话,也愣了愣。
  李植似乎两边都不准备得罪,他不知道李植到底决定怎么解决这本地人和外地人之间的矛盾。
  无论怎么看,以大明人的智慧都解决不了这个矛盾。
  李植见所有人都疑惑地看着自己,一挥手说道:“拿地图来。”
  侍卫赶紧翻找物品,找出一幅两米长宽的布质地图出来。李植一挥手,侍卫们把地图高高举了起来,敞开在众人面前。
  李植在地图上看了好久。
  “以后外来务工人员不需要挤到人烟密集的地区做次等公民了,外来人员也是汉人,汉人可以凭借自己的双手到人口稀少的地方建设新城。”
  许久,李植在天津大沽港北面的荒凉盐碱地上画了一个圈。
  “我们要在这里建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