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86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86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大哥!你砍神像时候怎么不这么说!”
  杨家大郎说道:“那神像是静海本地人的神像,却不是王爷的zhēn rén!神像可以砍,王爷的zhēn rén面前不能无礼!”
  听到哥哥的话,杨家二郎嘴巴一张,一时答不上来。
  杨家大郎不再管弟弟,在地上磕了一个头说道:“王爷,小人之所以砍那祠堂里的神像,是因为我兄弟二人实在是被逼急了。”
  “小人的妻子柳氏本是个山西女子,我俩刚刚成婚一年,还未有子女。静海城中的文吏简氏凭借他博学多金,迷得小人的妻子神魂颠倒。小人的妻子不愿意和小人过苦日子,竟自愿做简氏的小妾。她趁简氏往暹罗去做官,离开静海县的机会抛弃了小人,跟着简氏往极南方去了。”
  “小人成亲一年,却一下子没了家室。那天晚上喝了一壶烧酒,只觉得再没脸做人,脑子发狂带着弟弟破坏了静海县的王爷生祠。”
  “此事已经过去几天,小人如今已经清醒,如今王爷在上,小人知罪伏法。”
  “小人愿意受死。只是小人的弟弟是个二愣子,当初是被小人几句话调拨才和小人一起做了错事。愿王爷有好生之德,手下留情,能给我们杨家留一个男丁活口。”


第1068章 牛马
  李植听到这杨氏兄弟的话,沉吟不语。
  原来这两兄弟破坏塑像,是因为老婆跟人跑了。
  但是老婆跟人跑了和李植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破坏静海县大生祠的塑像?
  李植琢磨着这里面的联系。
  见李植并没有大发雷霆处死杨氏兄弟,关帝庙正殿外面看热闹的人群中突然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
  这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老旧的青色棉袄,头上戴着一个东坡巾,生得高高大大一走出来就自带一种气场。
  看见那中年男子走出来,其他的山西工人都不说话了,都睁大眼睛看着这个男人。而静海县的县官何乾义看到这个男人,却忍不住重重哼了一声。
  男人上来就大声说道:“王爷,这杨氏兄弟甚可怜,求王爷法外开恩!”
  李兴皱眉喝道:“你是哪个?”
  那男人拱手说道:“我是山西街最大酒庄得意楼的老板丘可度。”想了想,他又说道:“小民虽然贫鄙,但是在山西街上却有些人望。平日里山西的工人们有大事小事,都到得意楼来听小民几句话。”
  李兴眯着眼睛看着这个男人,冷冷说道:“这次械斗就是你组织的?”
  丘可度脸上一白,沉默了几秒,最后还是挺胸说道:“明人不做暗事,这次山西街保护杨氏兄弟的大事,小民确实出了力,喊了话。若王爷要追究小民的责任,小民也是跑不掉的!”
  李兴脸上更不高兴,又要说话。
  李植挥手制止了李兴的话,说道:“丘可度,这杨氏兄弟如何可怜?你们为什么要和本地人械斗厮杀,你都说清楚。”
  丘可度看了看李植,说道:“王爷贤德,一定会体谅我们山西工人的苦楚的。”
  一抖袖子,丘可度大声说道:
  “那杨家大郎今年二十一岁,是四年前十八岁时候来静海县的。他之所以来天津,是因为他有个青梅竹马柳氏,是和杨家大郎在一个镇上长大的。杨家大郎和柳氏订了亲,但家贫买不起房子成亲,所以不得不背井离乡到静海来做杂役赚钱。”
  “王爷你不要看杨家大郎如今一脸皱纹,瘦弱肤黑,那是这两年在静海县瓷窑里搬瓷土压的,烧煤火熏的,才这么显老。这杨家大郎刚来山西街的时候,那是少年英俊,是个十分出众的少年。”
  “杨家大郎刚来时候在静海县酒楼里做杂役,做了两年存钱在山西街买了两间瓦屋,回了一趟山西把柳氏娶了过来。杨家大郎是个聪明人,虽然家贫,但小时候在义学角落听了三年学,识得字。山西街上的百姓都看得起杨家大郎,平日里但有人要写信写对联,都拿十几文钱给大郎让大郎润笔。”
  “他的妻子柳氏我也见过,是个漂亮的女子,和杨家大郎本是十分般配。两人成亲时候山西街上的百姓都十分高兴,都说来了一对金童玉女。”
  丘可度叹了口气,说道:“但这柳氏却不是个本分的女人。她在山西只晓得杨家大郎人才,守着杨家大郎。但她到了静海才长了见识,才知道一镇九省有那么多博学多才,富裕多金的男人。”
  “城中的税吏简展合,本是中人之姿,但是因为读过中学是税吏科长,一个月拿着十二两月钱,走南闯北博古知今。柳氏在城里的缝纫铺子做杂工,见到了简展合,就和简展合勾搭上了。”
  “柳氏从此再看不起杨家大郎。杨家大郎觉得柳氏瞧不起自己没钱,从酒楼辞了工,到工钱有三两的瓷窑里去做苦力,只想多赚些银子给柳氏花销。但两年下来没能挽回柳氏的心,柳氏反而趁简展合去暹罗做官时候和简氏一起跑了。”
  听到这里,关帝庙外面的百姓都垂下了脑袋。这件事情实在太让他们绝望难堪。杨家大郎在山西街上也是一个人物,最后落得这样的下场,实在让众人都觉得满头灰败。
  丘可度激动地说道:“王爷,静海县的百姓确实跟随王爷早!他们都上过学,都识得字,能读书看报,甚至还学过公德,我们没得比。”
  “这些年静海县的百姓把我们这些外来人当牛马,只给最卑贱的差事给我们差遣。我们都忍了。静海县的百姓自恃跟随王爷早,在县城建富丽堂皇的生祠祭祀,不让我们这些外人入内。名义上是为王爷求福禄,实际上是在彰显本地人追随王爷最早这件事情,是在区分我们这些外来人和本地人之间的身份。”
  “那生祠拜祭的人越多,静海县的本地百姓就越团结,就越卑贱我们这些外来人。我们这些外来人哪怕是进城贩油,那油摊子也一定是无人问津。”
  “本地人月钱五两,我们月钱二两多。本地的女人看都不看我们这些外来人,从来没有本地女人嫁给我们外来工人的,但是本地的男人时不时娶我们这些外地人中的貌美女子。这些我们也忍了。”
  “但是杨家大郎这样拼命的养家,本地人还要抢去他的妻子……”
  丘可度激动得满脸血红,大声喝道:“王爷!我问一句,王爷你南征北战救下汉人的江山,建起这么富庶的一镇九省,但一镇九省这样对待我们这些外省人,还有良心吗?”
  听到丘可度的喝问,关帝庙外面的百姓顿时情绪失控了,一个个热泪盈眶。
  杨家大郎的事情虽然是个个案,但这些外来人员受到的委屈却是普遍的。说得不好听的,外来务工人员在静海做的是牛马,甚至妻子被人夺去的都不是个案,但像杨大郎这样敢于鱼死网破的却没有几个。
  听到丘可度的话,无数人流下了眼泪,用袖子擦着眼泪哭了起来。所有人都低着头,关帝庙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