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8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8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镇上的道路很狭窄,远看过去不像是天津镇的镇子。
  天津镇本地的百姓一个个都富起来了,建的房子不说是雕梁画栋,也都是高大体面。
  这个镇子明显已经被动员起来了,镇子的街道上堆着破旧的家具,桌子椅子,把道路封起来了。这些“街垒”后面站着手持刀剑的山西工人,高度戒备。就连屋舍的屋顶上都站有人,在瞭望观察。
  李兴突然一夹马追了上来,大声说道:“大哥!你不能这么过去,危险!”
  李植停马站在镇子外面观察了一会。
  镇子里面的人看到一大票大红官袍的人骑了过来,都有些慌张。很多人从屋子里跑了出来,站在镇子口张望,似乎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植一挥马鞭,说道:“寡人连鞑子的铁骑阵都敢闯,难道还不敢进这工厂工人的镇子?”
  说完这话,李植就一甩马鞭,朝“山西街”骑去。
  李兴不敢怠慢,带着二十几个侍卫冲了上来,护在了李植的身边。
  李植身后的亲卫把一路上都包着的仪仗打了出来。各种旗帜、金瓜、金棒之类的东西被举了起来,最显眼的就是绣着四爪金龙的齐字王旗。
  “山西街”里的工人看到了那些旗帜,渐渐明白这是齐王李植来了。
  那些手持刀剑的“强人”不敢对抗齐王,一个接一个跪在了道路两边,把刀剑丢在了地上。
  见“敌人”全跪了下去,李兴长舒了一口气。
  李植骑马慢慢穿过了那些“街垒”,骑进了看上去狭窄破旧的“山西街”。


第1067章 伏法
  走进山西街,李植看到道路前面的人都慌张逃进屋中。随着李植的队伍往前前进,原先稀稀拉拉站着人的街道越发显得空空旷旷。各家各户都闭上了房门,李植没能在这里感受到在天津镇惯有的被拥戴。
  那些外来务工的外地百姓,似乎对自己这个齐王十分害怕、疏远。
  李植走着走着,越发觉得这“山西街”不像是一镇九省的地方。
  李植突然停住了马,朝静海县知县问道:“何乾义!这里的百姓怎么这么畏惧寡人?”
  何乾义听到李植问话,手慌脚乱地从马上滚了下来,好不容易站稳。他躬身站在李植身边,拱手说道:“下臣不知……”
  李植皱了皱眉头,看向这个知县。
  知县旁边的县丞见李植不高兴,赶紧咳嗽了一声,走上来说道:“王爷!这山西街的居民只知天子,不知王爷。在一镇九省,本地的百姓尊崇王爷更甚于天子,所以山西街的外来人员有种种不习惯的地方。看到王爷,他们下意识地就是要躲避。”
  李植听到这句话沉默了一会,看着这个县丞。
  这话听上去有些道理。但仔细想一想的话,李植又觉得这话不是好话,怀疑这个县丞是在自己面前毁誉山西街的工人。
  李植往前面看了看,发现主街的中央有一个关帝庙,门面看上去很大。
  李植抬步走进了那庙宇,左右看了看,最后在关帝神像面前拉一张椅子,坐了下去。
  “去把破坏塑像的杨氏兄弟带上来。”
  何乾义听到这话愣了愣,颤声说道:“王爷……这里是山西街,我们静海县的人去拿人的话……”
  旁边的县丞拱手说道:“王爷!山西街不服王化,武装抗法!我们强行拿人恐怕会激起暴乱!”
  李植看了看这两个地方官员。
  一挥手,李植指着旁边的举旗侍卫说道:“你们打着我李植的旗号去!传杨氏兄弟来关帝庙。”
  两个地方官听到这话,不敢再多说。李植已经说到这程度,两人再强调困难,就是质疑李植的旗号不管用了。在一镇九省李植的旗号不管用,这事情说出去没人信。
  举旗侍卫跟着两个地方官,带着几个警察走了出去。
  李植静静地坐在关帝庙中等待。
  过了一会,杨氏兄弟倒是没有来,关帝庙外面却渐渐聚齐了山西工人。
  那些工人和家属显然都知道了李植亲自来“拿”杨氏兄弟的事情,都觉得出大事了。他们齐齐涌到关帝庙门口看李植要拿杨氏兄弟怎样。
  如果是地方官强行拿人,恐怕这些工人当真会一拥而上对地方官动武。但是地方官打着李植的旗号,山西的工人们却没有出现暴乱的情况。
  毕竟李植不只是一镇九省本地百姓的保护神,同时也是救下大明、灭亡鞑虏的英雄。李植要拿人,山西工人们虽然有些茫然,却不敢动粗。
  山西街的男女老少都来看李植拿人了。关帝庙外面的人越聚越多,最后竟把整条主街都堵住了。关帝庙的主殿前面是一个小广场,山西的工人和家属们挤在这广场上,畏畏缩缩地看着端坐在小凳子上的李植。
  不过也有一些男人的目光中有着愤怒。
  外面的人围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过了好久,突然有人喊了一声。
  “杨氏兄弟来了!”
  人群像潮水一样分开,露出中间的道路。
  杨氏兄弟被反绑着双手,在县令和县丞的押护下朝关帝庙走了过来。
  何乾义带着二人走到李植面前,拱手说道:“王爷!这便是破坏塑像的杨家大郎和二郎!”
  李植打量了一番这两个人。
  两人都是中等身材,比较瘦,穿着半旧的棉袄。两人头上都没有戴头巾,只是用绳子绑了一下头发盘在头上,显得十分粗豪。
  走到李植面前,两人的表现不太一样。
  看上去年长一些的汉子显然是哥哥,不敢看李植,上来就规规矩矩跪在地上。较年轻的一个身子则站得笔直,站在李植面前瞪着李植,仿佛有一肚子的气。
  李兴看到那弟弟的样子,忍不住喝道:“兀那汉子!见到齐王不知道跪下?”
  地上的哥哥听到这话脸色一白,赶紧用手拉僵在那里的弟弟。弟弟却伸手把哥哥的手打落,扯着嗓子大声说道:“造反也已经造了!还跪他做什么?大不了千刀万剐不要这条命了!”
  这个杨家二郎的话却引起了周围观众的共鸣,不少山西工人都不管不顾地叫好起来。
  李植这些年救国救民,造福百姓。平时李植走到哪里不是受到崇拜?李植的侍卫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况,不由得紧张起来。
  看到百姓为对自己“无礼”的罪人叫好,李植皱了皱眉头。
  清了清嗓子,李植沉声问道:“杨家大郎!杨家二郎!你们为什么要破坏静海县百姓的祠堂?”
  站在那里的杨家二郎听到这话,冷笑了一声,把脸往旁边一转。
  地上的杨家大郎便要答话!
  但哥哥刚要说话,弟弟就大声骂道:“不要答他!我们就是造反了,解释什么?”
  杨家大郎看了看弟弟,叹了口气,说道:“二弟!这是从鞑子手上救了整个大明百姓的齐王,他就是灭了我们满门,我们也只能认了!”
  杨家二郎眼睛一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