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84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84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地上的老翁对视了一眼。
  最后其中一人说道:“回王爷,说到底山西贼娃子还是嫉妒本地百姓的好生活!”
  “静海县是王爷最早管理的领地之一,本地的百姓不断在荒野里开垦水利,成年壮丁的人均耕作面积现在有近百亩,农民十分殷实。城中的百姓也大多经营酒楼客栈,都有自己的小生意。就算没有生意,托人介绍到熟人处做伙计,月钱起码有五两以上。”
  “山西的贼娃子在山西本地做事情一个月只有一两三钱月钱,到了我们静海县可以赚到二两五钱月钱,但是这些贼娃子贼心不死,还眼红我们静海本地百姓的富裕。”
  李植算是听明白了。
  这本地的生意人对本地工人和山西工人区别对待,把好的岗位全部给予本地人。山西的务工人员只能做没有技术含量的低薪工作。
  时间一久了,外来务工人员和本地人的矛盾就越来越尖锐。
  李植问道:“山西人全部都是在务工?为什么不开门经营生意,雇佣山西人,多赚些银子呢?”
  地上的老翁磕了一个头,说道:“王爷明鉴,山西贼娃子开的生意没有公德,我们本地的农民和市民都是不去的。山西贼娃子只能在‘山西街’做生意,哪里能到城里来经营买卖?”
  李植皱眉问道:“按你的说法,山西就没有有公德的买卖人?我看这话过了。”


第1066章 山西街
  李植皱了皱眉头。
  显然,这老翁说的是代表本地百姓的一面之词,李植也不能全信。
  静海县的百姓久在李植的教化下,培养了十几年的文化,公德水平高一些是有可能的。但是就算山西的百姓不曾接受李植的文化培养,也总归会有一些讲公德有素质的个人。按道理说,这些有素质的个人做老板管理生意,也应该能做出有声誉的买卖出来。
  然而按这个老翁的说法,实际情况是山西人只能在城外的山西街做买卖,甚至没有一家人能把生意做到县城中。
  这就十分蹊跷了,显然真实的情况不是这个老翁说的这么简单。
  静海本地人和山西外来人员的对立似乎不只是在经济上,更是在政治、文化上的。
  李植问道:“这生祠不允许外地人进?”
  跪在地上的老翁说道:“回王爷的话,这生祠是八年前由我们静海县本地的百姓一家一户凑钱出来,花费了一万三千六百两银子盖的。这地是我们本地的百姓买的,这些祠堂是本地百姓出钱盖的。”
  “我们本地的百姓崇敬王爷,花钱修了这样一座祠堂。但是外来的务工人员并不像我们这样崇敬王爷。以前有外地人入祠堂,大大咧咧十分不敬。所以后来我们就定下了规矩,只允许本地的百姓入祠堂上香拜祭。”
  李植听到这话皱了皱眉,越发觉得这静海县的主客两群人高度撕裂。
  地上的三个宿老嗵嗵地在地上磕头,声泪俱下地说道:“王爷!我们静海县的百姓从崇祯九年起就跟随王爷你打天下,当真是王爷你的大忠臣!静海县的百姓加入虎贲军的就有一万一千人!”
  “王爷你看我们本地百姓为王爷修的生祠!王爷!我们当真是一心一意跟随王爷!”
  听到这三个宿老的话,李植身后的官员们一个个都没有说话。
  显然,他们是因为这几个老翁的话说得有些动容。毕竟静海县可以说是除了范家庄之外最早跟随李植的领地。当初李植刚做了一个小官,就在静海县大规模开垦荒地。李植稍有权势,就在静海收商税,实际上控制了静海县的种种权力。
  当地的百姓可以说是李植最初的子民。虎贲军的士兵中,来自静海县的人数是最多的。李植早早就在静海县设立小学中学,这里也有很多人才在受到系统教育后成为李植的官吏。
  而山西的外来务工者,就和李植没什么联系了。
  对于李植事业的贡献,这些在民营工厂中务工的外来人员和静海的百姓不可同日而语。
  静海本地人和外地人有冲突,李植麾下官员们下意识地选择帮助静海本地人。毕竟这些官员大都是天津人。
  李植注意到身后手下们的异常,扫视了众人一眼。
  李兴咳嗽了一声,说道:“大哥!山西务工人员不管有什么不服,有什么委屈,也不能朝大哥你的塑像下手!这破坏塑像的凶手,其心可诛!”
  “大哥我看这事不需要多说了,首先把那杨氏兄弟抓出来qiāng毙了。主客械斗的事情再细细调查。”
  地上的三个宿老听见李兴的话,十分振奋。他们嗵嗵地朝李兴磕了一个头,大声说道:“二将军英明!”
  李兴倒是好久没听人叫自己二将军了,这还是当初李植当总兵时候百姓对李兴的称呼,李兴听了倍感亲切。
  李兴挥袖说道:“你们放心,王爷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清白!你们放心吧!”
  正殿中的百姓们听到李兴这句话,都扑通扑通给李植和李兴磕头起来。
  “王爷千岁!”
  “王爷万寿无疆!”
  “二将军贤明!”
  李植皱了皱眉头,许久没有说话。
  高立功作为巡抚现在是事故责任人,他不敢说话。一向沉稳的蔡怀水却走了上来,说道:“王爷,静海县是最早跟随王爷的地方,不能不考虑当地百姓的感情……”
  李植眉头一皱,不高兴地看了蔡怀水一眼。
  蔡怀水脸上一白,明白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拱手退了下去。
  李植沉声说道:“这件事情有些蹊跷,要查清楚!”
  说完这句话,李植就不再管周围的人,大步往城外走去。
  “何乾义!”
  静海县的知县听到李植叫唤,赶紧追了上去。
  “臣在!”
  “带路!去山西街看看!”
  在正殿中的众官对视了一阵,没有办法,追了上去。
  三个宿老见情况不太对劲,颤颤巍巍追到李兴身边,拉着李兴的衣角说道:“二将军,你是王爷最信任的人!你可要为我们静海县的百姓说几句好话!”
  李兴看了看这些老人,没有说话,快步朝李植追过去。
  李植骑上马,快马朝城外的“山西街”行去。
  刚才从火车站附近的东门进入县城,倒是还觉得一路太平。但此时李植走到靠近山西街的西门,他却发现城门上的地方警察一个个如临大敌。这些警察别着手铳站在城门附近,隐隐竟摆着阵势,仿佛是要防备敌人进攻。
  李植越发觉得事态严重。
  往西面走了三里路,前面出现一个小镇子。那“山西街”名字叫做街,其实这些年已经发展成一个占地颇大的大镇子了,说是一座城都不为过。静海知县凑到李植马旁说道:“王爷,前面就是山西街了,那镇上全住了山西外来务工人员。”
  李植看了看那镇子,觉得镇子虽然大,但明显比静海县城穷一些。屋子建得都很小很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