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83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83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殿看上去也足够气势恢宏了,显然是县城中最高大的建筑。在两里外的街道上望过去,生祠主殿屋顶就像是一座华丽的宫殿。在那主殿的对比下,主街右边的县衙看上去就像是一座破旧的危房。
  李植吸了口气,越发觉得这民间百姓对自己的崇拜已经偏到一定程度了。
  骑马走到生祠门口,李植发现那生祠香火十分鼎盛。
  生祠门口对着县衙大门,本是一个小广场,但此时已经被在此玩耍嬉戏的当地孩童占领。那些孩童一个个挽着总角,在生祠门口追逐打闹,完全不把对面庄严肃穆的县政府放在眼里。
  一些商贩扛着冰糖葫芦在那里兜售,还有两个画糖人在铜板上画糖。
  那个画糖人画的图案全是老虎,一边兜售一边大声喊道:“吃一串王爷虎糖!不用天天拜牌位也能得到白虎的庇护!兴旺发达聪明伶俐!”
  他喊着喊着,突然发现他身前的孩子都停止了奔跑,齐齐看向了自己身后。
  他发现不对,一转头,看到身穿赤红色虎贲军军长军装的李植正看向自己。李植旁边站着一堆穿着大红官袍的大官,县衙门口进出的县官何乾义像个跟班似的站在一堆人最后面。
  显然这是王爷zhēn rén来了。
  他吓得脸色雪白一片,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声喊道:“王爷在上,王爷赎罪!小民盗用王爷的名头卖糖!罪该万死!王爷赎罪!”
  李植皱了皱眉头,没有和这个小贩废话,一甩袖子朝生祠大门走去。


第1065章 匕首
  李植站在生祠门口往里面看了看。
  祠堂门口摆着两只大石狮子,倒是普通。不过在祠堂门里面本该建照壁的地方却没有墙,而是摆着一只雕的栩栩如生的石质卧虎。那石虎雕的是一只在那里戏绣球的老虎,雕得栩栩如生,看上去十分的威风,显然是出自巧匠之手。
  生祠的门口墙壁上镶嵌着厚实的青铜片,青铜片上纹着立虎图案。那些立虎图案比较简单,比较像调兵虎符上面的图形,看上去古色古香,却又十分富丽堂皇。
  这生祠看来花了不少钱,静海的百姓当真是富裕。
  显然这道观是由一群道士管理的,祠堂门口把风的是四个手持宝剑的高大道士。这几天出了主客械斗的事情,这些道士们一个个如临大敌,神情高度紧张。四个高大道士中间还有一个白须老道坐镇,手持拂尘。
  那个老道看到李植的队伍走过来就眼睛一瞪,撒腿往祠堂里面跑去,报信去了。
  进门是一个门楼,门楼颇大,两边各有宽敞的门房。在门楼的门道两侧放着两尊泥塑的雕像,李植看了看,看明白两个神像分别是秦琼和尉迟恭。
  生祠里面香火十分旺盛,主殿前面的广场里面站满了人。有的人在那里闲聊,有的人在那里上香。
  李植穿过门楼,却看到管理祠堂的道长跑了出来。
  和那个道长一起出来的,还有三个须发皆白的老翁。
  道长见到李植不敢怠慢,五体伏地跪在了道路的一侧。
  “小道见过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听到道长的大喊,广场上的百姓们才明白这是李植来了,呼啦啦一片片跪了下去。
  百姓们跪得十分虔诚,一个个头都不敢抬。
  李植挥了挥手,说道:“都起来说话吧!”
  不等道士和香客们起来,李植就信步穿过供奉着岳飞的前殿,绕过正殿前巨大的香炉和宝鼎,走到了后面的正殿前。
  道长和几个老翁赶紧跟了上去。
  正殿前面的香客更多,看到李植进来了,一个个慌张跪伏。
  李植站在大殿前面看这个巨大的主殿,更觉得这大殿气势恢宏。此时一镇九省已经广泛使用钢筋混凝土建造水泥建筑,建筑成本可以说是直线下降。像天启皇帝修三大殿把国库耗光的事情在一镇九省这里是不可能的。
  这道观充分利用了一镇九省的建筑技术,修得高大雄伟。
  大殿大概高十米多,有三层楼高。左右宽四十多米,前后深二十多米,面积足有八、九百平方米。大殿的墙体上镶嵌着漂亮的青铜虎纹装饰,在木门和窗框上还雕着复杂的虎狮形状花纹,正应了民间说李植是白虎下凡的传说。
  正殿里面摆着一尊五米多高的雕像,李植看了一会,确定那雕像雕的确实是自己,站着的自己。
  不过那雕像雕得比李植本人要英俊高大一些。
  雕像左手拿着一本书,右手抓着一把步qiāng,眼睛直视远方,十分的威严。
  雕像前面摆着巨大的牌位,上面写着李植的名字。
  李植的牌位两边还有一些小牌位,有五个,是李兴,钟峰等五个伯爵的牌位。
  李植看了一会,问道:“这雕像不是好的吗?哪里被破坏了?”
  道长拱手朝李植一礼,说道:“王爷明鉴,王爷请看那雕像的腿部,那里有一大块被歹人用匕首破坏了。”
  李植顺着道长指着的方向看过去,仔细观察,才发现在雕像的小腿部位确实有一块半米长宽的地方颜色有些不一样。那一块地方显然是被匕首凿了几下,上面的材料和颜料都没有了。现在经过修补,颜色略微和原先不一样。
  道长沉痛说道:“王爷,这塑像那天差点就倒了!差点摔碎了!”
  李植沉吟片刻,说道:“这是山西务工人员做的?”
  那道长身后的老翁听到李植这话十分激动,他扑通一声跪在了李植面前,大声说道:“王爷!那些山西来的歹人十分恶dú,他们杨姓兄弟二人买了一身新衣服,用本地口音骗过了门口的持剑道士,带着匕首混进了祠堂。”
  “进了祠堂他们就直奔正殿,冲到雕像前就挥舞匕首破坏雕像。”
  地上的老翁抬头说道:“王爷,王爷!生祠是静海县百姓的精神寄托,是静海县百姓对王爷忠心耿耿的象征!这座雕像是我们这些老头子一家一家的募集银子塑起来的,这些山西的歹徒上来就直接破坏我们的雕像,这是直接攻击王爷,直接攻击我们静海百姓对王爷的忠心啊!”
  另外一个老头瞪大眼睛看着这个老头,突然也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大声说道:“王爷!王爷明鉴!这两个山西的歹徒至今还逍遥法外。山西的那些务工人员在城外筑垒守卫,和我们本地的百姓对峙。”
  “前天我们想进城外山西街拿人,山西贼娃子上来就cāo家伙打我们,打死了本地十六个百姓,还打伤了五十七人……我们拼命还击,也只能仓皇撤回县城而已。”
  “王爷在上!这些贼人一定要严惩啊!”
  那个道长听到两个宿老的话,沉痛地闭上了眼睛,摇头叹息。
  李植听到这话,倒是愣了一会。
  这祠堂不让外地务工人员进?只向本地百姓开放?
  李植问道:“杨姓兄弟为什么要破坏雕像?山西人又为什么要保护杨姓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