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8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8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有政策不让建,但是哪个敢对抗民意强行拆老百姓建的生祠?”
  “万一激起民变,那不是要丢官?”
  “也只有天津卫城和范家庄的百姓消息灵通,知道大哥你自己不让建生祠。而且这两城的官员在你的眼皮底下,也不得不强力镇压生祠的建设。在外地,尤其是在山东、台湾和辽东,那生祠一个比一个华丽,一个比一个建得大。”
  “韩金信估计也觉得这事说不清,估计他是觉得百姓给你修生祠是好事,觉得把这事汇报给你是逼大哥你拆自己的生祠,所以干脆不说这事。”
  “现在好多百姓病了都不去庙里求和尚了,都到家里摆你的长生牌位,据说每天早晚磕头两次能褪百病。”
  李植听到这话,好久没有说话。
  李植没想到自己的形象在民间已经不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也不是一个工程师,而是变成了半个神仙。
  李植吸了口气,正要说话,天津镇巡抚高立功突然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说道:“王爷,出事了。”
  李植皱眉说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虽然李植不提倡跪礼,不过此时的高立功还是下意识地跪在了李植面前,说道:“静海县本地人和从山西来静海县务工的外来人员械斗,两边打得厉害,一下子死了三十多人。”
  李植愣了愣,脸上一黑。
  “为什么什么事情械斗?”
  高立功听到李植的严厉语气,身子忍不住一颤,抬头看了看李植的脸色。
  上次李臻品的厂房砸死三十多条人命,李植最后杀了李臻品和李有盛。静海县是高立功的辖区,一下子死这么多人,李植会不会处理自己?
  好久,他才鼓起勇气说道:“山西来的一对兄弟破坏了静海县县衙门口王爷大生祠的泥塑雕像,静海县的百姓群情激奋,要打死这对兄弟。这对兄弟躲在山西工人的聚集区不出来,山西工人团结,要保这对兄弟的命。静海县的百姓拿出刀剑强攻山西工人聚集区,双方死伤惨重。”
  李植听到这话,一下子呆住了。
  好久,他才啪地一声将手拍在了桌子上。
  “什么乱七八糟的!”


第1064章 虎糖
  李植盘问了高立功一番后,决定亲自去静海县看看,看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静海县和范家庄之间距离很近,坐火车只有四十分钟的车程。李植带着李兴、蔡怀水和高立功去到火车站,火车站的站长赶紧在最近一班列车的车位加了一节专列,让李植乘坐专列到了静海县。
  到了静海县城外的火车站,李植发现这座本来安静的小城也已经渐渐进入了工业时代。
  火车站附近是静海县的工业区,举目望去有不少中小型工厂,到处都树立着蒸汽机的烟囱。
  不过出了主客械斗的事情,工人们显然都停工了。那些烟囱中此时都没有冒烟,一眼看过去有些肃杀的气氛。
  静海县县令不知道怎么已经得到了消息,带着县丞和几名衙门中的要员守在火车站上,恭恭敬敬地等待李植驾到。
  李植一下火车,火车站里面的服务人员呼啦啦跪了一地,全部给李植磕头行礼。静海县知县匍匐在地上,身子看上去有些瑟瑟发抖。
  这个知县叫何乾义,是军队转业人员。他以前在军队里也只是一个连长,后来在地方上辗转锻炼当上了县官。这次民间械斗一下子死了三十七人,他不担心自己的官位丢了,倒是担心李植要他的命。
  李植看了看地上的知县,冷哼了一声。
  又看了看火车站周围的工厂烟囱,李植问道:“静海县现在有多少工厂?”
  蔡怀水拱手说道:“回王爷,现在静海县没有国营工厂,这里的工业都是民营厂。这些年有很多不能承受范家庄高月钱高物价的民营小厂南下搬迁到了静海县。据臣的了解,静海县有大小工厂一百六十七家,大多是生产鞋袜、家具和瓷器的工厂。”
  李植问道:“这里产瓷器?”
  蔡怀水答道:“正是,王爷!这些年静海县的工厂使用范家庄传过来的新式工厂规范和新式机械生产瓷器,产出来的瓷器成本大降。虽然在艺术价值上比手工烧制的瓷器差一些,但是胜在价格便宜,现在也颇畅销。”
  李植点了点头。
  蔡怀水继续说道:“因为静海县有了大量工厂,出现很大的用工需求。本地人月钱都是五两以上,工厂雇不起,就开始雇佣外地人。这些年很多北直隶、山西的外来务工人员来静海县打拼,在静海县县城南面建房搭屋,形成了一个聚集区。尤其是西南面的何庄一带,现在已经被称为了‘山西街’。”
  李植经常把一些后世的词语说给手下听,一来二去这些词就成为了一镇九省的常用词。比如“外来务工人员”这样的后世词汇,蔡怀水用得也很溜。
  李植对大明的影响不仅是科技和文化上的,在语言上,李植也对自己身边的人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李植雇佣的人这些年来不断从李植这里学习后世词汇,经常让第一次见到他们的大明人听得瞠目结舌。
  现在一镇九省的公文往来,也越来越呈现白话文的趋势。
  李植问道:“有多少外来务工人员?”
  蔡怀水看了看地上的知县。
  地上的知县察觉到蔡怀水在给他说话机会,抬头看了一眼李植,赶紧搭腔。
  “王爷,静海县有来自北直隶的外来务工人员一万五千,来自山西的外来务工人员比较多,有二万二千多人。”
  李植听到这话愣了愣。
  原来静海县的外来人员已经达到这样巨大的规模。要知道静海县人口不过十来万,县城人口不超过两万。这样算下来,县城中外地人的数量比本地人还要多。
  这样看下来,县城的主客人群管理确实是一个难点。
  沉吟片刻,李植说道:“去县城看看。”
  冷笑了一声,李植说道:“先去看看我的生祠!”
  听到李植的冷笑,地上的县令吓得身子一颤。不过此时不是发抖的时候,他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招呼人牵来了几匹马。
  李植带领一行人进入了县城,走到了县城的主街上。
  还没走到县衙门口,隔了好远,李植就看到“王爷大生祠”的高大主殿屋脊。
  那生祠的主殿在规格上采用的是重檐庑殿顶。
  这样的规制,让李植更加皱紧了眉头。
  重檐庑殿顶是这个时代最高规制的建筑式样,按道理是只能皇家使用的。当然在一些历史悠久的佛寺中,僧人们凭恃香客众多也使用这种屋顶体现寺院的气势。对于寺庙的逾越,大明朝廷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李植想不到静海县百姓给自己立的生祠也敢逾礼使用重檐庑殿顶,还修得这么高大。
  好在那生祠的屋顶没有用金色琉璃瓦,用的是黑色瓦片。
  不过即便是黑色的瓦片,那生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