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植的一千匹驮马,选锋团一人一匹马都不止,行军起来轻松许多。
  加上卢象升分的一万两纹银战利品,这一行算是满载而归。
  部队一路北行,用了两个月,在十一月二十一日返回了范家庄。
  选锋团全员归来,斩获战功无算,范家庄百姓们无比欢喜,万人空巷地聚到了南门崇文门门口,放鞭pào敲锣打鼓欢迎子弟兵的凯旋。
  噼哩啪啦乱窜的鞭pào挂在城门上,像是舞动的精灵,欢迎英雄的归来。
  在欢迎的群中队伍最前面,李植看到了不停踮着脚尖往这边张望的崔合。
  看到李植骑在马上的身影,崔合不管身边的丫鬟,撒腿就往李植这边跑来。一众士卒们看见副千户夫人冲过来,赶紧避让。等李植跳下马来抱住她,崔合已经哭成了泪人。
  藏在李植怀里,崔合鼻子一抽一抽地说道:“你终于回来了!我还怕再也看不到你了!”
  李植笑着摸着崔合的脑袋,说道:“不怕,不怕,我回来了!”
  崔合抬起泪水涟涟的脑袋说道:“要是你被人打死了,我一个人日子怎么过啊?”
  李植安慰道:“不会被人打死的,只有我打别人呢!”
  崔合这才停止了哭泣,用袖子擦了擦眼泪,说道:“你打赢啦?”
  李植点头说道:“是呀,打死了六千多个贼兵呢!”顿了顿,李植又说道:“不过他们把我的战功分掉了,只留给我一千颗首级的战功!”
  崔合气愤地撅起了嘴巴,说道:“他们欺负我们!”
  李植点头说道:“是呀,欺负我们官小呢!”
  崔合抱住李植,孩子气地说道:“我们以后不理他们!”
  李植笑道:“对!不理他们!”
  说完这话,李植就跳上了乌孙宝马。然后他把崔合拉上马,抱着崔合往城中骑去。
  崔合是个十分喜好新奇的女子,这是她第一次骑马,她坐在李植怀里十分开心,破涕为笑。
  一路上百姓们看见凯旋的防守官,一个个都是站在道路两侧仰望着,仿佛在向李植行礼。倒是有一群儿童在人群前面跳跃追逐,还往李植的身上洒野花。
  等李植走到副千户官厅,看到天津左卫的守备罗里宗已经等在那里。罗里宗没有一点上官的架子,一见到李植就大步迎了上来,大声说道:“我来祝贺李贤弟凯旋!更来祝贺李贤弟荣升正四品指挥佥事!”
  罗里宗听说李植立下大功,即将升迁,更觉得李植前途不可限量,已经主动把对李植的称谓改为李贤弟了。他昨天得到选锋团今天将进城的消息,从早上起就在范家庄等李植,到现在已经等了一个时辰了。
  罗里宗觉得李植的实力很强前途很大,所以他现在抓紧机会结jiāo李植。作为一个上官,罗里宗已经没法更亲切了。
  李植笑着跳下战马,把崔合扶下马,这才准备给罗里宗行礼。但他还只是摆出一个动作,罗里宗就赶紧扶住他,大声说道:“贤弟何需大礼?莫要折煞愚兄了!贤弟此番出征风头压过一众副将参将,愚兄这个守备算什么?”
  罗里宗是看邸报知道的消息。
  邸报是明末的官方信息渠道,类似于后世的报纸,向各地的官员传递朝廷和地方的重要消息,所以明末的官员能知道天下的事情。罗里宗看邸报上说李植有一千多级的战功。这一千多级的战功,比汝州之战的其他副将参将的斩获还要多。
  罗里宗知道军中的循例,李植以一个小小防守官能分到一千首级,实际斩获必然更多。罗里宗看到邸报后十分震撼,从新审视了李植的实力,对李植越发尊敬起来。
  李植笑了笑,站直说道:“罗大哥说笑了!兵部的升赏下来了?”
  罗里宗笑道:“半个月前就下来了。这次汝州之战大胜,天子十分欣喜,让兵部第一时间落实了升赏。你的腰牌敕命都在巡抚那里。本来我要帮你带过来的,可是巡抚说要让你亲自去巡抚衙门拿!”
  李植知道巡抚这是要自己记他的人情,便笑道:“那我这就去巡抚衙门拿!”
  罗里宗抚须说道:“我和贤弟同去,沾一点贤弟的喜气!”


第0104章 升官指挥佥事
  李植骑着骏马,和罗里宗一同来到了巡抚衙门。
  如今李植身份提高了,也不需要再找孙执事了。他直接送上名帖,稍等一会,便有管事的仆人把李植等人迎到二堂。
  二堂里面,巡抚贺世寿和兵备道查登备已经在那里等待。
  贺世寿看见李植走过来,笑着对查登备说道:“看!来了!还带了个守备来!”
  查登备拱手说道:“巡抚大人算得好准!”
  李植和罗里宗走进二堂,朝巡抚行了礼。李植站起来说道:“多日不见巡抚大人,大人越发春风了!”
  贺世寿哈哈大笑,说道:“你倒是会说话。”顿了顿,贺世寿指着查登备说道:“这是天津兵备道查登备,他今天专门来见你!”
  李植转过去看了一眼查登备,见他四十多岁,一张国字脸,下巴上没有胡子,鼻子下面却有两瓣胡须,一双细长的眼睛十分有神。
  罗里宗跟在李植身后,转身便跪了下去,说道:“下官见过兵备大人!”
  李植也转过去正要行礼,却被查登备一把扶住。也不知道是因为李植是巡抚的亲戚,还是因为李植实力惊人立了大功,这查登备十分看得起李植,不让李植行礼。
  “cāo守官今日是凯旋的英雄,无需行此大礼!”
  等李植站起来,那查登备上下打量了李植一番,又说道:“果然是少年英雄,难怪能立此大功!为我天津争来了好大一个脸面!”
  李植见他称呼自己为cāo守官,知道自己这次是真正升为cāo守官了,不禁有些欣喜。
  “兵备大人过奖了!”
  贺世寿见查登备已经说出李植的升迁,不再拖延,让仆人拿出李植的腰牌敕命,大声说道:“李植,这次援剿你没有让我失望。如今兵部升赏已经下来了,升你为正四品天津左卫卫指挥佥事,充任范家庄cāo守官。这便是你的腰牌、敕命和几套官服,你可要收好!”
  贺世寿把东西jiāo道李植手上,笑着问道:“我这次让你去援剿,安排得如何?”
  李植躬身领过东西,大声说道:“下官升职全赖巡抚大人提拔安排,李植没齿难忘!”
  贺世寿笑着点了点头,又大声说道:“天津左卫卫指挥佥事李植,跪下接赏!”
  李植突然听到这句话,不明就里,只能稀里糊涂地跪在地上,却听到贺世寿说道:“天津左卫指挥佥事充任范家庄cāo守李植,天子喜你此番骁勇杀敌,平贼有功,特赏你白金一百两!你可接好了!”
  原来是天子另有赏赐!
  李植跪在地上,恭敬接过天子赏赐的两颗大银锭,捧在手上。只见那银锭雪白雪白成色极好,两头大中间小,边缘翘起,中间上面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