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72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72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了口气,然后又叹了口气。
  他摇了摇头,已经说不出话来。这领先时代三百年的流水线给人的冲击实在太强了。
  蔡怀水笑了笑,说道:“我们去看看后面的机床。”
  若昂四世跟随蔡怀水走进了第二个大车间。这个大车间里举目望去,到处都是巨大的机床。
  那些机床有车床、磨床、镗床,冲床、拉床。
  当然,这是李植的分类,若奥四世完全看不懂这些分类。若奥四世只看到一台台两人高的复杂机器摆在车间中,一块块钢锭,钢板被伸进机器中。然后就听到轰隆隆的声音或者尖锐的摩擦声,火光四溅,各种成型的钢铁部件就被制作出来的。
  一些8字型铁条被车工放进磨床中打磨,磨床上的磨盘高速旋转,铁条一放上去就溅出烟花一样的火花出来。然后只用了一、两息的时间,那铁条上的毛刺就被消除了,被扔进旁边的陈品箱子里。
  一架小型冲床中,工人将打磨过的8字型圆铁条放在冲床的卡槽中,一个一个摆好。然后踩一下冲床踏板,冲床就咔嚓一下压下来,将车链链条压合在一起。
  若昂四世站在一边看了一会,发现那看上去精妙无比的自行车链条从头到尾也没有花费工人多少时间。
  不超过五分钟。
  一台更大的冲床则专门负责生产车链的外壳。一米长的铁板放进去,咔嚓一声,就变成了琵琶型的铁壳子出来。
  拉斐尔睁大眼睛盯着那些巨大的机床,仿佛看到了魔鬼,眼睛写满了不可置信。
  不可思议!
  无法理解!
  要知道这是在十七世纪,欧洲的匠人还在用手摇钻头一点打磨qiāng管。
  若昂四世脸上同样有些发白。
  他站在一台镗床旁边看了好久,看着那本来粗糙的铁管被镗得无比光滑,变成合格的自行车车架。
  葡萄牙国王忍不住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架,感慨道:“主啊,这就是机器的力量吗?简直比魔鬼还要强大。”
  他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朝蔡怀水问道:“大总管阁下,葡萄牙也希望提高自己的手工业水平,你们愿意将这些机器卖给我们吗?”
  蔡怀水听到这话哈哈大笑。
  摇了摇头,蔡怀水说道:“国王殿下,自行车我们是卖的,这些机床则是不卖的。”
  若奥四世听到这话叹了口气,他摸着那镗床的外壳,十分的不舍。


第1053章 扈从
  五月初六,若昂四世看着盘腿坐在自己面前的岛津光久,有些不自在。
  因为岛津光久盘腿坐在会议室的木地板上,若昂四世也不好意思坐在椅子上,不得不和岛津光久一样坐在地上。
  好在这国宾馆的地板十分干净,坐下来倒也没什么大碍。
  若昂四世自诩是李植的盟友,但到了天津三天,看到了各种超越时代的新鲜事物,见识了李植的工厂,却始终没能见到李植。相反,李植安排自己和一镇九省的扈从势力——日本岛津氏见面,不知道葫芦里卖得什么yào。
  但无论怎样,让扈从势力岛津氏首先来见自己,李植显然并没有把葡萄牙放在一个平等盟友的地位上。
  对此,若昂四世十分的失望。
  拉斐尔更是有些愤怒,他坐在若昂四世的身后,从头到尾怒瞪着和岛津光久一起来的范家庄低阶文官,仿佛随时要bào发破口大骂。
  岛津光久笑着看着若昂四世,说道:“我来为殿下介绍一下岛津氏的情况。”
  “在齐王殿下攻打日本之前,岛津氏是日本西南部的小诸侯,统治三十多万人的领地。这些领地虽然由岛津家管理,但对德川幕府有许多义务,时常要受到德川幕府的征调,无偿完成各种任务。”
  “所以岛津氏彼时是处于半独立状态。因为德川幕府的刁难,财政十分艰难,藩政开支几乎全靠借钱。”
  “在齐王殿下第一次攻打日本后,岛津氏因为积极响应,受到了嘉奖。领地扩大了,统治的人口从三十多万变成了六十多万。独立xìng也大为提高,基本上不再受到德川幕府的管辖。”
  听到岛津光久的话,若昂四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对面的日本诸侯。
  如果说岛津家统治了六十多万人口的话,也确实具备了和若昂四世对话的资格。毕竟葡萄牙从人口上来说也是一个小国,全国总人口不过一百多万,也不过是岛津光久的两倍而已。
  岛津光久继续说道:“在齐王第二次攻打日本后,废除日本国主体,将日本变成了日本的一个省。我们这些日本的诸侯,也随之失去了领地,不再在地方上担任诸侯。”
  听到这里,若昂四世心里一紧。
  岛津光久笑着说道:“但是随着领地的失去,同时而来的是职位的提高。”
  “岛津萨摩藩的武士们作为扈从国的有功将领,被齐王殿下,或者说齐王殿下的下属平东伯郑开成大量征调。日本省军管政府的大量官员都由岛津萨摩藩出身的藩士担当。原先管理一个村子的小武士,可能现在就管理一个城下町。原先管理一个城下町的奉行,可能现在就要负责一‘国’的政务。”
  “萨摩的武士,成为了日本举足轻重的人物,俸禄也大大提高了。”
  日本的行政区划和大明不一样。日本的城下町相当于大明的乡间市镇,日本的一“国”相当于大明的一个县。
  “本人岛津光久,那时也成为整个九州的长官,协助齐王管理西日本的一百多万人口。虽然这些人口不再是我的领地,但是齐王给予的俸禄十分可观,我出行的仪仗和排场比以前更加气派。”
  “而随着齐王事业的扩大,我们这些人得到了越来越多的重用。”
  “在齐王攻下中南半岛后,出身萨摩藩的藩士受到极大的信任,大量分配到中南半岛管理山区。在东南亚,齐王以德川幕府和其他藩出身的藩士作为基层管理者,以萨摩藩、长州藩等扈从国出身藩士作为中层管理者。”
  “我的儿子岛津家信,就成为了整个暹罗山区的管理者。管辖的人口超过两百万,每年的俸禄高达一千多两。而本人岛津光久,则被征调到五万人武士军中担任总大将,每年的俸禄是三千两白银。”
  “这三千两是我个人的俸禄。我原先的属下,家人,稍有能力的,现在一个个都身居要职,拿着丰厚的俸禄。”
  “我们的地位和财富,远远超过当初在萨摩国做一个小领主时候的水平。”
  说完这些话,岛津光久就看着若昂四世,仿佛是在等葡萄牙国王消化自己所说的一切。
  若昂四世皱着眉头,许久都没有说话。
  他这次来天津,是来向李植表达自己的失落和不满的。葡萄牙和李植的一镇九省并肩作战打了三年的仗,最后什么也没有得到。无论如何,葡萄牙方面对这样的结果十分不甘,希望李植能将得到的利益分一些给葡萄牙。
  然而显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