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71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71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个灯挂在天花板上,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夜明珠一样。
  若昂四世瞪着那颗“夜明珠”,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世界上竟有这么大的发亮的宝石?
  这是无价之宝吧?
  李植怎么会把这样的宝贝装载客人的房间,李植不怕自己偷偷窃取带走?
  若昂四世正在那里纠结,一个会说葡萄牙语的服务员走到了浴室门口,笑道:“国王殿下,按这个开关就可以打开浴室的电灯了。浴室和厕所各有一盏灯,房间里有两盏灯。”
  若昂四世愣了好久,问道:“什么是电灯?”
  服务员笑道:“电灯就是用电的灯啊,就是上面这个发光的灯!”
  若昂四世讪讪问道:“这是灯?这不是夜明珠?”
  服务员哈哈大笑,一按开关把灯关了,又一按开关把电灯打开,笑道:“殿下,这不是夜明珠,这是电灯,是王爷发明的新式灯!这灯没有火,不用油,使用电驱动,一按开光就亮。”
  若昂四世看着服务员身边的电灯开光,沉默了好久,终于决定相信服务员,相信这宝石一样的圆形发亮物是一种灯具。
  他想了想,又问道:“什么是电?”
  服务员摸了摸脑袋,说道:“这一时半会真说不清楚。”
  他走出了浴室,打开了卧室里面的两盏电灯。然后他走到房间外墙旁边的厚重窗帘前,将这些遮蔽物一把拉开。
  若昂四世诧异地走出了浴室,看服务员在做什么。
  一个宽敞明亮的窗户出现在若昂四世面前。
  服务员指着窗外,笑道:“国王殿下,你看窗外的夜景。”
  若昂四世愣了愣,暗道夜景有什么好看的?
  在里斯本,一到了晚上整座城市就漆黑一片。如果从若昂四世的城堡上眺望里斯本城中的话,可以看到的就是黑糊糊的建筑影子。即便是月光最明亮的晚上,也只能看到影影绰绰的建筑外墙,毫无美感。
  若昂四世从来不觉得城市“夜景”有什么看头。
  他带着怀疑走到了服务员身边,往窗外一看。
  窗外的万家灯火,顿时让若昂四世惊呆了。
  从四楼窗户看下去,整座天津卫城都闪闪发亮。街道旁的别墅顶上有路灯,将道路上的酒楼客栈,人行车马照得光亮一片。若昂四世看到离自己不远处就是一条热闹的夜市街,好多百姓在夜市上喝酒吃ròu,大呼小叫。
  不光是街道上有路灯,家家户户都亮着金黄色的灯光。那些灯光从建筑物的玻璃窗中漏出来,让一幢幢别墅看上去像是发光的盒子。无数的灯光jiāo相辉映,照亮了天津城的夜晚,让整个城市看上去玲珑剔透像是透明的一般。
  若昂四世张大了嘴巴,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主啊……我的主……这太美了。”


第1052章 工厂
  五月初四,若昂四世站在范家庄国营自行车工厂的车间中,瞪大了眼睛。
  “这……这不可能!”
  用惊讶已经不足以形容若昂四世的心情了,如果一定要寻找一个词描述葡萄牙国王的心情的话,就是震怖。
  妥妥的震怖。
  在欧洲,此时的工业生产还停留在手工作坊阶段。无论是玻璃镜子之类消费品的生产,还是火绳qiāng、燧发qiāng等军工产品的生产,都是手工匠人在自己的小作坊中一把火接一把火烧出来,一锤子接一锤子敲出来的。
  在欧洲,机器还很简单,机床只在极少数行业使用。比如瑞士的钟表匠人和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大pào镗床。但是整体上来说,机器仍然停留在非常原始的状态,最复杂的机器也不超过十几个零件。
  这样的手工业水平已经让欧洲人十分自豪了。凭借这种手工业的支持,欧洲人在四大洋六大洲横冲直撞,奴役他们遇到的一切土著,以世界的主人自居。
  所以等若奥四世看到李植的自行车工厂以后,他的整个世界观一下子被冲垮了。
  如果说前面一路上看到的种种事物是让葡萄牙国王有观感上的冲击,那么此时真正站在自行车工厂里,若奥四世就真正领教了天津镇最核心的力量。
  然而亲自面对这种力量的时候,葡萄牙人才明白这种力量竟然是这么强大,这么可怕。
  整座工厂建在一座巨大的厂房中,最中间摆着一台巨大的蒸汽机。那蒸汽机足足有两人高,肚子里面的火焰熊熊燃烧。火焰带来的力量源源不绝地从蒸汽机从喷发出来,带动厂房中的一条流水线流转。
  流水线的主体是一个旋转移动的钢轨,有一人高。在蒸汽机的驱动下,钢轨在钢架子组成的框架内部移动,将钢轨上面吊着的半成品带到站在钢轨两侧的工人面前。
  流水线工人的身后放着造好的零部件,工人们为自行车架子安装部件时候身子都不需要转,只把手往后一伸就抓出一个部件出来。
  每个工人都只负责自己的那一道工序,在cāo作上熟练无比。给自行车架子拧上一个轮子,这些工人都不需要二十秒钟。手上的动作一气呵成,看的若奥四世瞪大了眼睛。
  一个工人给车轴上链条,手上的工具一撬一拉,只用几秒钟就将一个链条装好。
  自行车从东面吊出来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光秃秃的车架子。等他在厂房里转了一圈以后,已经变成了一台完整的自行车。
  这样一台自行车如果让一个手艺精湛的工匠从头组装到尾,恐怕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再熟练的工匠对单个程序的cāo作次数都是有限的,他的效率也十分有限。而流水线制度把单个工序分配给了单独的工匠,这些工匠每个人都cāo作单个工序上万次。
  在这么多次单一动作的重复后,这些工匠对单个工序的熟练程度已经到了叹为观止的程度。
  欧洲此时还没有工厂,而范家庄不但有工厂,并且工厂的流水线已经直接进入到二十世纪初的水平。
  这是欧洲人想都不曾想过的生产力。
  若昂四世张大了嘴巴,看着一台又一台自行车被生产出来,摆在了厂房最西面的成品区中。整座工厂流水线像是一台巨大的机器,不断往外吐出工业品。
  蔡怀水笑道:“国王殿下,这完全可能,这就是最普通的一家范家庄工厂。”
  葡萄牙外相阿尔维斯同样是一脸的震怖,他不敢想象这样的流水线如果用来生产军工产品,一年能生产多少武器出来。
  拉斐尔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惨白一片。
  许久,若昂四世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尊敬的大总管阁下,一镇九省所有的产品,包括军工产品都是这样生产出来的吗?”
  蔡怀水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殿下。我们之所以可以一船船往葡萄牙运送标准步qiāng,短短一年之内就让所有葡萄牙男人人手一把标准步qiāng,就是因为我们的工厂都采用流水线生产武器。我们的产能是极高的。”
  若昂四世听到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