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70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70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已晚,等明日有空,我带诸位去工厂参观。看看我们天津镇的流水线工厂。”
  若昂四世此时已经被一路上看到的东西震慑到了,此时听到“最了不起”的这个定语,顿时肃然起敬,充满了期待。
  阿尔维斯赶紧说道:“那就等待明日的安排了!”
  蔡怀水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马车在水泥马路上一路疾驰,开进了天津卫城。
  一入城,道路两边的建筑顿时密集紧凑起来。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也越来越多。
  天津卫城街道上的富庶繁华,整洁干净,让欧洲来的国王和大臣们惊得目瞪口呆。要知道在这个时代的欧洲,城市中的卫生完全是一塌糊涂。垃圾是随意乱倒的,粪便甚至堆积在马路上,城市中到处弥漫着可怕的臭味。
  英国BBC拍摄的《肮脏之城》就记录了文艺复兴时代的欧洲城市有多么肮脏,令人作呕。
  然而在天津卫城这个人口密集的大城市,若昂四世看到的却完全是另外一番情景:
  地上没有粪便污秽,甚至连垃圾都看不到,马路被扫得干干净净。每隔二十多米就有一个垃圾桶,路人哪怕是有一团废纸,也要走到垃圾桶旁边才扔。
  道路上的行人不像是欧洲市民那样蓬头垢面,一身破烂。他们身上一个个都十分整洁,仿佛每天都洗澡洗头洗衣服一样。
  在欧洲,城市中的市民都十分贫穷,只有两、三套破破烂烂的衣服反复穿。然而在天津,若昂四世看到的是十分富裕的市民。这些市民身上的棉衣一点补丁都看不到,看上去衣服都很新,仿佛衣服太旧了就不穿了一样。
  甚至还有相当数量的市民穿着丝绸质地的衣服,这让若昂四世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要知道在欧洲,王公贵族都只能在重要场所才舍得穿丝绸衣服。而在这天津城的大马路上,这么多普通市民在寻常时候把丝绸衣服穿在身上。
  难道说一镇九省的普通百姓比欧洲的王公贵族更富裕?
  这不可能啊!
  道路两边是整齐划一的白色别墅,看上去特别的体面。当然最令若昂四世惊讶的是那些透明的玻璃窗户。在这个时代的欧洲,玻璃虽然已经不再是宝石般的珍宝,但对于普通百姓来说仍然是奢侈品。如果里斯本的市民把玻璃装在窗户上,唯一的结果就是会被窃贼把玻璃偷走。
  从这些玻璃,就能明白天津的百姓有多富。
  葡萄牙国王满心的惊讶,在车窗边盯着窗外的种种事务,仿佛生怕漏过一点风景。他突然看到一些奇怪的两轮jiāo通工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他的外相阿尔维斯也注意到了这些奇怪车辆,同样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这个葡萄牙大臣指着道路上的自行车问道:“那是什么……为什么两个轮子的车子能不倒下来?还走得那么快!那是魔法么?”
  蔡怀水笑道:“那是自行车!是一种常用的民间jiāo通工具,天津卫城和范家庄城市内已经替代了马匹。”
  “自行车?”
  葡萄牙来的客人们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解。
  蔡怀水笑道:“这自行车十分奇妙,一旦往前骑行就不会倒下来。在水泥和沥青路面上行驶十分省力迅速。”
  若昂四世瞪大眼睛看着那些自行车,许久没有说话。
  橡胶轮胎,钢铁车身,轮子和支架之间的接触点不知道用了什么魔法,仿佛没有摩擦力,飞速地转动着。
  他下意识地在胸口划了一个十字,念道:“主啊!我已经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第1051章 夜景
  怀着各种震惊,若昂四世终于在晚上七点到达了目的地:天津国宾馆。
  这是一个十分富丽堂皇的国营宾馆,由四幢四层楼高的漂亮大楼组成,是专门迎接显要贵宾的地方。宾馆最外面一幢迎宾大楼外墙大量使用玻璃材料,看上去富丽堂皇充满了未来感,仿佛不属于这个时代。
  那光彩夺目的玻璃幕墙让跳下马车的若昂四世一行人看呆了,在大楼门口呆立了好久。
  直到宾馆里的服务员出来帮助他们搬运行李了,葡萄牙人们才恍然若失的迈动步子,随着服务员进入了国宾馆。
  给葡萄牙的国王和大臣分配了房间后,蔡怀水就回去了。
  若昂四世站在自己的房间中,首先注意到的是房间里面的两扇门。他把那两扇门一推开,发现里面是两个铺着漂亮瓷砖的小房间。
  那些漂亮的瓷砖把若昂四世看呆了。
  要知道在欧洲,中国的瓷器是昂贵的奢侈品。比较富裕的市民如果能在家里摆上一个花瓶,就被视为是有品位的富户了。而如果家里有一套来自东方的瓷器餐具,那就是当之无愧的富豪了。
  然而在这两个小房间里,整个房间下部,从地面到人脖子高度的墙壁上都铺砌着光滑美丽的瓷砖。那些瓷砖是黄褐色的,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工艺,不是纯色。颜色是黄褐色中带着一些棕黑色的斑驳,看上去尤为美丽,就像是一套艺术品。
  把瓷器当墙砖铺,这是让若昂四世感到窒息的奢侈。
  他伸出手抚摸那些颜色华丽的瓷砖,只感到一阵光滑的凉意。
  在这美丽的瓷砖上面,若昂四世看到了一片一米长宽的大镜子。
  这镜子又让若昂四世叹了口气。要知道在欧洲,镜子仍然是珍宝一样的东西,贵族女孩出嫁时候如果能有一套镜子作为嫁妆,就能让同为贵族的夫家礼遇赞叹了。
  而在这个房间里,却直接摆着这么大的一面镜子。
  若昂四世越来越不明白了,为什么这些在欧洲被当作珍宝和奢侈品的新事物在天津会如此普及?李植是怎么把这些需要工匠手把手慢慢制造的工艺品变成如此廉价的普通商品的?
  难道这就是蔡怀水在马车上所说的“工厂”的威力?
  制造民用商品效率这么高,那生产军工用品的速度又会是怎样?
  若昂四世对李植的实力不禁有些畏惧了。
  镜子下面有一个瓷水盆,水盆中间有一个排水口,水盆上面有一根管子,管子上面有一个开关。
  若昂四世一打开开关,那水管里立即喷出水出来,吓了葡萄牙国王一跳。
  事情太诡异,若昂四世吓得连退了两步,确认那水管中喷出来的水不会伤到自己。
  许久,那水只是不断地往瓷器水池中流淌,并没有其他的机关暗器shè出来。
  若昂四世放心下来,仔细打量那水管中喷出来的水。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浴室里没有窗户,若昂四世有些看不清。
  突然,只听到啪地一声,小房间里整个亮了起来。
  若昂四世又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面一跃贴到了浴室的墙上,猛地抬起头寻找光源。
  他很快发现了头顶上的电灯。
  这国宾馆中的电灯泡颇为讲究,并不是一个luǒ露在外的白炽电灯泡,而是在电灯泡外面罩了一个磨砂玻璃罩子。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