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69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69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仅需要三个工人,就能搬运十几个人才抬得动的巨大货箱。
  若昂四世用望远镜看了好久,忍不住又问道:“为什么大沽码头上所有的货物都是装在铁皮箱子里的?那些铁皮箱子似乎都是一样大的?”
  翻译官笑了笑,说道:“殿下,那叫标准集装箱。”
  “标准集装箱?”
  “是的,殿下。天津的货物出厂时候要从工厂运到码头,从码头装船运到海港后,出了港还要再搭载牛车马车运到目的地。如果不用集装箱密封,这一路上光是装卸和堆积的工夫就不知道要花多少精力,还容易出错导致货物丢失。”
  “齐王在一镇九省推广标准集装箱。这集装箱长两米,宽一米,高一米五,刚好三个立方。不管是什么货物,全部装进集装箱里面再运输,这样转换运输工具时候就不需要再分拆装卸,直接把集装箱运上船就可以了。”
  “而且如今我们一镇六省的轮船货舱、铁路甚至马车的车厢宽度都匹配了集装箱尺寸。轮船货舱舱口刚好可以吊入一个集装箱,火车的货舱刚好是十八个集装箱大小。马车的车厢往往刚好是一个集装箱的长宽,所以货物运输方便了很多。”
  若昂四世听到这样的介绍,惊得目瞪口呆。
  这个运输方式好神奇。
  在欧洲,白人还是由运输者制造各种尺寸不一的木箱子包装货物。这些木箱子因为尺寸不同往往导致运输工具空间浪费。而使用集装箱这种固定尺寸的箱子,货物在运载工具上就会刚好放下,不浪费一丝空间。
  使用集装箱,货物在转换运输工具时候十分方便。各种滑轮起重机只需要匹配同样尺寸的集装箱就可以了。否则起重机无法匹配木箱的尺寸,就只能用人去搬。
  而且欧洲人的木箱子用两三次就要扔掉了,长期用会变形会坏掉。而李植的集装箱是钢制的,外面刷了漆,可以用几年。
  恐怕可以用十几年。
  这绝对是运输行业的一项伟大创举。齐王李植怎么想出这么了不起的规矩出来?
  若昂四世站在船甲板上,唏嘘赞叹,却不知道集装箱制度是后世物流上一个最基本的规矩。李植拿来提高一镇九省运输行业的效率是再简单不过了。
  盟约号停靠在码头上,若昂四世走下了舷梯。
  若昂四世下船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水泥铺就的平坦无比的码头马路。
  水泥马路这东西在天津镇如今已经是再寻常不过的东西了,现在李植在关键道路上都开始使用沥青铺路了。不过对于从未见过水泥的欧洲人来说,这比石板路平坦无数倍的宽敞马路还是让他们震惊了。
  若昂四世瞪大眼睛在舷梯旁边看了好久,才好不容易摁住自己的惊奇,继续往前方走去。
  在码头上接待若昂四世的是国营工厂大总管蔡怀水。
  蔡怀水拱手朝葡萄牙国王作了一礼,说道:“殿下一路辛苦了,先随我到天津卫城去,在我们的客栈中休息一个晚上吧。”
  若昂四世赶紧答应下来,登上了蔡怀水为他准备的马车。
  马车一开,若昂四世就发现不对。
  这马车开得也太平稳了,走在平坦的水泥道路上几乎没有颠簸。
  虽然水泥道路远比石板路平坦,但木头轮胎是远远实现不了这么舒适的行驶感的。若昂四世一脸的惊骇,想伸脑袋出去看马车轮子,却碍于身份不好意思这么做。
  蔡怀水看了看若昂四世的脸色,笑道:“殿下,这马车上装的是橡胶轮胎。”
  若昂四世一脸震惊地看着蔡怀水,问道:“你说的是巴西的树胶?”
  蔡怀水笑了笑,说道:“没错,殿下,巴西的树胶运到天津后经过特殊的加工,就变成一种弹xìng极好的材料。有了这种材料,我们的马车就能极大的降低颠簸,让车内的乘客更舒适,让车上的货物更安全稳定。”
  若昂四世睁大了眼睛,看了蔡怀水几眼。
  巴西的胶rǔ能做马车轮子?
  他突然忍不住,把头伸出了车窗。
  果然,他看到了黑色的橡胶轮胎,在平坦无比的水泥马路上快速转动着。


第1050章 城市
  若昂四世盯着那轮子看了好久,一脸的震惊。
  尤其是走到一段略有损毁的水泥路段,看到橡胶轮子在坑洼的地面上轻松越过,最大程度降低了颠簸以后,若昂四世更是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
  欧洲人从罗马时代就使用马车,在马上颠簸了两千年,却从不曾发现有橡胶这样可以降低车身震幅的“伟大”物品。
  而轮胎通过坑洼地面时候的表现,让若昂四世明白这橡胶轮胎比木头车轮拥有更好的越野xìng能。
  这是轮子的革命。
  最后葡萄牙外相阿尔维斯也忍不住,把脑袋伸出了车窗,和他的国王一起观察那轮胎。
  蔡怀水无奈,只能把车停下来,让葡萄牙客人们下车仔细看那轮胎。
  若昂四世跳下马车,用手去捏那黑色的轮胎。当他发现那被捏得微微有些变形的轮胎有巨大的弹力,外力一停就能剧烈反弹回来以后,惊讶得摇头叹息。
  “神奇!神奇的东方!”
  拉斐尔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轮胎,盯着轮胎看个不停。
  阿尔维斯走到若昂四世身边,说道:“殿下,若是我们葡萄牙也能装备这样的轮胎,我们的战车能够跋涉到环境更恶劣的地形上。我们的后勤能力将大大增强,我们的军队就可以深入到殖民地更内陆的地区。”
  若昂四世点了点头,充满期待地看向蔡怀水。
  蔡怀水笑了笑,说道:“只要殿下向我们提供更多的橡胶原材料,我们大可以向殿下出售橡胶轮胎成品。”
  若昂四世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起来。
  他又用手捏了捏橡胶轮胎,这才重新上了车。
  车辆在水泥路上快速前进,渐渐进入了天津卫城城郊。
  天津卫城周围原先是有很多麦田的。不过随着天津镇工业的发展,现在道路两边的很多麦田都已经被厂房代替。那些厂房一般都是三、四米高的高大建筑,占地极宽,看的若昂四世几人满脸的惊疑。
  为什么明国人的房子建得那么大?
  看了好久,阿尔维斯终于问道:“大总管阁下,为什么明国人的住宅修得那么大?难道明国人一家人都住那么大的宫殿吗?”
  蔡怀水哈哈大笑,说道:“那不是住宅,那是工厂!”
  听到蔡怀水的话,那个来自澳门的翻译官倒是愣住了。要知道这个时代的欧洲连珍妮纺纱机都没有发明,只有手工匠人,根本没有大量工人一起劳动的工厂。这个时代的葡萄牙语中还没有工厂这个词,翻译憋了半天,最后直接音译了工厂两个字。
  葡萄牙来的客人们顿时迷糊了。
  工厂?工厂是什么东西?
  蔡怀水点了点头说道:“这工厂是我们一镇九省最了不起的东西,今日天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