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68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68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巨大机器是烧木柴的。
  后来船长加强了底层甲板的戒备,若昂四世的人再没法混进去。
  若昂四世明白,这蒸汽轮船所有的秘密都在于火焰的使用。这就是钢铁和火焰的力量,这种力量将改变整个世界,打破所有的旧制度和力量。而欧洲人目前对这种力量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这种轮船完全改变了世界的地缘政治。正是这种轮船从天津发起向地球另一端的里斯本的战略运输,才让地球第三端的巴西继续留在葡萄牙王国内。
  若昂四世突然觉得自诩先进的欧洲文明黯然失色。
  说欧洲人已经落后于世界,毫不为过。
  正因为欧洲人开始落后了,所以英国和荷兰的联军才会在远东输给李植,输掉了整个远东。
  若昂四世看着那喷着浓烟的轮船烟囱,眼睛中满是贪婪。
  拉斐尔躬身朝国王说道:“殿下,我们应该向李植说明,我们葡萄牙也需要蒸汽机在欧洲和新大陆之间运输,维持巴西和国内的联系。”
  若昂四世看了看拉斐尔,却觉得这个要求李植不会答应。若昂四世有预感,李植不会把压箱底的技术传授给葡萄牙。
  他看向了前方,看向在视野中越来越大的大沽港。
  那巨大的海港码头,又让若昂四世倒吸了一口凉气。
  在这个时代,大沽港已经是一个世界xìng的大港。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天津镇已经成为一镇九省的工业中心。一镇九省大多数地区都距离海岸不远,比如朝鲜和日本各地,所以长途运输的主要形式就是海运。虽然铁路的出现分流了一些运输,但并没有冲击到海运的主力地位。
  范家庄和天津卫城的郊外现在布满了工业区,每一天都向一镇九省的其他农业区输送大量的工业产品。这些产品在大沽装船,装上范家庄注册的大小民营运输公司的蒸汽轮船,然后运往山东、东北三省、江淮省、朝鲜、日本、吕宋和中南半岛。
  甚至不光是天津镇的工业品,一些一镇九省其他地方的工业品也往往被运到大沽港来展销,进行贸易。
  所以若昂四世看到的,是一个无比繁忙,布满泊位,到处是忙碌水手的巨大港口。
  在里斯本,在这个欧洲有名的大港,葡萄牙人只有三百多个泊位。那些船舶泊位已经足够支撑在全世界广有殖民地的葡萄牙王国了。帆船将全世界各地的货物运往里斯本,让里斯本成为一个享誉世界的繁华名城。
  但此时若昂四世站在轮船船首楼上,却发现大沽港的船只泊位从南到北横亘过去,根本看不到尽头。各种船只,或大或小,全部在码头上紧张地装货卸货,让整个码头看上去极为忙碌。
  不仅是贴着海岸线有泊位,在航道的很多地方还建造了突出海岸线的人造陆地,在这些陆地两侧建造了泊位。若昂四世大概估计了以下,觉得这视野内的泊位至少有一千个。
  这种规模,不仅里斯本比不上,恐怕已经超过了荷兰的阿姆斯特丹。
  然而荷兰人是海上马车夫,是在全世界贩卖货物。而李植在大沽的贸易主要向海外殖民地出售工业品。所以,这码头上每一艘船只都代表着一艘船运载量的工业能力。
  光看这码头的规模,就能感受到李植的工业生产能力有多么可怕。
  若昂四世的脸色有些发白。
  这个大沽港给人的感觉是已经超过了这个时代。
  轮船慢慢往前行驶,逐渐逼近了大沽港,若昂四世突然看到两条灰色的大船从码头内部开了出来。
  那两条大船比若昂四世所在的轮船大一圈。不仅是大,而且十分沉重,船身在海浪中几乎不怎么起伏。
  若昂四世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下,脸上突然一白,然后又激动得发红起来。
  没错,这就是传说中横扫远东的铁甲舰。
  两条船外船壳全部由铁板铆接而成,看上去坚固无比。
  阿尔维斯举着单筒望远镜观察着那两条迎上来的铁甲舰,脸上发白,说道:“主啊,世界上真的有可以在水里航行的铁船。”
  拉斐尔同样睁大了眼睛。
  上一次他来天津,并没能亲眼看到这传说的中的铁甲舰。
  虽然拉斐尔早就知道天津有这种可怕的战争机器存在。但亲眼目睹这能在水上航行的钢疙瘩,拉斐尔还是吓得失去了分寸。
  他下意识地感到压迫,感到恐惧。
  “殿下……殿下……那钢船压过来了……殿下……”


第1049章 轮胎
  两艘七百吨的铁甲舰开到了盟约号的两侧,突然pào窗全开。
  若昂四世瞪大了眼睛,看着两艘铁甲舰侧舷推出的二十四磅重pào。
  “轰!”
  “轰!轰!轰轰轰!”
  两艘铁甲舰的pào位从前到后,依序shè击,朝盟约号鸣空pào示礼。
  拉斐尔猛地身子一缩,躲在了船板的下面。
  就连若昂四世也十分地慌张,脸上变得雪白一片。
  过了好久,他才确定左右两艘高大战舰是在鸣放礼pào。
  倒不是葡萄牙国王不懂得这海上的礼仪——此时鸣礼pào的规矩在欧洲已经传开了,渐渐变成了一种规矩。实在是因为欧洲人发明这礼pào时候就有耀武扬威的成分,而此时若昂四世一行人被铁甲舰的气势震慑到了,所以才会慌张到手足失措的地步。
  盟约号上的翻译官走了过来,笑道:“国王殿下,这是欢迎殿下的礼pào啊!”
  若昂四世确认盟约号没有被铁甲舰的开花弹撕成碎片,舒了口气。
  拉斐尔也从船板后面伸出了脑袋,有些惊骇地看着和盟约号擦肩而过的两艘铁甲舰。这个外jiāo官刚才当真被吓坏了,此时脸上的惊恐一下子还没法散去。
  一艘小型蒸汽轮船快速开了过来,引导盟约号入港。盟约号在小船的带领下驶进了大沽码头内航道。
  若昂四世自嘲地笑了笑,举起了单筒望远镜,再次看向前面的码头。
  看了一会儿,他朝翻译问道:“翻译官,码头上每个泊位旁边都有的那些铁架子是做什么的?”
  翻译笑道:“国王殿下,那是滑轮起重机啊!”
  翻译朝视野东面一艘正在装货的轮船一指,说道:“殿下你看,那铁架子里面装了轴承,能很轻松地左右转动。配合滑轮组和麻绳,可以把沉重的货物从码头上吊起来,装进船舱中。”
  若昂四世愣了愣,仔细看了看那些“起重机”。
  什么是轴承?
  他看到一些工人正在cāo作那些铁架子。
  那铁架子上面的滑轮组下面挂着四个大铁勾,一箱马车上的货物被港口工人用铁钩勾住后,铁架子上坐着的工人将滑轮组轻轻一拉就把货物吊了起来。然后铁架子转了起来,将滑轮组吊着的货物运上了轮船。
  若昂四世看了好久,忍不住摇头叹息。
  显然,这样的装船方式比欧洲人用肩膀扛的方法先进十倍,也高效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