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工程师_第965章 - 闪爵电子书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字体大小:
页面宽度:

明末工程师_第965章

小说:明末工程师 字数:2500 更新时间:2017-12-05 20:19:14

怕齐王也不会听。到时候只会僵化朝廷和天津之间本来就紧张的关系。”
  “如果齐王因此再次用兵逼迫朝廷,局势可能只会更糟。”
  王承恩抬头说道:“皇爷,李老四迁走两广的人口需要时间,没有两年、三年都影响不大。而两年以后,我们的京营新军就练出来了!”
  朱由检恼怒地将右手紧紧握成拳头,却又无奈地松开了。
  闭上眼睛,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许久,他才睁开眼睛,看向了校场上奋力跑圈的京营士兵,仿佛看着自己的唯一凭恃。
  突然,校场外面跑进来一个东厂档头。
  那个番子头目跑到了朱由检面前跪下,大声说道:“圣上,南昌府来的举人田余进求见。”
  朱由检愣了愣,一个举人求见自己做什么?
  “何事?”
  “他来献‘曲shèpào’和‘福尔摩沙式’步qiāng!”


第1045章 水电站
  田余进蹲在校场上,摆弄着那台虎蹲pào改造而成的曲shèpào,或者说迫击pào。
  迫击pào的结构其实十分简单,就是一种小口径低初速的小型pào。田余进摆弄的这门曲shèpào口径很小,恐怕只有两寸半左右的口径。pào管看上去也很薄,和一般的虎蹲pào没什么区别。实际上这门pào就是使用明军的虎蹲pào改造而来,简单得让田余进可以单独一人cāo作它。
  唯一让人侧目的地方是pào管底端改装了一个带螺旋固定装置的支架。那个支架让这门小pào可以任意调整shè击的角度。
  田余进将火yào倒进了曲shèpào内,朱由检身边的番子们下意识地挡在了朱由检的面前。这田余进来路不明,番子们担心会出现不可控的事情。
  田余进将一枚带有木质底托的小pào弹装进了曲shèpàopào膛内,调整pào口对准了四百米的一棵小树。
  “嘭!”
  pào弹带着黑烟飞了出去,砸在小树的六、七丈外,轰隆一声zhà开。
  朱由检瞪大了眼睛,脸上渐渐欢喜起来。
  田余进再次摆弄曲shèpào,调整了shè击角度,再次开火。小型开花弹这次稳稳砸在了小树半丈之内,轰隆一声把小树zhà断了。
  朱由检脸上已经满是喜色,抚须点头。
  田余进走到朱由检面前,拱手说道:“圣上,有了这曲shèpào,就能攻击壕沟中的敌人。当初京营新军在湖广被江北军打败,原因就是江北军有这曲shèpào。”
  “这曲shèpào制造极为简单,最普通大的铸pào工匠也会做。如果圣上急用的话,从各地征集虎蹲pào改造,得来的速度就更快。”
  朱由检点了点头,问道:“何谓‘福尔摩沙式’步qiāng。”
  田余进说道:“福尔摩沙式步qiāng本是虎贲军的标准步qiāng,因缘巧合被红夷学去,更名为福尔摩沙式步qiāng。此后此qiāng被红夷传给江北军,成为江北军的标准装备。”
  “此qiāng十分精悍,学生为天子演示。”
  王德化看了看田余进,却不敢让他在天子面前玩qiāng,说道:“田举人休息休息,咱家来试qiāng吧。”
  田余进点头说道:“好,我来教公公!”
  王德化在田余进的指点下给步qiāng装上了弹yào,对准了六十丈外的靶子,啪一qiāng打了过去。
  第一qiāng、第二qiāng都没有打中。但是王德化没有气馁,连打了十qiāng。最后五qiāng他足足命中了三次。
  田余进拱手朝朱由检说道:“圣上,若是熟练的士兵,使用这步qiāng打六十丈外的靶子,十发可中八、九发。”
  王德化停止了打靶,将步qiāngjiāo到了朱由检手上。
  朱由检上下看了看那把步qiāng,脸上已经是满面笑容。
  “善!得此良械,京营新军如虎添翼!”
  “福尔摩沙式这名字太绕口,以后就叫它扬威铳吧!”
  田余进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说道:“天子圣明!”
  朱由检抚须说道:“只是如今又要造pào又要造铳,不知道要征募多少qiāngpào匠人,所耗银子实在太多。这样算下来,京营新军练不了原先那么多了……”
  张光航拱手说道:“圣上,此事不需要担心。”
  朱由检愣了愣,问道:“阁老有筹钱的办法?”
  张光航说道:“圣上,如今大江南北的士子都知道圣上无心废除科举,都知道这公务员考试是齐王以兵威逼迫圣上所致。我听说许多地方的士子都发起了捐募,准备筹钱捐给京营新军。恐怕要不了一个月,就有一车一车的银子往京城运来。”
  朱由检看着张光航,愣了一会。
  然而他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时来天地皆同力。如此一来,朕就没有什么担心的了。”
  ……
  李植看着那十二米高的水坝,出了一会神。
  那钢筋混凝土浇筑的水坝虽然是李植亲手设计的,但李植画完设计图纸后就将工作扔给了靖一善。如今李植再看到这个水坝,竟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自己已经回到了穿越前的后世。
  水电站这种象征着现代工业的建筑出现在明末,实在有些扎眼。
  水坝此时没有开闸,河水都从旁边的排水管中流出来。水流在排水管中显然受到了阻碍,流速并不快。
  李植从旁边的楼梯上走到了水坝顶端。
  放眼望去,水坝后面的谷地已经变成了一个湖泊。那湖泊长宽都有四、五里,波光粼粼,看上去十分美丽。
  有几个闲人在湖边钓鱼。
  靖一善依旧像从前一样毫无礼数。他组织施工完成了这个水坝,颇有些自得,挥舞着手臂在李植面前大声说道:“为了修这个水坝我们动员了两千劳力,建了三年,使用钢筋三百二十七吨,水泥……”
  李植笑了笑,打断靖一善的话,问道:“发电机组已经摆好了?”
  见李植打断自己的话,靖一善有些不高兴,眉头一皱没有回答李植。
  旁边的高立功赶紧上来圆场,说道:“王爷明鉴,这水坝中的水力发电机组已经安装好了。”
  李植笑道:“去看看。”
  众人又走下了大坝,走到了坝底东面的发电机组机房中。
  一台两人高的高大发电机摆在机房中间,发出轰隆隆的转动声。整台机器外面有铁壳包着,看不清楚里面的样子。
  这发电机不是李植亲自设计的。
  高立功笑道:“王爷,这台发电机是范家庄大学工程学院电学教授陈一鸣设计的。”
  陈一鸣李植认识,是以前李植研究发电机时候的第一个帮手,后来作为电力组的队长在国营工厂专事生产发电机。这陈一鸣颇有钻研精神,自学了李植编写的全部物理、化学书籍,再后来范家庄大学成立后他就去大学里兼职做教授了。
  如今掌握了李植传授的知识,他已经能独立设计发电机了。
  有了水力发电机,李植设计的混凝土水坝就可以发电了。
  水电站的原理说起来也很简单。
  水流被水坝拦起来以后,积聚在坝后提高了水压,就拥有做功的势